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迈步回书房,王管事的道,“夫人在世子爷那儿,让国公爷回府后去一趟。”

    崇国公便去了崇国公世子的屋子。

    屋内,丫鬟把药端给崇国公世子。

    崇国公世子不肯喝,一把将药扔了。

    这已经是他今天摔的第三碗汤药了。

    崇国公进去的时候,那碎裂的药碗正好飞溅到他脚边,撞到他脚上的官靴停了下来。

    “这是发什么脾气?”崇国公问道。

    崇国公夫人望着他道,“国公爷可算回来了,镇北王世子妃调制的药膏已经用完了,鸿儿用别的药,一点起色都没有。”

    崇国公世子断药膏已经有七八天了。

    苏锦的药膏有镇痛的作用。

    崇国公世子药膏一断,几天没睡过好觉了。

    他不喜欢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

    他要站起来。

    他要报仇!

    他要南安郡王十倍偿还他断腿之痛!

    他卧床这么久,崇国公府非但没能把南安郡王怎么样,最疼爱他的祖母还入了狱,崇国公世子不甘心。

    崇国公望着他,“不用药膏,也不过是在床上多躺一两个月。”

    不争馒头争口气。

    让他为了点药膏求人,崇国公拉不下这个脸。

    崇国公夫人更舍不得儿子受苦。

    她望着崇国公道,“镇北王世子妃也不派人来催药膏钱,就算鸿儿不用,只怕最后钱还得给她。”

    到那时候,她还不得被活活气死?!

    崇国公脸阴沉沉的。

    不用猜,她们绝对会这么做的。

    崇国公府大姑娘上官凤儿走进来道,“娘,待会儿我去镇北王府拿药膏。”

    崇国公夫人让丫鬟给她拿钱。

    上官凤儿道,“不用,我有钱。”

    “哪来一万两?”崇国公夫人道。

    崇国公夫人问,上官凤儿不肯说。

    崇国公世子感动道,“大哥没白疼。”

    然后——

    上官凤儿就去镇北王府了。

    沉香轩。

    杏儿迈步进院子。

    正好瞧见两小公公出来。

    见到杏儿,两小公公问好,“见过杏儿姑娘。”

    “这又是给我家姑娘送什么来啊?”杏儿好奇道。

    “今儿送的是贡梨,”小公公回道。

    “杏儿姑娘忙,我们就先回宫了。”

    公主身边唯一的丫鬟,小公公是尽量巴结着。

    杏儿回屋,就看到苏锦在削皮。

    削的是水蜜桃的皮。

    屋子里摆着一箩筐雪白的贡梨,看着就肉质细脆,汁多香甜。

    苏锦有些头疼。

    没有皇上这么送东西的。

    一箩筐一箩筐的送。

    前几日送的水蜜桃还没有吃完,贡梨又送来了。

    中间还送了几颗寒瓜来。

    也不知道是谁给皇上出的主意。

    要拴住女儿的心,先抓住女儿的胃。

    可怜她的胃都要给撑爆了。

    苏锦侧目,就看到杏儿看着贡梨泛光的眼。

    皇上这是投了杏儿的所好了。

    “怎么回来这么晚?”苏锦啃着水蜜桃问道。

    杏儿忙把东乡侯府被人攀亲的事说与苏锦听。

    再说小公公送完贡梨回宫,去御书房向皇上复命。

    福公公看了皇上一眼,问道,“镇北王世子妃可说什么了?”

    “除了感谢皇上外,没说什么,”一小公公回道。

    另外一小公公回道,“不过我们告退出门的时候,听镇北王世子妃夸鸭梨有点大。”

    “看来这回进贡的雪梨是真不错,”福公公笑道。

    “赏,”皇上道。

    ……

    牡丹院。

    南漳郡主刚小憩醒来,就听丫鬟禀告皇上给苏锦送了匡贡梨来的事。

    丫鬟瞥向桌子,南漳郡主就看到了桌子上的贡梨。

    那是苏锦差丫鬟送来的。

    心底涌起的嫉妒令南漳郡主嫉妒的脸都变了形。

    隔三差五就赏些贡品来。

    历朝历代哪有做皇帝的这么宠女儿的?!

    而且还不是女儿!

    南漳郡主就不明白了,既然皇上这么宠着镇北王世子妃,怎么到现在还不赐她公主封号?!

    要命的是皇上一送就一堆。

    苏锦吃不掉,肯定要这送送那送送。

    南漳郡主虽然是侧妃,但毕竟是郡主。

    不送她一点说不过去。

    反正水果多,苏锦也不会吝啬少她一份。

    所以皇上赏赐的贡果,苏锦都差人送一份到牡丹院。

    这贡果南漳郡主是一点都不喜欢。

    吃的堵心!

    可这贡品是皇上赏赐给苏锦的。

    苏锦送给她是苏锦的一番心意,南漳郡主不能扔,不能赏赐给丫鬟,更不能搁坏掉,万一传出去,就是对皇上的大不敬。

    这贡果只能她吃,或者谢锦瑜、谢景川吃。

    每吃一回,就嫉妒一回。

    明明是降火的水果,到了南漳郡主这里是上火。

    南漳郡主把眸光移开,眼不见为净。

    丫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只知道世子妃差人送来的水果,最后都吃完了,只当南漳郡主喜欢。

    所以洗干净了摆在桌子上。

    外面,丫鬟进来道,“郡主,崇国公府大姑娘来了。”

    她怎么来了?

    “让她进来,”南漳郡主道。

    很快,上官凤儿就来了。

    知道她是专程来给苏锦送钱的,南漳郡主的心情更差了。

    她让谢锦瑜陪上官凤儿去沉香轩。

    苏锦闲的无聊在后院喂鱼,听上官凤儿来拿药膏,苏锦便回了前院。

    看到苏锦,两人脸上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一丝笑容。

    不过等苏锦近前了,谢锦瑜笑道,“大嫂,上官表妹是来给送银票的。”

    上官凤儿身后的丫鬟把银票递给她。

    她递给苏锦。

    苏锦接过,随手递给了杏儿。

    杏儿拿着银票笑的见牙不见眼。

    她习惯的对着阳光看了眼银票。

    随即小眉头扭了起来。

    苏锦吩咐杏儿去拿药膏。

    杏儿凑到苏锦耳边嘀咕两句。

    苏锦小声说了两句。

    杏儿把银票放下,就跑去后院了。

    碧朱端了茶来,一人一盏。

    很快,杏儿就拿了药膏来,还有一托盘。

    托盘里摆着笔墨纸砚。

    谢锦瑜见了道,“这是做什么?”

    苏锦笑道,“收们一万两,当然要个字据,万一我不给药膏了,们也能拿着字据去告我。”

    谢锦瑜道,“大嫂言重了。”

    不过立字据对崇国公府好,上官凤儿没有拒绝。

    苏锦把字据写好。

    自己摁了手印后,交给上官凤儿。

    上官凤儿摁了一张,杏儿移开一点,又摁了一张。

    摁完了手印,上官凤儿不欲多待,拿着药膏和摁了手印的字据离开。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