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遭,白跪了。

    但样子还是要做的。

    皇上走过去,皇后抱着皇上的腿,苦苦哀求,“皇上,您就怜惜臣妾一回,饶了臣妾母亲的死罪吧。”

    皇上脸阴沉沉的。

    “身为国母,要做的不止是母仪天下,还要维护我大齐国法,崇国公老夫人犯的是不赦死罪,让朕饶了她?”

    “她害的是老王爷的发妻,镇北王的生母,要朕寒他们的心吗?!”

    皇后也知道让皇上放了她娘是不可能的事。

    可作为女儿,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砍头吗?

    明知道希望渺茫,她也要努力争取。

    不仅是自己内心渴望母亲活着,天下人也看着呢。

    “母亲她身中剧毒,活不了多久了,她对臣妾的生养之恩,臣妾无以为报,臣妾只想在她最后的日子,尽点孝心,还望皇上成全,”皇后泣不成声。

    “母亲亏欠镇北王府的,臣妾来还。”

    她来还?

    一条人命她拿什么还?!

    皇上没理她,脚一用力,就挣脱了皇后抱着他腿的双臂。

    皇后扑过来,没能抓住皇上的龙袍。

    皇上进了御书房,身后是皇后的哀求,“皇上,您就宽限臣妾母亲些日子吧。”

    小公公把御书房的门关上了。

    进御书房后,福公公望着皇上道,“皇上,皇后娘娘堵在门口呢,现在就要传镇北王世子妃进宫吗?”

    “不如晚些时候叫,正好陪皇上您用午膳。”

    嗯。

    皇上起初眉头一皱,一抹不悦浮上心头。

    再听后面的,顿时阴霾散开。

    女儿陪着用午膳,皇上也高兴。

    他也不想被皇后影响了好心情,“那就晚些吧。”

    “让御膳房多做几个她爱吃的菜。”

    “……。”

    皇上要宠女儿。

    福公公却是为难了。

    谁知道镇北王世子妃爱吃什么菜啊?

    他只知道镇北王世子妃身边的那小丫鬟爱吃肉包子。

    那小丫鬟也要好好拉拢下。

    福公公亲自御膳房传话,御厨们一个个面露难色。

    不知道镇北王世子妃喜欢吃什么,怎么做啊?

    这会儿派人去打听也来不及了。

    御厨们问福公公。

    福公公道,“我也不知道镇北王世子妃的喜好,要不们就按皇上和云妃的喜好做吧,做女儿的口味不是随爹,总该随娘了。”

    御厨们夸福公公聪明,给他们出了一妙计。

    御膳房管事的觉得巴结福公公一点没错,关键时候还得指着福公公给他们掌大局。

    只是这大局掌的差点送掉他一条小命。

    御膳房管事,“……。”

    福公公回了御书房,大半个时辰后,便派小公公去镇北王府传话。

    这时辰进宫,约莫聊一两刻钟,就可以吃午膳了。

    至于为什么把时间拿捏的这么精准,因为正好可以让皇后多跪一会儿。

    是人总难免记仇,太后派人往福公公的药膏里下毒的事,福公公可没忘记呢。

    他没法找太后的麻烦,皇后和太后是蛇鼠一窝,找不到太后麻烦,多给皇后一点苦头吃也算给自己出气了。

    小公公快马加鞭去镇北王府传话。

    小公公赶到的时候,苏锦正歪在贵妃榻上看书。

    她信手翻了一页。

    碧朱打了珠帘进来道,“世子妃,皇上传召您进宫。”

    苏锦的眸光从书上挪到碧朱身上。

    “传召我进宫?”苏锦眉头拧着。

    碧朱飞快的点头,表示苏锦没有听错。

    杏儿高兴道,“皇上肯定是想见姑娘了。”

    可我不想见他啊。

    苏锦内心嚎叫。

    到时候见面了怎么喊?

    喊皇上吧,生分了。

    喊父皇吧,名不正言不顺。

    这样纠结尴尬的场面,苏锦不想遇上啊。

    可皇上传召,不进宫说不过去,何况还有一个把她书夺走,拉她起来更衣的心急丫鬟。

    这是苏锦身份暴露后,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进宫,杏儿是恨不得苏锦盛装打扮,可惜她现在还不能穿艳丽的裙裳。

    虽然苏锦用不着给老夫人守孝,但总要顾着点王府其他人的感觉。

    杏儿左挑右选给苏锦挑了套淡蓝色的裙裳,再换了个发髻,然后才出发。

    嗯。

    福公公算好给皇上和女儿闲聊的时间就这么被杏儿给折腾没了。

    福公公没想过女儿家出门是要打扮花时间的。

    再加上路上碰到南安王府下聘耽误片刻,御膳房菜都做好了,就等着苏锦进宫传膳。

    谢景宸不放心苏锦要陪着一起进宫。

    结果送苏锦到了王府大门前,小公公阻拦道,“世子爷,皇上只宣了世子妃进宫。”

    谢景宸,“……。”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他感觉到了来自亲岳父的嫌弃。

    看着谢景宸有点泛黑的脸。

    苏锦都有点同情他。

    有被他爹东乡侯使唤在前,估计以后少不了被皇上使唤。

    “有杏儿陪我进宫就行了,留在府里看书吧,”苏锦闷笑道。

    “……。”

    御书房内。

    皇上在看奏折,时不时的瞥一眼沙漏。

    怎么这么大半天了还没来?

    福公公知道皇上心急,怕皇上担心,劝道,“皇上放心,知道镇北王世子妃是公主,没人敢再行刺她。”

    福公公不提这话,皇上还没往这上面想。

    怎么没人敢?!

    明知道镇北王世子妃是他和云妃的女儿,不还执意把她送入大理寺大牢了?!

    不过有苏锦进大牢在前,刑部尚书才更有理由抓崇国公老夫人。

    若不是把人带到刑部,刑部尚书的地盘,估计真没那么容易定崇国公老夫人的罪。

    东乡侯揍他时说的话,言犹在耳。

    他不知道云妃给他生了女儿,有人知道。

    苏锦一再遇险,就是因为她是公主。

    想到这些,皇上心里就不是滋味儿。

    苏锦从未享受过作为公主应该享受的荣华富贵,却因为公主的身份一再的给她带来危险。

    他这个做父皇的怎么弥补都不够。

    一等再等,才有小公公跑过来道,“皇上,镇北王世子妃的马车已经进宫了。”

    福公公这才劝皇上,“皇上,皇后还跪在外头呢。”

    皇后心头堵的厉害。

    这是嫌弃她跪在御书房前影响镇北王世子妃的好心情吗?!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