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几乎是瞬间。

    屋子里就多了两只煮熟的螃蟹。

    拂云郡主脸红的几乎能滴血。

    苏崇恨不得给自己来一拳,他为什么要进屋?

    他为什么要进屋?

    为什么他妹妹说话就不能转个弯?

    好歹给他这个大哥留点面子啊。

    不过屋子里只有三个人,苏锦可是把面子给他留的足足的。

    拂云郡主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疲惫了,外加睡眠不足,苏崇睡两天书房,她就活蹦乱跳了。

    看着两只仿佛红烧过的大哥大嫂,苏锦起身走了。

    刚出院子,就碰到了唐氏。

    苏锦是打算在正堂帮拂云郡主把脉。

    拂云郡主不肯,苏锦就陪她回了住处。

    唐氏担心拂云郡主的病,过来看看。

    “大嫂她没什么事吧?”唐氏关心道、

    “娘放心,大嫂没什么大碍,我开了方子,要不了两天,大嫂就恢复了,”苏锦笑道。

    “没事就好,我便放心了,”唐氏松口气道。

    她也没进屋,叮嘱丫鬟照顾好拂云郡主,便同苏锦一起走了。

    屋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苏崇坐到床边,望着拂云郡主,出声打破静谧,“有频繁吗?”

    也就一晚上两次而已。

    拂云郡主拉过被子罩着自己的脸。

    别和她说话,她现在想死。

    苏崇眉头拧着。

    他把被子掀开,从床底下摸出一本书来,上面赫然三个字:春宵图。

    翻开。

    上面写了不少话,大体的意思就是达不到七次,就太弱了。

    他成亲之前,东乡侯给他准备了书,只是才从书房出来,还没有看,就被南安郡王他们抢走了。

    翻了几眼后,嫌弃道,“这也太没意思了。”

    “回头我送一本经典的,”南安郡王道。

    过了一天,就把这本书给他了,让他仔细研读。

    他一直觉得自己太弱。

    为此,自尊心还颇有点受打击。

    结果……

    苏崇把书放下,怒道,“我去揍他们!”

    苏锦和谢景宸先行一步,但苏崇骑马跑的更快。

    南安郡王他们吃饱喝足从醉仙楼出来。

    苏崇翻身下马,握紧拳头就揍上去。

    南安郡王他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一人挨了苏崇一拳头。

    突如其来的挨打,直接把南安郡王他们打懵了。

    这是发的什么邪风啊?

    打人也不给个理由。

    “为什么要打我们?”南安郡王道。

    “看们不顺眼了!”苏崇道。

    “……。”

    南安郡王他们的暴脾气,看他们不顺眼了?

    他们还很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呢!

    凭什么那么优秀?!

    “一起上!”南安郡王大喝一声。

    “今天一定打的他挨个的叫我们大哥!”

    一对四。

    苏锦坐在马车里,掀开车帘看着。

    谢景宸望着苏锦,“大哥是怎么回事?”

    “不用管他们,”苏锦扶额道。

    按理她大哥这会儿应该还在尴尬中缓不过神来,现在却跑出来揍南安郡王,显然有关。

    苏锦想的很开,在东乡侯府,南安郡王他们也没少挨揍。

    就当是又训练了一回。

    只是训练场从东乡侯府挪到了大街上。

    打完了,消气了,还是好兄弟。

    一对四,苏崇没有丝毫胜算。

    但打架也是讲兵法策略的。

    苏崇速度更快,武功更高,论单打独斗,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倒一个,虽然挨了几拳几脚,但接下来的场面是以一敌三,就算赢不了,也绝对不会输。

    就这样,苏崇一边扛揍,一边逮着一个狠揍。

    等他扛不住倒下的时候,楚舜他们也倒下了。

    南安郡王他们受打击颇深。

    本来以为他们四个武功都进步不少,虐苏崇是件轻松无比的事。

    没想到苏崇一个人把他们四个人都撂倒了。

    醉仙楼管事的没见过这么同归于尽的打法,把人都送回府吧,醉仙楼人手就不够用了,最后都抬上楼了,还给他们请了大夫。

    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惨不忍睹。

    南安郡王敷着嘴角的淤青,瞪着苏崇道,“今儿是发的什么疯?”

    “还不是送给我的春宵图!”苏崇瞪回去。

    “……。”

    南安郡王几个面面相觑。

    他凑过来道,“春宵图怎么了?”

    “大夫说我房事太频繁了!”苏崇红着耳根,咬牙道。

    “……。”

    频繁了关他们什么事?

    南安郡王回想了下,把书给苏崇的时候,曾指着上面道,“看见没有,一夜七次,这个才叫厉害。”

    频繁……

    南安郡王望向楚舜他们,“我们好像被个傻子给打了。”

    苏崇,“……。”

    “苏兄,不是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吗?”楚舜憋笑道。

    “……。”

    “我要尽信书了,我这会儿估计已经没命了,”苏崇道。

    “……。”

    南安郡王几个笑的花枝乱颤。

    他们自认够洁身自好了,没想到苏兄竟然这么单纯。

    可怜他们正儿八经的想坑苏崇,从来没成功过。

    没想到一番好心,倒把他给坑了。

    所以,做人还是要善良。

    苏崇他们事情说开了,就没事了。

    可外人不知道,只当他们闹掰了。

    他们当众打架,还打的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倒地不起,必定是有大矛盾。

    就在醉仙楼楼下众人议论纷纷,揣测纷纭的时候,苏崇和南安郡王他们下楼了,有说有笑。

    灿烂的笑容,配着鼻青脸肿的脸是怎么看怎么不协调。

    众人,“……。”

    不是吧?

    刚刚在街上差点要同归于尽了。

    这上楼一趟就和好了?

    夫妻打架都没这么快和好的。

    苏崇他们出了醉仙楼,准备回府,结果刚出门,就看到一官兵骑马奔驰而过。

    那官兵南安郡王他们没注意,苏崇多看了几眼,眉头凝重道,“出大事了。”

    南安郡王望着他,不明所以道,“出什么大事了?”

    “刚刚那是八百里加急。”

    用八百里加急的,岂能是小事?

    御书房。

    皇上正在批阅奏折。

    一听到八百里加急,皇上心头往下一沉。

    等看到加急奏折,皇上脸色就更难看了。

    八百里加急与北漠郕王有关。

    皇上派人陪同北漠使臣前往北漠郕王失踪的地方,找了这么多天,终于找到了北漠郕王。

    可惜。

    找到的是一具尸体。

    北漠郕王失踪的地方距离边关更近。

    他被杀的消息传到南梁耳中。

    南梁十万大军兵临城下。

    南梁驻扎在边关的十万大军一直没撤退,就是在等北漠郕王去认账。

    结果一等再等,迟迟见不到人。

    现在更好,直接死了。

    南梁找北漠要钱要粮,北漠搪塞说等找到杀害北漠郕王的凶手再说。

    南梁彻底被激怒了。

    皇上也被激怒了。

    南梁脑子是不是有坑?

    北漠激怒他,他不向北漠示威,却找大齐的茬。

    不知道的还以为死的是南梁王叔。

    深呼吸,皇上把怒气压下,传臣子进宫议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