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三天后,宫里就有热闹传出来了。

    皇上在朝堂上,突然浑身痒的厉害,早朝上了一半,就匆匆退朝了。

    回了含元殿,皇上把龙袍脱下来,被东乡侯揍出来的淤青,原本用药后已经消了七七八八了,现在淤青不仅全在,而且比之前看着更触目惊心。

    议政殿上,百官是亲眼看见皇上不适的,都担心龙体有恙,守在含元殿外,忧心忡忡。

    皇上不肯传召太医。

    但太医闻讯赶来,却被小公公拦在门外不让进。

    说什么都不给进,只让请镇北王世子妃进宫。

    有小公公赶着出宫传旨,但被走过来的太后喝止住了。

    太后勃然震怒。

    镇北王世子妃医术是高超,但毕竟在宫外头。

    皇上突然身体不适,理应先让宫里的太医诊治,如果太医束手无策,再请镇北王世子妃进宫不迟,又或者一边让太医诊治,一边派人去请镇北王世子妃。

    放着太医不用,直接请镇北王世子妃进宫,那宫里养那么多太医做什么?!

    小公公敢阻拦太医和大臣,却是不敢阻拦太后。

    而且阻拦了也没用,太后一瞥眼,就过来两公公直接把小公公拉开了。

    太后迈步走进去,太医紧随其后。

    身后还跟了几位大臣。

    皇上很愤怒,却什么都没说,毕竟太后是在关心他。

    太后让太医给皇上诊脉。

    露出皇上胳膊上的淤青,大臣们都倒吸了一口气。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揍皇上?

    这可是诛九族的死罪啊!

    太后逼问皇上。

    皇上隐瞒到底,只说自己当了皇帝后,荒废武艺,祭天遇刺让他深刻了反省了,这几天训练,身上难免撞到淤青,没有大碍,养几天就好了。

    练武受皮外伤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皇上这么说,虽然大臣知道皇上在隐瞒,却也只能当真的听了。

    皇上要袒护,谁还能揪着不放?

    偏偏,太后就揪着不放了。

    这么好的机会,不扳倒东乡侯,还等到什么时候?

    东乡侯在朝堂上待的时间越久,势力就越稳固,再加上他逮着崇国公打压,灭崇国公的威风,如今崇国公的威望已经大不如前。

    想他从一个青云山的土匪头到现在,前后不过几个月。

    身边已经聚集了一堆势力,这绝不是什么好苗头!

    今儿无论如何也把他摁死!

    皇上不承认?

    没关系!

    太医承认就行了!

    太后一个眼神瞥过去,那给皇上把脉的太医跪下了,给皇上认错,说他是奉太后的命令在皇上的药膏里下了点药,不会伤害皇上的性命,但是毒发是会有点痒,服下解药一刻钟就没事了。

    皇上质问太后,太后振振有词。

    她之所以这么吩咐太医,就是不允许东乡侯以下犯上还能逃脱,更不允许皇上纵容东乡侯!

    皇上差点没气撅过去。

    太医颤抖着双手把解药送上,福公公接过解药喂给皇上服下。

    皇上把药吃过后,没一会儿就咳嗽不止。

    那咳嗽声咳的人撕心裂肺啊。

    然后——

    皇上吐血了。

    这一下,着实把人都吓着了,包括太后。

    那太医更是吓的脸色惨白。

    服下解药,皇上应该好转才是,怎么反而更严重,甚至还吐血了。

    他要给皇上把脉,福公公呵斥他,“皇上就是吃了给的解药才吐血的了,还敢碰皇上?!”

    福公公看向另外一位太医,让他给皇上把脉。

    那太医跪在龙榻旁,给皇上搭脉,然后道,“皇,皇上是中了砒霜之毒。”

    福公公脸色刷白。

    他赶紧让太医抓药给皇上解毒,然后把所有的吃食茶水都端来给太医检查。

    最后太医在皇上用的祛淤青的药膏里检查出了砒霜。

    嗯。

    刚刚不少大臣都听见是太后指使太医在皇上用的药膏里下毒的。

    这会儿从药膏里检查出了砒霜,太后百口莫辩。

    也不知道后来事情是怎么处理的。

    总之,太后病倒了。

    那被太后指使在皇上药里下毒的太医被满门抄斩。

    皇上卧床休养,免朝三日。

    再然后便传出了皇上要重建朝华宫的消息……

    皇上病倒了,就更有理由传召苏锦进宫了。

    每天苏锦进宫给皇上诊脉,出宫后逛一圈,然后回府。

    人一忙起来,日子就过的快。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

    时间虽然过的快,但每一天苏锦都在担心会听到崇国公老夫人暴毙于刑部大牢的消息。

    不过好在有惊无险的过了一天又一天。

    谢景宸不明白苏锦为什么这么紧张崇国公老夫人的生死。

    这太不合常理了。

    听到崇国公老夫人还活着,苏锦脸上笑意更深。

    谢景宸望着她,“怎么崇国公老夫人活的越久,越高兴?”

    “崇老国公所中之毒的解药找到了,我当然高兴,”苏锦勾唇道。

    “找到了?”谢景宸望着苏锦。

    看着苏锦脸上张扬的神采,谢景宸道,“莫非和崇国公老夫人有关?”

    杏儿一脸的稀里糊涂。

    苏锦看着谢景宸道,“崇老国公是习武之人,中毒后都浑身动弹不得,口不能言。”

    “崇国公老夫人虽然只是不小心被我溅了一滴毒血,但毒性猛烈,当时她的眼睛就被毒瞎了一只,但崇国公老夫人回府后,却没有崇老国公那些症状,这才是真的不合理。”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崇国公老夫人应该是服过解药。”

    苏锦是大夫,她很清楚崇老国公所中之毒有多厉害。

    崇老国公当初用内力压制毒性,才勉强保住了一条命。

    可崇国公老夫人并非习武之人,她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

    苏锦不相信世上有那么多的奇迹。

    更不愿意相信奇迹会发生在一个蛇蝎心肠的人身上。

    所以她大胆猜测,崇国公老夫人体内的毒其实早已经解了。

    五脏六腑没有被剧毒腐蚀,才能扛过十天。

    而且已经不止十天了,崇国公老夫人平安无恙的度过了半个月。

    据暗卫查探,崇国公老夫人虽然憔悴,病恹恹的,但不像是个会轻易断气的人。

    苏锦语气笃定,谢景宸也相信她的医术。

    但是他实在难以相信崇国公竟然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下手的地步。

    难怪东乡侯怀疑十五年前飞虎军全军覆没和崇国公有关。

    杏儿望着苏锦道,“咱们要把这事告诉侯爷。”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