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手上拿着一小锦盒,从马车上拔下来的那两根短针就放在锦盒里。

    上面有剧毒,苏锦不敢随便拿,万一扎了自己和杏儿怎么办?

    苏锦把锦盒递给林总管,她道,“勇诚伯就是短针射杀的,不知道是不是同样的短针?”

    林总管接过锦盒道,“我这就派人送去刑部对比。”

    勇诚伯之死,他们一直怀疑是崇国公所为,只是没有证据,奈何不了他。

    崇国公杀了勇诚伯,杀了也就杀了,左右勇诚伯死不足惜。

    可他胆敢对苏锦动手,就罪该万死了。

    唐氏就在外院,听说苏锦差点被人刺杀,赶紧出来,拉着苏锦问,“有没有哪里受伤?”

    唐氏的紧张,苏锦心底暖洋洋的,她道,“娘,我没事。”

    “可吓死娘了,”唐氏后怕道。

    “到底怎么回事?”

    她望向杏儿。

    论阐述的真实性,绝对没人比的过杏儿的。

    杏儿忙把街上发生的事禀告唐氏知道,然后道,“那文远伯府的姑娘可讨厌了,上回在金玉阁,姑娘只是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她的丫鬟就骂姑娘不长眼,刚刚碰上她,姑娘又差点被人害死。”

    对于招惹了她家姑娘的人,杏儿只有讨厌,唯一例外的只有北漠公主。

    文远伯府姑娘?

    唐氏眉头拧的紧紧的。

    苏锦不想说这些事惹唐氏担忧,她道,“娘,我没事,您别担心,府里这么热闹,是不是有事?”

    东乡侯府和别的府里不同。

    大门口是最清净的地方,极少看到丫鬟小厮的。

    今儿明显有点不寻常。

    唐氏道,“大哥和云王府拂云郡主的亲事定下了,就在六天后,娘在和伯母拟名单,请大家来参加大哥的喜宴。”

    “怎么快?”苏锦诧异。

    “一点都不快啊。”

    “我都等的不耐烦了,”苏小少爷跑过来道。

    苏锦敲苏小少爷脑袋,“又不是娶媳妇,不耐烦什么?”

    “我是替大哥等的不耐烦,”苏小少爷涨红脸道。

    他迫不及待需要盟友。

    东乡侯府也需要一两个性子温柔的人。

    他还想看看自己精心准备的题目效果怎么样。

    还要六天啊!

    苏小少爷心急如焚。

    苏小少爷不知道,他盼望着日子飞逝的时候,还有人巴望着时间过慢一点儿,越慢越好。

    太后只给镇北王府一个月时间查清假老夫人李代桃僵的事。

    前些日子还有人来镇北王府浑水摸鱼,随着时间过去,来王府碰运气的几乎没有了。

    什么线索都没有,时间就这么消逝,岂能不着急。

    李总管都着急的上火牙疼了。

    唐氏忙着筹备苏崇的喜宴,苏锦在一旁帮忙打下手,吃了午饭,便带杏儿回府了。

    唐氏不放心,让林总管护送她回镇北王府。

    苏锦前脚走,后脚东乡侯就回府了。

    唐氏把苏锦遇刺的事和他一说,东乡侯脸阴沉沉的,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

    祭天祈雨那天,苏锦吃了添了荔枝的糕点起了一脸的红疹,东乡侯就怀疑这不是单纯的意外,是有人在故意试探。

    可他从来没有向外人透露过这事,下手之人又是如何得知的?

    今日又向苏锦下手,分明是要除掉他女儿。

    “看来不能再瞒下去了,”唐氏担忧道。

    “等崇儿喜宴过后,我就向皇上禀明,”东乡侯道。

    隐瞒是为了保护女儿,可如果东乡侯府的势力震慑不住那些心怀不轨之人,那就只能换个能震慑的住的。

    别的他们赌的起,几个孩子的性命,他们赌不起。

    林总管护送苏锦回府半道上,谢景宸骑马赶来。

    他随王爷去军营了,回了王府才知道苏锦在街上险些遇刺的事,不放心的他,赶紧过来。

    知道侯府忙,苏锦掀开车帘望着林总管道,“林叔,回去吧,有相公陪着我,不会有事的。”

    林总管也知道不会有事。

    才在闹街上暗杀过,不会这么快就再一次下手,可今儿的情况太凶险了。

    有谢景宸陪着,林总管便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谢景宸陪在马车左右。

    回了府,暗卫才道,“射向马车方向银针的应该是附近酒楼的窗户射出去的,属下去查过,当时在那间屋子里的是一个戴面具的男子。”

    暗卫顿住,欲言又止。

    谢景宸问道,“有话就说。”

    “那戴面具的男子穿了一袭黑色锦袍,脚上的鞋子是用金丝银线绣成的,属下详细询问了下男子的身形,和……二少爷极为相似,”暗卫道。

    谢景川?

    谢景宸脸寒如霜。

    那短针林总管让人送去刑部对比,和苏锦猜测的一般无二,的确和要勇诚伯小命的短针一模一样。

    崇国公是南漳郡主的表兄,也就是谢景川的表舅。

    他们有一样的短针合情合理。

    只可惜,没能当场抓住男子,摘下他的面具,仅凭着猜测是奈何不了谢景川的。

    不过二少爷倒是不怕死,勇诚伯世子就是前车之鉴,没能要世子妃的命,却把自己个给搭了进去,他还敢招惹世子妃。

    苏锦捧着茶盏,脸上不带一丝温度。

    她从来没想过要谁的命。

    可一个个对她,却出手毫不留情。

    今儿这笔账,她记下了。

    ……

    苏锦虽然有惊无险,但毕竟差点被杀,接下来几天,谢景宸都允许她出门。

    苏锦也没事,就待在府里,哪都没去。

    不过却是有空登门。

    文远伯夫人带着谢礼来王府,感谢苏锦的车夫拦下文远伯府的马车,马车才没有横冲直撞,伤到无辜之人。

    苏锦对文远伯府大姑娘的印象很差,一点都不想见文远伯夫人,但人家是来道谢的,没有把人轰走的道理。

    丫鬟领着文远伯夫人到了沉香轩,看到苏锦,文远伯夫人笑道,“说来我文远伯府有今日还多亏了东乡侯相助,世子妃从小在青云山长大,小女又谁我在永州,一直没见过,不然该成为一对好姐妹的。”

    呸!

    杏儿差点没忍住要喷文远伯夫人了。

    她家姑娘会和她女儿成为好姐妹?

    她家姑娘又没有眼瞎!

    苏锦有点诧异,没想到文远伯府和她爹东乡侯还认识,那在东乡侯府杏儿提到文远伯府,她娘怎么什么都没说啊。

    文远伯夫人见苏锦没反应,她道,“难道东乡侯没和世子妃提过文远伯府吗?”

    “没有,”苏锦如实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