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雨下的很大,回廊上都找不到干地方。

    暗卫让杏儿回屋,他守着就行了。

    杏儿就回内屋了,无聊的她,打络子打发时间。

    去的时候是苏锦扶的谢景宸。

    回来的时候是谢景宸抱的苏锦。

    他胳膊上的伤口崩开了,但血色鲜红,和从祭天回来时的暗红不同,应该毒已经解了。

    杏儿拿了药箱子来,苏锦是咬着牙帮谢景宸换的药。

    手不知道故意戳了伤口多少回。

    谢景宸额头颤抖。

    杏儿在一旁看的认真。

    她以为包扎的时候需要戳几下利于伤口恢复,在不久的将来,她就是这么有样学样给人包扎的……

    这一场雨,下了三天才停。

    倒不是一直是瓢泼大雨。

    大雨下到后半夜就小了,又断断续续的下了两天,方才放晴。

    雨后初晴的天空蔚蓝如玉,一碧如洗。

    看着这天空,人的心情都格外的美好。

    雨下了三天,皇上免朝三日。

    这一天,才开始上朝。

    百官对皇上祭天祈雨称赞有加,尤其是百姓们对皇上的感激,肯定是要转达给皇上知道的。

    称赞完,崇国公就开始弹劾东乡侯了。

    皇上把祭天祈雨的事交给他,他却让刺客混进了祭台,导致皇后滚下祭天,皇上还险些遇刺。

    想起那天的事,百官还心有余悸,都向着崇国公,要皇上惩治东乡侯。

    东乡侯看着崇国公,没有说话。

    镇北王望着皇上道,“这事不能怪东乡侯办事不利。”

    “此事原本是交给南安王管的,是百官觉得南安王难以胜任,才临时交给东乡侯接手。”

    “南安王的人撤走了,东乡侯的人又没有及时补上,才叫人钻了空子。”

    “临阵换将,乃兵家大忌,换做是谁,都难以幸免。”

    崇国公则道,“是临时交给东乡侯管,但没人让他即可就让皇上祭天!”

    “连皇上的安全都没有确保,就匆匆忙忙要皇上祭天,这是在拿皇上的性命开玩笑!”

    东乡侯拍着身上的官袍道,“南安王不着急遭人弹劾,我心急如焚,还是遭人弹劾,都说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看来想不被弹劾,只能是少说话少办事了。”

    崇国公气的倒仰。

    东乡侯这是讥讽他烫手山芋不接,只会在事后说风凉话。

    崇国公怒视东乡侯道,“要依着东乡侯的意思,不做事的不能批评别人,那御史台岂不是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崇国公这么说也没错。

    皇上知道东乡侯为什么那么着急祭天,要是晚了,就不用他去祭天了。

    但事情没办好,受罚是规矩,皇上也不好明着偏袒。

    东乡侯的惩罚和南安王一样,罚俸半年。

    只是这样的惩罚,崇国公一点都不满意。

    半年俸禄而已,无关痛痒!

    之前罚了东乡侯几年俸禄,结果苏崇穿了一双烂鞋,皇上心一软就把先前的惩罚一笔勾销了。

    只是东乡侯有过,但祈雨成功,东乡侯也有功。

    他再揪着不放,皇上该恼了。

    崇国公只得说一声,“皇上圣明!”

    要叫崇国公知道,皇上明着罚了东乡侯,下朝后赏东乡侯,估计会气的吐血。

    这事暂告一段落。

    皇上心情甚好。

    可惜这样的好心情维持到下朝,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皇上刚赏赐完东乡侯,北漠郕王失踪的消息就传到他耳中了。

    北漠郕王心急回北漠,没有和北漠公主还有北漠大皇子一同,他是提前回去的。

    可北漠公主一行人已经回到北漠了,北漠郕王还不知道人在哪里。

    南梁的十万兵马是北漠郕王出面借的,这会儿十万兵马退回了南梁,但就驻扎在边关,还和北漠起了冲突。

    北漠郕王借兵十万是许了承诺了,黄金十万两,粮草三十万担。

    只是北漠郕王的承诺,没人知道。

    北漠急着找郕王询问,可是郕王杳无音信了。

    要说杳无音信也不对,郕王的心腹重伤逃回北漠,说他们还在大齐境内就遭遇了伏击,当时郕王重伤乘船离开,他们断后,之后就和郕王断了联系。

    也就是说北漠郕王在大齐失踪了,是死是活没人知道。

    北漠王差人快马加鞭送了信来,希望大齐帮忙找到郕王。

    皇上看到边关送来的信,眉头皱的紧紧的,他望着东乡侯道,“这事怎么看?”

    “北漠王应该不会再对我大齐兴兵,可南梁就说不一定了,”东乡侯沉眸道。

    东乡侯虽然是将军,但他并不希望打仗。

    但和南梁开战,却是盼了十几年了。

    当年飞虎军被灭之耻,他必须要讨回来!

    还有崇国公和南梁是不是真如他猜测的那般有所勾结,他也必须查清楚。

    福公公看着信筒道,“皇上,信筒里还有信。”

    皇上把信筒里的卡住信倒出来。

    上面几个大字:镇北王世子妃亲启。

    一行小字:荆山公主拜上。

    皇上嘴角抽了抽。

    军国大事的信里居然还有北漠荆山公主给镇北王世子妃的信,一国公主,竟然这么任性。

    信是给苏锦的,皇上也不好拆开看。

    东乡侯道,“我正好要去找镇北王,这信我带去吧。”

    从皇上手里接过信,东乡侯告退。

    东乡侯到镇北王府的时候,王爷正打算去军营,看到东乡侯,他有些诧异。

    两人去书房说话。

    沉香轩,后院。

    竹屋内。

    苏锦在帮谢景宸换药。

    胳膊上的伤已经结痂了,新长出来的肉是淡红色的。

    苏锦把新调制的药膏给他涂上,然后绑上纱布。

    外面,碧朱跑进来道,“世子妃,东乡侯来了,王爷让您去书房一趟。”

    “我爹来了?”苏锦有点吃惊。

    东乡侯可是极少来镇北王府的,不知道今儿是什么风把她爹吹来了。

    心急去见东乡侯,苏锦飞快的把纱布裹好,顺手打了个蝴蝶结。

    谢景宸,“……。”

    他刚要说话,苏锦已经出竹屋了,杏儿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

    只留下他一个人在竹屋里。

    还是暗卫闪身进屋,默默帮谢景宸把纱布拆了重新塞好。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