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暗卫看来——

    杏儿不是出府送药,这丫鬟压根就是趁着送药的机会出来逛街的。

    从街头逛到街尾……

    不!

    是从街头吃到街尾。

    身为暗卫,习武之人,暗卫看着杏儿的饭量都有点惭愧,实在逊她几筹。

    一边吃一边买。

    糕点、纸鸢、簪花、糖人、糖葫芦……

    这些都是杏儿拿来送人的。

    因为唐氏不常出门,所以丫鬟出门的机会也少之又少。

    东乡侯怕她们出府会被人盯上,在东乡侯府站稳脚跟之前,不让她们出去。

    知道侯爷是为了她们好,但谁也按捺不住一颗向往逛街的心。

    闲聊时,多羡慕杏儿,然后杏儿就答应下次买了带回府送给她们。

    只是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

    马车内,杏儿看着半马车的东西,看还缺了什么没买。

    等她检查完,车夫已经赶着马车默默的在东乡侯府前停下了。

    “好像落了板栗糕没买……。”

    杏儿掀开车帘让车夫改道去买板栗糕。

    一掀开车帘,就看到了东乡侯府大门。

    杏儿,“……。”

    以往空荡荡不见人的侯府大门,今儿是破天荒的热闹。

    有人登门认亲了。

    嚷嚷着要进府,林总管好说歹说,人家不听。

    林总管的暴脾气一上来,一拳头揍了上去。

    文远伯被他一拳加一脚踹下了台阶。

    文远伯夫人吓的脸色刷白,赶紧下台阶扶人。

    她望着东乡侯府大门,骂道,“嫁了高门,就不认兄长了,天底下哪有这样没良心的妹妹?!”

    苏小少爷几个就在门边看热闹。

    东乡侯不许他们出府,他们只露了个脑袋出来围观。

    一听文远伯夫人骂他娘没良心。

    苏小少爷顿时来气了。

    他要出去,被沈小少爷和九皇子死死的拽住。

    才连累他们被东乡侯罚抄书,才写了一小半呢,可不能再罚了。

    两人拼命拽着,苏小少爷也挣脱不了。

    不过他要想做什么,没人能拦得住。

    “小黑,去咬她!”

    苏小少爷一声令下。

    小黑一冲出府,直接朝文远伯夫人扑了过去。

    文远伯夫人吓坏了。

    小黑咬着她裙摆不放,她吓的花容失色,发髻歪了,头上的金簪掉了一地。

    九皇子,“……。”

    沈小少爷,“……。”

    两人懵了。

    以为拉住了人就不用挨罚。

    可他们忘了拉住狗了。

    杏儿还没有下马车,文远伯和文远伯夫人便坐上马车落荒而逃了。

    杏儿望着东乡侯府丫鬟,“怎么回事?”

    “没脸没皮的登门攀亲,非要说夫人是他们文远伯府十几年前坠崖的大姑娘,”丫鬟愤怒道。

    “夫人怎么可能是文远伯府大姑娘呢,”杏儿道。

    “可不是,好说歹劝说他们认错人了,偏不听,闹了半天了,不是林总管生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呢,”丫鬟道。

    说完,丫鬟望着杏儿道,“怎么回来了?”

    “我来帮姑娘送东西,我还给们带了好吃的,”杏儿道。

    一聊到吃的玩的,这点不愉快就被抛诸脑后了。

    想占东乡侯府便宜的还没出生呢。

    马车内,文远伯靠着马车,捂着踹疼的胸口。

    文远伯夫人拿帕子帮他擦嘴角,被文远伯一把拂开。

    他真是昏了头了,受她蛊惑登门认亲。

    连人都没见着,就被打了。

    他堂堂文远伯的脸都丢尽了。

    文远伯突然登门认亲,还得从昨儿文远伯夫人输惨了说起——

    文远伯夫人借口有事回府后,拿了一万两银票,让丫鬟送到美人阁。

    她以为悄悄瞒文远伯就没事了。

    可发生在美人阁的事,当时围观的人又那么多,怎么可能瞒的住?

    文远伯此番回京,是冲着户部左侍郎的位置来的。

    户部左侍郎孙家老夫人又病重了。

    上回病重,太医让准备后事,结果病情有所好转,这一回,是真的药石无医,就这两天了。

    也多亏了孙老夫人够能扛,要真上回病逝了,孙侍郎丁忧在家,户部左侍郎的肥缺早被别人顶上了,哪里轮得着他?

    要不是有更好的职位,再加上一双女儿到了娶妻嫁人的年纪,文远伯还真舍不得离开永州。

    户部左侍郎的位置有实权,还有好处,盯着的人多的很。

    为了谋那个位置,文远伯不惜下血本,古玩字画,金银财宝,不知道送出去多少。

    一对东珠外加一柄玉如意,这礼不轻了。

    可昨儿文远伯送出去遭人嫌弃了,“文远伯这些年在永州想必是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

    文远伯谦虚,“守寡民脂民膏这样的事,怎么能做,都是手下人懂事孝敬的。”

    那夫人笑道,“文远伯太谦虚了,尊夫人在美人阁打麻将输掉一万两都不带皱眉的。”

    文远伯脸上笑容一僵。

    回府后,他就质问文远伯夫人。

    文远伯夫人当然不承认,“是谁在老爷跟前嚼舌根子,还不知道我素来节俭,我怎么可能舍得输掉一万两!”

    “那到底输掉多少?!”文远伯问道。

    “跟我说实话!”

    “……。”

    “输……输了九千八百两。”

    文远伯夫人缩紧了脖子。

    文远伯差点没被气死。

    九千八百两和一万两有什么差别吗?!

    文远伯气的胸口痛。

    文远伯夫人怕他气伤了,赶紧扶他坐下,道,“我输那么多还不是为了老爷的前程考虑吗,昨儿和我打牌,南安王妃她们可高兴了。”

    文远伯两眼发黑。

    碰到一个傻子送钱,搁谁会不高兴?!

    文远伯夫人赶紧道,“我昨儿看清楚了,东乡侯夫人左眉间有一颗小黑痣,她就是云初。”

    “咱们文远伯府的姑奶奶是东乡侯夫人,外甥外甥女一个比一个厉害,只要这事传出去,还用得着到处求人吗,别人上杆子巴结咱们都还来不及呢。”

    和东乡侯府有这一层关系在,别说一个户部左侍郎的位置,更高的职位都不再话下。

    文远伯夫人笃定唐氏就是文远伯的妹妹。

    文远伯自然也希望了。

    只是当年做的事,文远伯觉得唐氏不会帮他。

    文远伯夫人却不以为然,“文远伯府再怎么也是她娘家,是她唯一的兄长了,难道她还能眼睁睁的看着文远伯府没落不成?”

    文远伯觉得自家夫人说的有理。

    他回京述职,也不用上朝,就直接登门了。

    本来想的是唐氏一口一个兄长,好茶招待着,兄友妹恭,谁想到人都没见着,就被踹飞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