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知道她是从南疆来的。

    南疆擅长用蛊。

    莫非这蝴蝶落在她身上是因为她体内蛊虫的缘故?

    唐氏望着苏锦,担忧道,“体内怎么会有蛊虫?”

    苏锦摇头,“娘,别担心,我体内是有蛊虫,但没事。”

    那姑娘把竹筒拿出来,一股异香飘出来,那只蝴蝶就飞进竹筒里。

    苏小少爷和九皇子他们看的一愣一愣的。

    他们也想有这么一只蝴蝶。

    苏锦没说同心蛊的事,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唐氏望着那姑娘道,“是?”

    “我叫秦菡儿,”那姑娘道。

    唐氏微微挑眉。

    姓秦?

    又是来自南疆的。

    “秦正明是什么人?”唐氏问道。

    那姑娘眼睛瞬间睁圆了,“认识我爹?”

    这回,轮到唐氏惊讶了。

    她上下扫视秦菡儿,笑道,“想不到当年在南疆见到的小姑娘,转眼竟然长这么大了。”

    秦菡儿没想到在大齐还能见到故人。

    虽然这个故人她已经没有印象了。

    但是她不记得唐氏,却对东乡侯有印象。

    当年她躲在爹爹的柜子里,亲眼见东乡侯服下易容丸,疼的在地上打滚,还把她最喜欢的绣球给压坏了。

    东乡侯易容前后的两张脸,虽然那会儿她还小,但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南疆世代养蛊,但她从来不知道蛊虫还能易容。

    当年唐氏服下避子药,到处求医问药,多亏了南梁大夫的高超医术,她才能生下苏阳。

    东乡侯府都是重情义的人,知道秦菡儿的父亲与东乡侯和唐氏有功,自然礼待有加。

    唐氏看着她,笑道,“南疆距离大齐有千里之远,一个姑娘家怎么来大齐了?”

    秦菡儿道明原委道,“我养了两只蛊虫,还没有养好,三叔趁我不在,把我的蛊虫偷偷给卖了。”

    “听三叔说买蛊虫的人是大齐口音,我怕出人命,才来大齐的。”

    大齐疆土辽阔,找个人谈何容易,她的蝴蝶引能寻找蛊虫,却也只能在方圆三里之内。

    能花三千两银子买两只蛊虫,必定是富贵人家。

    大齐京都是权贵最云集的地方,她就来大齐京都碰运气了。

    能找到,那是买蛊之人运气好。

    找不到,那只能算他倒霉了。

    苏锦第一眼见这姑娘就觉得她心底善良,没想到竟是为了两只蛊虫不远千里来大齐。

    先前在街上就见过,再加上又是她爹娘的恩人之女,还擅长用毒,苏锦和她相谈甚欢。

    东乡侯府门前。

    楚舜他们骑马停下。

    骑在马背上,楚舜脸色变了一变,“我内力好像又在消散了……。”

    南安郡王,“……。”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消散了好,正好让大嫂给看看,”南安郡王宽慰他道。

    楚舜从马背上下来,没有了内力的他,要虚弱几分。

    不过看上去和正常无异。

    越靠近东乡侯府,内力就越弱。

    然后——

    没有内力的楚舜第三次遇到同一个姑娘。

    他都还没看清楚秦菡儿。

    就又挨了他一拳头。

    还有一句话,“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到这个登徒子?!”

    事情发生的太快,南安郡王他们都没反应过来。

    毕竟这姑娘和苏锦站在一起。

    起初是背对着他们的。

    那姑娘猛然转身,就给了楚舜一拳头。

    楚舜真是想哭了。

    今天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她以为他很想遇到她吗?!

    要不是浑身无力,他犯得着来回找大嫂求医吗?!

    要命的在东乡侯府还能遇到她,挨她一拳头!

    杏儿睁大眼睛望着楚舜。

    秦姑娘口中的登徒子就是靖国侯世子,她觉得要打个半死才解气的人?

    苏锦有些懵,“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

    “误会大了!”

    秦菡儿和楚舜异口同声。

    楚舜已经虚弱的站不住了。

    南安郡王和北宁侯世子扶着他。

    “大嫂,快给他看看,”北宁侯世子道。

    苏锦看楚舜的样子就知有问题。

    她给他把脉,然后眉头皱的紧紧的。

    这神情是楚舜没见过的,他吓住了,南安郡王问道,“没事吧?”

    “他这脉象……。”

    苏锦望向秦菡儿,“给他下蛊了?”

    在苏锦的注视下,秦菡儿点了点头。

    楚舜,“……。”

    无辜挨她一拳头就算了,还给他下蛊。

    害他被武安伯世子踹飞,又扑倒她,挨她一巴掌。

    楚舜觉得他根本就是在她手里头转圈啊。

    横竖都落在她手里。

    南安郡王看秦菡儿,她脸上仿佛刻着五个大字:楚舜的克星。

    秦菡儿给楚舜下了蛊,百丈之内,距离她越近,内力就越弱。

    向他们现在距离这么近,以秦菡儿的三脚猫武功虐楚舜足矣。

    楚舜偷窥她,要不是看楚舜穿戴不俗,怕是大齐贵家公子,她不想横生事端,不然早要他半条命了。

    秦菡儿知道楚舜和东乡侯府关系不错,时不时的就住在东乡侯府。

    楚舜知道秦菡儿是东乡侯和唐氏恩人之女,有什么仇啊恨啊的,肯定不能在东乡侯府。

    而且还报什么仇?

    碰上擅长用毒的用蛊的,武功再高也得歇菜。

    人家不找他报仇就不错了。

    秦菡儿刚看在东乡侯府的面子上给楚舜解蛊,靖国侯府的小厮就找来了。

    小厮实在找不到那姑娘的下落,靖国侯夫人越想越生气,把自己给气病了。

    小厮来找楚舜就是说这事,“夫人气病了,请了太医过府把脉,但世子爷在街上公然轻薄了一姑娘,有损人家的清誉,侯爷和夫人吩咐务必找到她,小的们也不知道她的长相,让世子爷画下来,我们好照着画像找。”

    小厮是真不知道那姑娘长什么样子。

    不然也不会人就站在他眼跟前,他都不知道。

    “找什么找?不用找了!”楚舜气道。

    “不能不找啊,侯爷说人家姑娘是无辜的,让把那姑娘娶了,免得她想不开上吊自尽。”

    “夫人都担心那姑娘已经自尽了。”

    楚舜,“……。”

    秦菡儿,“……。”

    上吊自尽?

    楚舜用眼角余光斜了秦菡儿一眼。

    秦菡儿瞪着他。

    她会上吊自尽?

    上吊自尽的是他还差不多!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