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她应该想过如果镇北王府拿着玉佩登门质问,她该怎么应付。

    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带着崇老国公一起来。

    她否认不了。

    崇国公老夫人承认道,“这块玉佩是我的,不过早在三十多年前就被我弄丢了。”

    这句是实话。

    崇国公老夫人小名叫慧娘。

    这块玉佩是崇老国公送给她的,玉佩背面的字是崇老国公亲自雕刻。

    自家相公送的玉佩,她不可能转送她人。

    将来不给她陪葬,也只会传给自己的直系小辈。

    这块玉佩落到镇国公老夫人手里那就只有一种可能,玉佩丢了,被镇国公老夫人捡到了。

    但这样的搪塞,取信不了任何人。

    假老夫人李代桃僵,除了落下了一只耳坠外,真老夫人身上穿戴之物都在假老夫人身上。

    如果这块玉佩是在偷换之前捡到的,那王妈妈应该知道,而且玉佩应该在假老夫人手里才对。

    这块玉佩只可能是在偷换之后到真老夫人手里的。

    刑部尚书大胆猜测,真老夫人在被杀害之前曾清醒过,并在反抗时抓住了这块玉佩。

    当时没人注意到,所以才被一同埋在了地下。

    刑部尚书分析的有理有据,崇国公反驳道,“也不能排除是假老夫人捡到了这块玉佩,偷换衣裳之时不小心换给了真老夫人!”

    谢景宸笑了一声,“那要问问假老夫人是什么时候把这块玉佩塞给我祖母的。”

    据王妈妈说,马车出事后,老夫人被从马车内甩了出来,撞到了额头,晕了过去。

    正巧崇国公老夫人的软轿经过,便让丫鬟帮着把老夫人扶进软轿内,抬着上山。

    到了大佛寺,把昏迷的老夫人从软轿内扶出来,扶进大佛寺禅房歇息。

    软轿空间不大,就算能坐两个人,也没法在里面换衣裳,尤其是额头上的伤,也难做到一模一样。

    所以从软轿里扶出来的应该还是真老夫人。

    但进了大佛寺禅房后,可能就变成假的了。

    据王妈妈说,在老夫人醒来之前,崇国公老夫人便去礼佛了。

    可假老夫人醒来后就失忆了。

    从崇国公老夫人离开,到假老夫人清醒这一段时间内,王妈妈都寸步不离的守着床边。

    也就是说,这段时间也没机会偷梁换柱。

    真老夫人被偷梁换柱时,崇国公老夫人就在屋子里!

    假老夫人招供崇国公老夫人和太后是背后主谋,现在又找到了崇国公老夫人的玉佩,这不是崇国公极力否认就能洗脱崇国公老夫人嫌疑的。

    苏锦不小心毒瞎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崇国公都要追究法办到底。

    那崇国公老夫人和假老夫人偷梁换柱一案脱不了的干系,这刑部大牢她不进能说的过去?

    朝廷律法可不是他崇国公定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就这样,把崇国公老夫人下狱了。

    崇国公阻拦也没有用,因为崇老国公同意刑部抓人。

    一个孝字压下来,崇国公顶不住。

    虽然崇老国公不会说话,但他会眨眼睛,苏崇要求把待在崇国公府三十年以上的下人都带去审问,崇老国公都同意。

    伺候在崇国公老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虽然没有三十多年,但也有二十年了,把她也一并带走。

    嗯。

    不止他们,连他们的儿女孙儿都一并带走了。

    崇国公没差点气晕过去。

    可没办法,要崇老国公搬回来的是他。

    这府里,他虽然是崇国公,但崇老国公说的话,谁敢不听?

    只是要几个下人而已,他要是不答应,崇老国公一生气,一口气没提上来,王爷和刑部尚书必定上书弹劾他不孝。

    崇国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堆人被带走。

    就是这个管事妈妈,成为崇国公老夫人定罪的关键。

    刑部尚书不好对崇国公老夫人用刑,但对一个管事妈妈,他肯定不会手软的。

    进了刑部,刑部尚书当堂审问那管事妈妈。

    东乡侯和王爷都在,还有暗卫,门口一堆看热闹的。

    崇国公没有杀人灭口的机会。

    刑部酷刑一用,那管事妈妈就招了。

    她虽然不知道崇国公老夫人帮假老夫人李代桃僵的经过,但她知道假老夫人是怎么威胁崇国公老夫人把庶女嫁给勇诚伯做嫡妻的。

    那会儿勇诚伯可没有爵位在身,远高攀不上崇国公府的门第。

    还有不少事,或假老夫人威胁崇国公老夫人,或崇国公老夫人威胁假老夫人。

    管事妈妈招供曾亲耳听崇国公老夫人说过“如果不是我,能有今日的荣华富贵”这样的话。

    这话足以证明崇国公老夫人和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案有脱不了的干系。

    还有崇国公老夫人为了掩盖罪行给崇老国公下毒……

    谢景宸听到这些,便去大理寺接苏锦了。

    因为现有的罪证,再加上崇国公老夫人身边管事妈妈的证词足以定崇国公老夫人死罪了。

    甚至连崇国公都难逃嫌疑,苏锦的裙摆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夹在踩脚凳和床之间。

    只是崇国公能言善辩,他心急老国公,不小心提到踩脚凳,是他的错。

    但他那时候并不知道苏锦会端着药碗起身,当时接毒血的是丫鬟,不是苏锦。

    不小心毒瞎崇国公老夫人一只眼睛的事,苏锦有错,崇国公更有。

    不能因为崇国公是儿子,就不处罚了,只罚苏锦一人。

    再加上崇国公老夫人罪大恶极,死不足惜,苏锦是急于救人才会疏忽,自然也就无罪释放了。

    谢景宸带着苏锦去了刑部。

    不过他们去晚了些,刑部大门前看热闹的都散了。

    王爷和东乡侯他们走出来,准备回府了。

    东乡侯脸色依旧,但王爷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谢景宸望着王爷,“父王,莫非案子又起了变化?”

    王爷没说话。

    东乡侯道,“那倒没有,只是崇国公老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可能是太后的人,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崇国公老夫人。”

    谢景宸走后,刑部问那管事妈妈假老夫人是不是崇国公老夫人灭口的。

    管事妈妈点头了。

    可再问是怎么被灭的,她就说不知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