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李贵妃假传圣旨传苏锦进宫一事证据不足,但她用药算计皇上却是罪证确凿,犯了错,这凤印救不能再放在她手里了。

    皇上把凤印收回。

    李贵妃是气的恨不得把给她出主意的人皮都给扒了。

    皇上处罚李贵妃的时候,太后来了。

    她来自然是给皇后做主的,这凤印也该还给皇后了。

    皇上看了皇后一眼,“寿宁的宫规能背了?”

    一句话,把皇后堵的上不上下不下。

    要是寿宁公主能把宫规背下来,落在李贵妃手中的凤印皇后早拿回来去,还用得着等到现在?

    皇后不说话,太后望着皇上道,“那么厚一本宫规,让寿宁背下来也确实强人所难了,哀家看这些日子,寿宁反省了不少,皇上也不能因为寿宁之过,迁怒皇后。”

    “镇北王世子妃若只是个侯府千金,倒也罢了,若她也是公主,罚寿宁一人就有失偏颇了。”

    福公公看了太后一眼。

    镇北王世子妃都还没做回公主,太后已经给她准备好惩罚了。

    这要叫东乡侯知道,只怕就更不让皇上认女儿了。

    皇上看皇后的眼神冰冷。

    唐氏今儿和他说的话,皇上一个字也没有忘记。

    就是皇后身边的周嬷嬷要活埋了他的女儿。

    只是当时只有唐氏看见了,就这么贸然站出来指认周嬷嬷,肯定会被倒打一耙。

    这后宫最想要苏锦命的是谁,皇上心知肚明。

    就这么把凤印拿回去,也太不拿他这个皇上当回事了。

    李贵妃望着皇上道,“皇上明鉴,假传圣旨一事分明是有人栽赃给臣妾,臣妾和镇北王世子妃无冤无仇,不会算计她,更不会要她的命!”

    “臣妾若有半句虚言,就让臣妾不得好死!”

    “反倒是皇后,处处刁难镇北王世子妃,论嫌疑,皇后比臣妾更大!”

    李贵妃咬上皇后,皇后脸色一变,“李贵妃!”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却往本宫身上泼脏水!”

    李贵妃冷冷一笑,“臣妾一时不察,被人利用了,但臣妾没做过的事绝不会承认!”

    眼看着李贵妃和皇后就要放开了吵,皇上一个头两个大。

    “都给朕消停点儿!”皇上怒道。

    他眸光一扫,指了两个嫔妃,让她们一同执掌凤印,管理后宫。

    这两个人挑的妙极。

    一个是李贵妃的跟班,一个是皇后的心腹。

    福公公见了都嘴角抽抽。

    皇上这是怕后宫火烧的还不够大,再添一把干柴吗?

    太后望着皇上,“皇上,……。”

    皇上不给太后说话的机会,望着皇后道,“朕的女儿难道连本宫规都背不下来?!”

    李贵妃夺了凤印,罚禁足三个月。

    这样的惩罚够重了。

    皇上以乏了为由,把太后和皇后她们都打发走了。

    皇上知道这案子不好查,有胆量假传圣旨,这可是诛九族的死罪,不是万无一失,谁敢冒这么大的险?

    皇后扶着太后回了含元殿。

    皇后气不过,向太后抱怨,结果直接撞太后枪口上了。

    “一本宫规背了这么久,傻子也该倒背如流了!”太后怒道。

    丢下这一句,太后甩袖离开。

    皇后气的脸涨的发紫,跺着脚去凤阳宫训女儿了。

    皇后怒气冲冲的去了凤阳宫,没许人通报,想进去看看她女儿平常待在寝宫里都是怎么背宫规的。

    这一进,正好听到寿宁公主和两心腹算计怎么给南安郡王下毒。

    南安郡王被关进了大理寺,寿宁公主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先把人毒成风吹就倒的病秧子,然后再抢。

    皇后站在那儿听了会儿,差点没气的中风。

    她这女儿脑子是有多不好?!

    人家南安郡王都定亲了,她还想嫁给他!

    想嫁给他也就罢了,她还想学那女土匪上街抢人,这是想把她活活气死吗?!

    寿宁公主长这么大,第一次挨了自家母后一巴掌。

    打了女儿,皇后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寿宁公主扑在床上哭到半夜。

    这一夜,皇上睡的并不好。

    平躺着、侧睡都压的身上的伤隐隐作疼。

    不止疼,还有点痒。

    一夜辗转反侧,第二天上朝时,皇上神情憔悴。

    但他又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没能让皇后把凤印拿回去,太后一怒之下,揪着苏锦不小心毒瞎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为由,逼皇上惩治苏锦。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镇北王世子妃就算是公主,毒瞎别人一只眼睛,也该受到惩罚。

    要是苏锦有公主封号,这罪名就算不把她的公主封号摘了,至少也要贬去封地待上个一两年。

    但苏锦既没有公主封号,更没有封地。

    崇国公望着刑部尚书,“刑部尚书觉得镇北王世子妃的罪名该怎么定?”

    但凡和崇国公作对的都会遭到报复。

    昨天在皇陵,刑部尚书反驳了崇国公几句,他今天就扔过来一个烫手山芋。

    刑部尚书望着皇上道,“崇国公老夫人眼睛不小心被毒瞎一事,臣知道点,镇北王世子妃的裙摆卡在了踩脚凳和床之间,才会失手打翻装了毒血的碗。”

    “这一点,当时在场的两位太医都能作证。”

    “镇北王世子妃有罪该罚,但她并非有意,臣觉得导致她把裙摆卡住的人也该负一半责任。”

    “崇国公,说呢?”

    刑部尚书把烫手山芋扔回来。

    崇国公就曾靠近过踩脚凳,他也是嫌疑人之一。

    崇国公能反对吗?

    他只能同意。

    虽然苏锦是不小心,但崇国公老夫人毕竟毒瞎了一只眼,还身中剧毒,就这么什么惩罚都没有,也的确说不过去。

    然后——

    苏锦送完老夫人入土为安回来,大理寺卿就到了。

    “还望世子妃见谅,”大理寺卿惆怅道。

    他一点都不想抓苏锦入狱。

    苏锦只是不小心犯了错,构不成刑事案件,刑部尚书就把苏锦推给了大理寺。

    大理寺卿能怎么办,推不掉,只能亲自来迎接犯人了。

    杏儿生气道,“我家姑娘又不是故意的,要不是裙摆给卡住了,她才不会打翻药碗。”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