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他不敢直接说是朝华宫,毕竟离的还有点远。

    万一看错了,惹皇上白担心一场怎么办?

    皇上心头一震。

    他连忙下床来,只是头晕的厉害,又跌坐了回去,皇上揉太阳穴道,“快去叫人救火!”

    福公公不敢耽搁,赶紧跑去朝华宫。

    进了朝华宫,就看到侍卫和公公在不遗余力的灭火,福公公声音颤抖道,“好端端的,朝华宫怎么会起火?!”

    “不知道,”小公公惶恐道。

    “有人瞧见镇北王世子妃带着丫鬟往朝华宫方向来了。”

    福公公脸色大变。

    这回真是要命了,“那镇北王世子妃和丫鬟出来没有?!”

    “没见出来,”小公公摇头。

    本来朝华宫着火就够福公公着急了。

    没想到镇北王世子妃和丫鬟还在里面。

    朝华宫是禁地,

    火势越来越大。

    福公公急的来回踱步,小公公劝他,“只是瞧见镇北王世子妃和丫鬟往这边来,没准儿不是来朝华宫,公公别担心。”

    福公公也觉得不应该是进朝华宫。

    朝华宫里既没人,又没什么东西。

    镇北王世子妃没有理由进这里。

    可朝华宫附近也没有地方值得镇北王世子妃来一趟的啊。

    镇北王府办丧事,她不待在王府里,跑进宫做什么?

    福公公安慰自己别多想,镇北王世子妃福大命大,遇到她有事的都是别人,不必杞人忧天。

    刚放松一点儿,就听到殿内有声音传来——

    “救命啊!”

    殿内,苏锦醒过来,看着四面火光,她一边咳嗽一边喊救命。

    她是所有力气都用出来了。

    “镇北王世子妃还活着,”离的近的侍卫喊道。

    “还磨蹭什么,赶快救人!”福公公下令道。

    “救不了镇北王世子妃,们谁的脑袋都保不住!”

    “……。”

    这么大的火,怎么进去救人啊?

    可福公公说了这话,不进去就是个死啊。

    要是真能把镇北王世子妃救了,以后就平步青云了。

    侍卫拎起一桶水往身上倒。

    另外一侍卫跟着照做。

    两人踹开烧的差不多的殿门,用湿布捂着嘴进去,浓烟中看到镇北王世子妃。

    两侍卫赶紧过去。

    烧掉的大殿砖瓦和横梁直往下掉,过来的侍卫肩膀挨了一下,差点没摔了。

    好在大殿里空着,只要小心头顶上的东西就成了。

    苏锦虽然服了解毒丸,能尽快醒过来,但浑身虚弱,根本走不了。

    再者,她走了,杏儿怎么办?

    看到两侍卫,苏锦是真看到了救星。

    侍卫扶苏锦起来,另外一侍卫把杏儿抱住。

    烧掉的大殿掉下来的东西更多了。

    朝华宫着火,皇后带着周嬷嬷匆匆赶来,道,“朝华宫是禁地,大白天的也没人点灯烛,怎么会着火呢?”

    看着那冲天的火光,皇后是面上担心,眼底带笑。

    一个死了十几年的女人,还霸着一宫殿,烧个干净才好。

    皇上已经重建过朝华宫一回了,这一回再重建,百官也不允许他这般奢靡浪费了。

    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苏锦被侍卫抱了出来。

    不只是她,连丫鬟都毫发无伤。

    皇后那张脸就跟打翻了颜料盘一般,五颜六色的。

    福公公迎上去,道,“世子妃有没有大碍?”

    “我没事,”苏锦虚弱无力道。

    侍卫将她放下。

    虚弱的她,有些站不稳,福公公连忙扶住她。

    皇后脸色铁青,望着苏锦道,“镇北王府办丧事,镇北王世子妃不在府里迎来送往,怎么进宫了,还在朝华宫!”

    “朝华宫是禁地,岂容的们随意进出?!”

    “还有这火……是们主仆放的?!”

    皇后炮语连珠,苏锦脑袋还没清醒过来,就被扣下一个纵火烧朝华宫的罪名。

    苏锦刚刚才死里逃生,正心有余悸,看着皇后乱扣帽子,那是气不打一处来。

    苏锦望着皇后道,“我要是想不开了自尽,也用不着跑进宫来!”

    “放肆!”皇后呵斥道。

    “本宫不管为何出现在朝华宫,皇上有令,擅闯朝华宫者死!”

    “来人,把她给本宫拖下去!”

    皇上不在这里,皇后最大。

    而且皇后带了不少人来,现一听皇后下令,当即过来抓住苏锦。

    苏锦还真反抗不了,她倒是可以下毒。

    可要明着抗旨,只怕今儿真的要出不了皇宫了。

    福公公挡在苏锦跟前,望着皇后道,“镇北王世子妃刚刚才受惊,事情也还未查清楚,等皇上来了再说不迟。”

    就是怕等皇上来迟了,所以皇后才要立刻把苏锦拖下去。

    皇上宠爱镇北王世子妃,宫里宫外谁人不知?

    镇北王世子妃是东乡侯的女儿,皇上要用东乡侯这把刀,敢对他女儿怎么样吗?

    她就是要皇上和东乡侯生嫌隙!

    “福公公,皇上不许人进朝华宫,这事应该比谁都清楚才是,本宫依照皇上的旨意办事,有何不对?!”皇上声音冷冽。

    “莫非皇上的禁令只对一般人有用,管不住镇北王世子妃了?!”

    接连反问,问的福公公哑口无言。

    皇上的禁令对任何人都管用,包括他这个贴身伺候的公公。

    平常不是跟着皇上,连他都不许进朝华宫一步。

    皇上是宠爱镇北王世子妃,可朝华宫是皇上的逆鳞,她和火烧朝华宫有关,皇上会不会轻饶了世子妃也未可知。

    福公公望着苏锦,“世子妃来朝华宫做什么?”

    果然是被人算计了。

    福公公跟在皇上身边,寸步不离,皇上若真的传召她,福公公不会不知道。

    “有人去镇北王府传旨,说皇上找我进宫商议与北漠通商一事,说皇上在朝华宫,便领着我过来了,”苏锦一字一顿。

    皇后笑了,“可笑,皇上这会儿在长春宫,与北漠通商是朝堂大事,要商议也是与朝臣,找理由也不找个好点的!”

    苏锦的爆脾气,直接怼皇后了,“我进宫这么多回,几时到过朝华宫了,不是人带路,我能找来吗?!”

    看着皇后欲置她于死地的神情,苏锦怀疑就是皇后让人假传圣旨活活烧死她。

    只是现在那带路的公公不知道在哪儿,十有八九已经被人灭口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