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文远伯没想过,他送上门,东乡侯府给他一拳一脚算轻的了。

    江妈妈是不能出府,不然非得骂他个狗血喷头不可。

    当年为了攀权附贵,把云妃的叮嘱当耳旁风,拿自己妹妹的终身幸福来谋荣华富贵。

    要不是他是文远伯府仅剩的独苗了,看在老伯爷的面子上,夫人再气再恨也忍了。

    他们以为能安稳的活到现在?!

    侯爷抬抬手,就够他死百八十回了。

    知道夫人的身份,想想自己做的那些丧德败行的事,不躲的远远的,还敢上门攀亲?!

    唐氏气在心里。

    江妈妈的怒气全在脸上。

    她没有唐氏的好涵养,好气性,她是恨不得剥了文远伯夫妻的皮才好!

    左不过是仗着自己是文远伯府唯一的子嗣,夫人再气也不能断了文远伯府的后,就如此没脸没皮。

    江妈妈气的心口痛,呼吸不畅。

    唐氏扶她坐下,给她倒茶,“消消气,被他们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我知道不值得,可我就是气不过,”江妈妈道。

    “他们那么对待夫人,还有脸登门认亲?!”

    “老伯爷的脸都被他们给丢尽了!”

    江妈妈恨啊。

    夫人吃尽苦头,才替文远伯府洗刷冤屈。

    可惜夫人没有嫡兄弟,才便宜了他一个庶子,最后害苦了自己。

    虽然现在日子好过了,可江妈妈永远记得唐氏为了生孩子吃的苦。

    要不是子嗣艰难,侯爷膝下也不会只有一个小少爷。

    就是把文远伯夫妻千刀万刮了都不解恨,何况还有她女儿一条人命。

    他倒是会挑时候来,要是侯爷在府里,一准叫他缺胳膊断腿的回去!

    唐氏想起什么,问道,“崇儿呢?”

    “大少爷嫌门口吵,从后门骑马出府了,”丫鬟道。

    至于去哪儿了,丫鬟就不知道了。

    这会儿苏崇正在骑在马背上,看一驾马车往河边狂奔而去。

    哗啦一声。

    连人带马车一起栽到了河里。

    马车里坐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没讨到便宜挨了揍的文远伯夫妇。

    在水里扑腾着叫救命,可会凫水的不多,大家找了竹竿来捞他们。

    竹竿短了点,够不着。

    救命声越来越弱。

    等他们喝够了水,只剩一口气了,苏崇纵身一跃把他们从水里抓起来扔在岸上。

    拍拍手,潇洒离去。

    南安郡王他们走过来,道,“我们还以为苏兄会袖手旁观呢。”

    “怎么能见死不救?”苏崇笑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

    楚舜拍拍苏崇的肩膀,小声道,“要不是亲眼看扔石子,这话我就真信了。”

    苏崇,“……。”

    南安郡王望着苏崇,好奇道,“为什么让他们落水又出手相救?”

    “这世上总有些人恨不得弄死他,却又不得不忍着他,”苏崇惆怅道。

    “……。”

    “所以苏兄就打算让这些不能弄死的人没事就从死亡的边缘溜达一圈?”

    “……。”

    “这个主意真不错,”苏崇道。

    “……。”

    “帮我想想都有些什么死法,我让他们挨个的尝一遍,”苏崇虚心请教。

    “……。”

    南安郡王他们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仇什么恨?

    要活活玩死文远伯?

    文远伯去东乡侯府登门认亲挨揍的事还没有传开,是以南安郡王他们还不知道。

    事情发生在东乡侯府门前,事情不可避免的会传开。

    十五年前的旧事自然而然的又被翻出来成了街头巷尾的谈资。

    南安郡王他们坐在醉仙楼的包间里,听楼下食客议论。

    有人不信唐氏是文远伯府坠崖溺亡的大姑娘。

    有人却是深信不疑。

    当年文远伯府大姑娘孤身进京替父翻案,就是得东乡侯和先崇国公世子相助。

    她又进宫在云妃身边做了两年的宫女。

    如今镇北王世子妃的公主身份暴露,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皇上迟迟没有册封她为公主,但小公主当年怎么离开皇宫的至今是个谜。

    有这么两层关系在,东乡侯夫人真的极有可能是当年坠崖溺亡没死的文远伯府大姑娘。

    然后——

    又一个新的问题浮现出来。

    “当年文远伯府大姑娘于出嫁途中坠崖溺亡,们说她当年要嫁的是谁?”有人八卦道。

    虽然没有正式拜堂,算不得真成亲了。

    可毕竟上了人家的花轿,有媒妁之约在,溺亡了没死,也不回府,这形同逃婚啊。

    当年那么一个聪慧的姑娘香消玉殒,多少人替她夫家扼腕。

    但没人知道她要嫁的是谁。

    议论声悉数传入耳,北宁侯世子恍然道,“我算明白苏兄为什么那么做了。”

    南安郡王几个望着他。

    北宁侯世子佩服苏崇道,“林管家揍了文远伯,东乡侯必定会遭到御史弹劾,说他御下不严,苏兄当众救了文远伯,御史还能弹劾东乡侯吗?”

    这是打一拳,再给一颗浸了的砒霜的甜枣啊。

    不过苏崇的话,他们能判断出东乡侯夫人真的是文远伯府当年坠崖溺亡的大姑娘。

    定国公府大少爷挨个的望过去道,“东乡侯府一家子身上都是秘密,我现在也有点怀疑苏小少爷是捡来的了。”

    东乡侯是冀北侯府二老爷。

    东乡侯夫人是十五年前文远伯府失踪的大姑娘。

    长子苏崇是崇国公府大少爷。

    长女是皇上的女儿。

    就剩一个苏小少爷了……

    他能例外吗?

    南安郡王啃水果道,“现在谁猜测他是南梁或者北漠小皇子,我都深信不疑。”

    不过他现在更好奇当年东乡侯夫人是在谁的花轿上出事的。

    崇国公府。

    崇国公下朝回府,就听闻了文远伯登门认亲挨揍的事。

    崇国公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认什么亲?”

    “说是东乡侯夫人是文远伯府当年失踪的大姑娘,也就是文远伯的妹妹,”王管事道。

    “是她?!”崇国公诧异道。

    难怪在青云山,初次见她就觉得有那么点眼熟。

    再细看又觉得陌生了。

    当年跟在云妃身边的宫女,他岂能没见过。

    皇后可是在她手里吃过不少的亏。

    若非太后帮着撑腰,文远伯以兄长的身份力压云妃把她接回府,皇后未必有机会登上后位。

    当年为了不嫁给齐王做侧妃,不惜跳崖,连他都赞她一身傲骨,性烈如火,没想到玩的竟是金蝉脱壳之计。

    这回有热闹瞧了。

    “派人送信给齐王,就说他没过门就坠崖溺亡的侧妃还活着。”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