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夜,崇国公几乎就没睡。

    第二天,天不亮,就进宫上早朝。

    今儿的早朝是格外的热闹。

    还没到上朝的时间,殿外大臣们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镇北王世子妃也有倒霉的时候。

    卷进火烧朝华宫一案,还不小心毒瞎了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

    两罪并罚,够要她一条小命了。

    只是那些大臣没想到告假两日的镇北王上朝了。

    按理今儿该是镇北王府老夫人下葬的日子,是他最不可能上朝的日子才对,怎么偏偏就进宫了?

    到了时间,百官们鱼贯而入。

    皇上坐在龙椅上,崇国公请皇上严惩镇北王世子妃。

    南安王望着他道,“镇北王世子妃医术高超,还指着她替崇老国公解毒,崇国公却要她的命?”

    崇国公没有说话。

    有大臣站出来道,“南安王这话就不对了,镇北王世子妃医术是高超,但崇老国公待在东乡侯府许久,病情并未有多少好转。”

    “她毒瞎了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而且还不只是一只眼睛的事,崇国公老夫人如今身中剧毒,能不能保住一条命都难说,就这么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南安王觉得合适吗?”

    南安王哑然。

    他没说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可崇国公明显是要镇北王世子妃偿命。

    南安王觉得这样惩罚太过严重了。

    可忠武将军辩驳的理由,他也反驳不了,“太医若是不小心毒瞎了哪位后妃的眼睛,也不用偿命吗?”

    崇国公老夫人,当今皇后的生母,太后的表妹。

    这身份,可不比后妃差。

    要是太医不小心毒瞎了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压根就不会闹到朝堂上,直接就被拖出去砍了。

    南安王不知道该怎么帮苏锦辩驳,论口才,他远比不上东乡侯。

    偏偏东乡侯怕自己一离开,守在外面的侍卫就闯进来带走苏锦。

    若只是带走,倒还罢了,东乡侯怕的是有人趁乱对苏锦下手,那险些要了苏锦命的短针,东乡侯心有余悸。

    女儿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他才放心,不敢离开的他,自然没法进宫上朝。

    但有东乡侯镇着,没人敢乱动。

    朝堂上分两派。

    一派要严惩苏锦,一派保苏锦的。

    严惩党明显占上风。

    毕竟苏锦的罪名不止是毒瞎了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还是火烧朝华宫的最大嫌疑人。

    皇上昨天已经派人去镇北王府确认过,确实是有人打着他的幌子把苏锦传召进宫的。

    这是有人在假传圣旨!

    皇上如何不愤怒?

    皇上正要说话,外面传来一声公鸭嗓音,“太后驾到!”

    皇上眉头打了个死结。

    太后怎么来议政殿了?

    猜到太后为何事而来,皇上从龙椅上下来,毕竟是太后,天子之母。

    在人前,皇上必须要尊敬太后,为天下表率。

    来的不只是太后,还有皇后。

    太后脸色阴沉。

    皇后眼眶通红。

    皇上走过来道,“太后怎么来议政殿了?”

    太后望着皇上,面带威严,“哀家知道,后宫不得干政,议政殿不是哀家该来的地方。”

    “但皇上对镇北王世子妃的偏袒之心,哀家看在眼里。”

    “她没把公主,没把皇后,没把哀家放在眼里也就罢了,哀家念她从小在青云山长大,与草莽为伍,感激她救了皇上,不与她计较!”

    “可她昨儿毒瞎了可是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甚至可能是崇国公老夫人一条命,那是皇后的亲生母亲,是皇上的岳母!”

    “崇国公老夫人毒瞎一只眼睛,皇后险些哭瞎双眼。”

    “这么大的过错,皇上要都轻饶了她,哀家奉劝皇上一句,不要被宠爱蒙蔽了双眼,寒了百官的心!”

    太后话落,一半的朝臣高呼,“请皇上严惩镇北王世子妃!”

    众怒难犯。

    皇上一个头两个大。

    这时候居然也没个帮着说情的。

    皇上眸光扫了半圈,最后落在王爷身上,“镇北王怎么不说话?”

    王爷望着皇上道,“有件事,臣在犹豫该不该这时候告诉皇上。”

    “什么事?”皇上蹙眉。

    “我镇北王府世子妃并未东乡侯的亲生女儿,她是皇上和云妃所生,是我大齐朝长公主,”王爷回道。

    “这样的身份,应该不是太医可以相提并论的吧?”

    “……!!!”

    平底起惊雷都没有这么震惊的。

    百官们都被震懵了。

    皇后心头一慌,呵斥道,“镇北王!”

    “要救东乡侯的女儿,本宫理解,可竟然撒这样的弥天大慌骗皇上!”

    “谁人不知道当初云妃难产,一尸两命?!”

    “这是欺君死罪,担待的起吗?!”

    皇后厉声责问。

    皇上却望着王爷,“她是朕和云妃的女儿?”

    皇上的声音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飘来的。

    惊喜、激动、又惶恐。

    王爷没说话。

    福公公望着皇上,激动道,“难怪镇北王世子妃和云妃一样对荔枝过敏。”

    “难怪皇上您会梦到云妃给您生了个女儿,正好是镇北王世子妃,这是云妃在给皇上您托梦呢,”福公公激动的语无伦次了。

    皇上紧张的左右踱步。

    此时此刻的他心乱如麻。

    “下朝!”

    丢下两个字,皇上迈步走了。

    福公公有点懵了。

    百官、太后、皇后都懵了。

    福公公慌乱的说了一句“有事启奏,无事退朝”便匆匆忙的追着皇上走了。

    福公公追在身后道,“皇上,事情都还没商议完呢,您怎么就走了?”

    “她是朕的女儿,朕看谁敢要她的命!”皇上道。

    “……。”

    这事太大了,皇上一时间还消化不了。

    一直羡慕东乡侯有个聪慧机灵的女儿,恨不得抢过来,没想到那就是他的女儿。

    还是他和云妃生的。

    皇上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在做梦。

    皇上走到御书房,却在进门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想起了那天东乡侯把他叫到朝华宫揍他一拳的事。

    说是有事和他说,他说后悔让云妃怀身孕,导致云妃难产而亡,东乡侯一气之下给了他一拳头。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