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气氛登时就尴尬了起来。

    文远伯夫人脸都涨红了,显然是没遇到过像苏锦这么实话实说,不带转弯的姑娘。

    好歹给她和文远伯府留两分颜面吧?

    苏锦和她没什么好说的,客气的说了几句,文远伯夫人也还算有眼色,没多待便走了。

    碧朱送文远伯夫人离开。

    屋子里,杏儿望着苏锦,清秀的小脸上满是疑惑,“侯爷怎么会帮文远伯府呢?”

    苏锦摇头。

    要不是文远伯夫人拿这话套近乎,她还真不知道。

    文远伯夫人虽然登门道谢,但言语间根本没觉得暗卫帮了多大的忙,只是碍于面子才来的。

    这样的人,她没叫人直接扔出去就不错了,她爹怎么可能看的上眼,难道是文远伯人不错?

    王妈妈迈步进屋,正好听到杏儿的问话,她笑道,“十几年前的旧事了,世子妃不知道很正常。”

    杏儿一喜,飞快道,“王妈妈知道?”

    “不只是我知道,府里年纪大点的都知道,”王妈妈笑道。

    苏锦更好奇了。

    王妈妈替她解疑,“十几年前,那会儿世子妃的父亲东乡侯也才十七八岁的年纪,文远伯府也不在京都,驻扎在随州,后老文远伯被冤枉通敌,老文远伯被斩首,文远伯府一家被判流放千里。”

    “当时的文远伯府大姑娘逃了,以丫鬟之名逃进京替父伸冤,被关进了大牢,东乡侯和崇国公打架入狱,碰巧在大牢里救了她,又和先崇国公世子一起帮那姑娘查清文远伯府被冤枉一案,还了文远伯府清白,不然这世上哪还有文远伯府?”

    杏儿听得两眼闪亮,“好厉害的姑娘。”

    “可不是厉害,一个姑娘,孤身一人进京替父伸冤,只可惜……。”

    王妈妈叹息一声。

    “可惜什么?”苏锦好奇道。

    “可惜福薄了些,在出嫁的路上,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坠崖而亡。”

    杏儿一脸惋惜,“怎么就死了呢。”

    王妈妈苦笑一声,“这世上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的多的是。”

    想到自己那苦命的主子,王妈妈就心如刀绞。

    想自己主子了,王妈妈就去流霜苑看看。

    看着昔日高高在上的老夫人双目失明,腿脚不便的凄惨模样,她心里才能痛快点。

    怕王妈妈陷入伤感,苏锦转移话题道,“王妈妈来找我是?”

    王妈妈擦掉眼角泪花,把手里拿的礼单递给苏锦道,“王妃让我送礼单来给世子妃过目,再和世子妃说一声,过两日,她和一起去东乡侯府喝喜酒。”

    自打被送给王爷,进了镇北王府,王妃已经足足十五年没有迈出王府一步了。

    之前王爷请旨册封她为王妃,她理应进宫谢恩,并听皇后训诫的。

    因王妃身怀有孕,这些通通都省了,也没人敢找茬。

    若不是苏锦,王妃这会儿还说不了话,容貌被毁,善良的人总记人恩情,苏崇是苏锦的大哥,他迎娶云王府拂云郡主,王妃觉得于情于理都该去一趟。

    何况养了这么多天,她已经没事了,也该出去走走。

    王妃给面子,苏锦当然不会不同意了,有王爷陪着,肯定出不了岔子,何况是在东乡侯府。

    至于礼单,苏锦都觉得礼重了。

    “王妈妈代我谢谢母妃,”苏锦笑道。

    ……

    转眼,就到了苏崇迎娶拂云郡主的日子。

    这一天,晴空万里,天蓝云白。

    因为和王妃一起去东乡侯府,所以苏锦就没有起那么早。

    结果等她去前院,王妃已经等她好一会儿了。

    苏锦,“……。”

    王妃的脸已经恢复差不多了,除非盯着看,否则看不出她脸上还有伤疤。

    除了南漳郡主和南安王妃她们,还真没有什么外人见过王妃的容貌,连唐氏和东乡侯都没见过。

    这也算是苏锦嫁给谢景宸后,王妃第一次见亲家。

    东乡侯府大喜,张灯结彩,喧嚣热闹。

    苏崇是东乡侯府大少爷,更是崇国公府大少爷,飞虎军少将。

    不论哪个身份,百官都要给面子到场的。

    苏锦到东乡侯府时候,苏崇刚到云王府,身上系着大红绸,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唯一的妹妹就要嫁人了,云王世子依照习俗,找了几个世家少爷帮忙为难苏崇,让他知道,他妹妹不是那么好娶回去的。

    苏崇不惧拦路,何况还有南安郡王他们帮忙。

    从文到武,云王府出什么招,苏崇接什么招,南安郡王他们站在一旁,无用武之地。

    这也就是苏崇大喜之日,这要是平时,这么优秀的一点表现机会都不留给他们,那肯定是要群起而攻之的。

    苏崇一个人应付绰绰有余。

    云王世子的帮手一个个败下阵来。

    南安郡王摇着折扇道,“该放行了吧?”

    “别急,还有最后一关,”云王世子笑的温文尔雅。

    “还有?”南安郡王笑了。

    “十八般武艺,文的武的都端上来了,还有什么难题?”

    云王世子抬手,云王府的小厮抬了两箩筐胡葱出来。

    “这道题很简单,把胡葱切了,”云王世子嗓音有点飘。

    苏小少爷出的题是古怪的刁钻啊。

    云王世子亲身试验过。

    一点难度没有。

    就是让眼泪横流。

    南安郡王拿起一胡葱,掂量了下道,“不就切一箩筐胡葱吗,这也能叫题?”

    说着,他拿起箩筐里的刀,刷刷刷的在手上切起来。

    英俊潇洒。

    切出了庖丁解牛之势。

    只是等味道一散开。

    南安郡王就嘴角狂抽了。

    姥姥的。

    辣眼睛啊。

    这是谁出的题,也太馊了点儿!

    没有这么刁难人的!

    云王世子憋笑,抬手道,“请吧,别误了吉时。”

    苏崇,“……。”

    他望向楚舜他们。

    南安郡王把菜刀扔给苏崇。

    然后站到箩筐旁。

    他们能帮忙的只是扔胡葱。

    一个接一个。

    苏崇手起刀落,把洋葱切开。

    要命的,喷嚏不止。

    眼泪直流。

    远处,一辆马车停在那儿,车帘掀开一角,叠着三颗小脑袋。

    沈小少爷最下,九皇子最上,苏小少爷在中间。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