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怀疑什么不好,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

    娘生他的时候那么大的肚子能是假的吗?

    苏小少爷望着自家大哥道,“可我才七岁,是爹老来得子吗?”

    苏崇,“……。”

    苏崇觉得自己都有点手痒痒想揍他了。

    他爹现在都还年轻,和老不沾边。

    七年前就更年轻了,还老来得子?

    “等爹揍的时候,就知道他老不老了,”苏崇忠告道。

    “……。”

    虽然苏阳用词不准确,欠揍的很。

    但苏崇不能否认东乡侯和唐氏生苏阳的时候确实年纪不小了。

    有他这么大的儿子都正常。

    他比苏阳可大了整整十二岁。

    苏崇想了想道,“可以去问问江妈妈。”

    苏小少爷飞快的起身,假山外的沈小少爷道,“我去喊。”

    话音未落,人已经跑远了。

    没一会儿,沈小少爷就把江妈妈拉了来。

    江妈妈年纪大,沈小少爷着急,拉的她踉踉跄跄才跟上。

    “这是有什么事要这么着急的?”江妈妈问道。

    “一会儿就知道了,”沈小少爷道。

    江妈妈被推进假山里。

    沈小少爷没进去,趴在假山外和九皇子偷听。

    江妈妈看到苏崇和苏小少爷在假山里,尤其苏小少爷眼眶通红,她道,“小少爷这是怎么了?”

    苏小少爷一把抱住江妈妈,“告诉我,我是不是我爹娘亲生的?”

    江妈妈,“……。”

    虽然苏小少爷的样子有点惨。

    但江妈妈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就为这事哭的?”

    “快告诉我,”苏小少爷心急如焚。

    江妈妈失笑道,“是侯爷和夫人亲生的。”

    “那为什么这么晚才生我?”苏小少爷不信。

    江妈妈肯定是骗他的!

    江妈妈惆怅道,“侯爷和夫人也想早点生小少爷,可迟迟怀不上啊。”

    “夫人年轻的时候被人喂过避子药,到处求医问药都不管用,最后还是南疆的大夫才医治好她,过了半年就怀了小少爷,”江妈妈道。

    说起这事,江妈妈就心疼唐氏。

    那些药都是她帮着煎的,没人比她清楚唐氏为了怀身孕吃了多少苦头。

    就因为知道自己生不了,早几年唐氏始终不肯嫁给东乡侯,只想安心的照顾两个孩子。

    “我娘怎么又嫁了?”苏小少爷问道。

    江妈妈轻咳一声,有些事不好和他们说。

    东乡侯脾气躁,忍了三年,最后忍无可忍,喝多了酒和夫人说了一堆的话,夫人还懵着,就把夫人给办了。

    那些话,江妈妈听着都感动。

    东乡侯告诉唐氏他上有兄,下有弟,冀北侯府不缺他一个传宗接代的。

    别说他这辈子没有孩子,他就是哪天想不开遁入空门,也影响不了沈家香火。

    何况他已经有一双女儿了,多一个少一个有什么关系?

    唐氏嫁了,可她觉得东乡侯一辈子没自己的亲生骨肉,她有愧于他。

    她也不相信避子药就一定不能生了。

    打那天起,她开始求医问药,见过的大夫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看着她喝药,东乡侯都不知道扔过多少,那些苦兮兮的药,他不愿意唐氏喝。

    可唐氏固执,东乡侯也说服不了她。

    知道南疆有秘术,唐氏偷偷跑去,侯爷不放心,追了过去。

    也正是那次,东乡侯易容改貌了。

    说到这里,江妈妈摸着苏小少爷的脑袋道,“夫人为了生吃了不少的苦头,侯爷常说怎么揍都不解气。”

    苏小少爷,“……。”

    那么辛苦才有的他,不应该更疼他吗?

    “谁给我娘服的避子药?”苏崇眼里寒芒闪烁。

    这事江妈妈不肯告诉苏崇,她道,“侯爷的脾气大少爷还不知道,欺负夫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一点,苏崇相信。

    江妈妈笑道,“小少爷不要再乱想了,不然侯爷知道了,肯定揍。”

    ……

    再说皇上回宫,直接回了含元殿。

    把身上带着灰尘的龙袍脱下来,福公公就看到了皇上龙体上的淤青。

    遍体鳞伤这个词用来形容皇上正合适。

    淤青遍布,青一块,紫一块。

    “东乡侯下手也太狠了点儿,”福公公道。

    这可是皇上啊。

    他说打就打。

    除了给皇上留了脸,其他是一点没留情。

    皇上没说话。

    东乡侯今天和他说的话,对皇上来说,犹如醍醐灌顶。

    这些伤让他的脑子疼清醒了。

    福公公拿了药膏来,道,“公主给的药膏只剩这一点了,奴才差人去太医院拿些来。”

    福公公使唤心腹小公公。

    皇上受伤的次数犹如凤毛麟角,皇上的寝殿里是没有备用的药。

    小公公出了含元殿,直奔太医院。

    永宁宫。

    崇国公给太后请安。

    太后望着崇国公,急问道,“皇上认回公主了?”

    “东乡侯没答应,”崇国公道。

    没答应?

    这三个字直接挑动了太后的怒气。

    她虽然一点没想皇上认回苏锦,可东乡侯不答应,这是在挑衅帝王威严。

    皇室血脉,岂容的他想不答应就不答应的?!

    崇国公来不是为了和太后说这个,他道,“东乡侯揍了皇上。”

    太后脸色铁青,“他放肆!”

    “太后息怒,”李嬷嬷劝道。

    “东乡侯精明,没打脸,皇上也护着东乡侯,断然不会传召太医,”崇国公道。

    揍皇上,损伤龙体,这是死罪。

    东乡侯送上来的把柄,没有理由不接着。

    太后看了崇国公一眼,懂崇国公是什么意思。

    皇上不传太医,但他得用药。

    太后看了李嬷嬷一眼。

    李嬷嬷会意,福身离开。

    崇国公没待一会儿,便告退了。

    ……

    凤阳宫。

    寿宁公主在寝殿内踱步。

    小公公跑进来道,“公主,皇上回宫了。”

    “把镇北王世子妃带回宫了吗?”寿宁公主问道。

    “没有,”小公公摇头。

    宫女望着寿宁公主道,“镇北王世子妃就算是公主,也嫁人了,皇上就算认了她,也不会带回宫的。”

    寿宁公主脸色奇臭无比。

    她才是大齐朝长公主!

    想回宫抢她的位置,休想!

    虽然都是公主、皇子,但占了一个长字就不同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