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眉头一皱。

    “美人阁出什么事了?”苏锦问道。

    “莲池里的锦鲤全部死了,”碧朱忙道。

    苏锦眉头打了个死结。

    好端端的,莲池里的锦鲤怎么会死?

    不放心,苏锦抬脚就出府。

    杏儿把小锄头扔下,一边拔手背上的仙人掌刺,一边追上苏锦。

    苏锦坐马车赶到美人阁。

    正好看到大理寺少卿带人过来。

    苏锦心底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大理寺少卿怎么会来?

    美人阁里锦鲤是死的多了些,但也不至于惊动大理寺吧?

    等苏锦进了美人阁,见到管事的,就知道死的不只是锦鲤那么简单,还有一条人命。

    死的还是一位御史府上的千金。

    起初有人发现莲池里有锦鲤翻白。

    渐渐的。

    锦鲤死的越来越多。

    美人阁里的花草鱼虫都是极品。

    目的自然是要让这些看惯了珍稀花卉的贵夫人们觉得物超所值。

    光是这一池的锦鲤就花了苏锦五千两银子。

    看着那么多锦鲤翻白,那些贵夫人都心疼。

    尤其是丹顶红白锦鲤。

    全身银白,仅头顶有一块鲜艳红斑,乃是锦鲤中的极品。

    一只便价值百两。

    莲池里只有三只,等闲是看不到的。

    这会儿死了,浮在水面上,在一群锦鲤中不要太显眼。

    美人阁突然死这么多锦鲤,把那些贵夫人和大家闺秀都引了出来。

    大家都觉得这是不祥之兆。

    觉得美人阁不宜久留,打算离去。

    就在这时候一姑娘倒下了。

    胆大的去探鼻息,那姑娘已经没气了。

    那些贵夫人和大家闺秀都吓着了,准备离去。

    但是美人阁管事的不让走。

    美人阁无端死了那么多锦鲤,还有一条人命,凶手必定是她们其中一人。

    就这么把人放走了,如何查清案件?

    美人阁不想得罪这些贵夫人,但今儿是不能不得罪了。

    这会儿那些贵夫人都在楼上,吵着要回府。

    苏锦上楼。

    楼上安静下来,苏锦福身道,“抱歉。”

    那些贵夫人惶恐。

    虽然皇上还没有下旨,但苏锦的公主身份几乎是板上钉钉。

    有人旁敲侧击过福公公,不是皇上不认女儿,是东乡侯不让。

    让公主给她们赔礼,受之不起啊。

    苏锦赔礼道,“让诸位受惊了,大理寺少卿已经带人来了,会查清楚那位姑娘和我美人阁一池锦鲤的死因。”

    “暂时委屈大家留在美人阁,待会儿丫鬟会把今儿来过美人阁的人登记在册,以便查案。”

    “还有半个时辰之内离开的,也请知道的人提供消息。”

    “等这案子了了,今儿受惊之人,我美人阁必定补偿。”

    管事的听苏锦说话,都佩服她处理事情的能力。

    苏锦先赔礼,再承诺补偿。

    那些贵夫人和大家闺秀哪还好意思嚷嚷着要走?

    丫鬟过来登记姓名。

    苏锦则下去看那暴毙身亡的姑娘。

    那姑娘唇瓣发紫,一看就是中毒死的。

    还有莲池的水,剧毒无比,用银针就能检查出毒性来。

    树大招风,美人阁生意太好,招人眼红了。

    来这么一出,那些贵夫人必定受惊不轻,往后谁还敢来美人阁?

    这案子必须要查清楚,而且要快!

    美人阁管事的本来打算去刑部报案的,但刑部尚书被皇上派出去查北漠郕王被刺杀一案了。

    大理寺少卿是北宁侯世子的表兄,而且离的也更近一点,便选择了去大理寺报案。

    很快,南安郡王他们得知美人阁出事,也过来了。

    他们四个占了美人阁一半的股份啊。

    一个美人阁再加上良心冰铺,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哪怕在家游手好闲也能一辈子不愁吃喝了。

    承了苏锦这么大形同天上掉馅饼的人情,美人阁出事,他们岂能置身事外坐视不管?

    必须要身先士卒马革裹尸才行啊。

    那姑娘喝的茶水杯里有毒,管事的用银针就确定了。

    现在要查的是这茶里是怎么被人下毒的?

    是端上去的时候被人下毒了,还是在端上去之后趁那姑娘不备下的毒?

    还有一池的锦鲤。

    莲池里的锦鲤都被毒死了。

    但死亡有先后。

    最先出现死亡的地方就是被人投毒的地方。

    苏锦检查毒性,确定毒发所需要的时间,然后推测出投毒的时辰。

    再然后询问在那时辰都有谁出现在那附近过。

    毒死锦鲤的和毒死人的并非同一种毒。

    毕竟水能稀释毒性,能把这么多锦鲤都毒死绝非一般的毒能做到。

    这样霸道的毒用来害人,必定见血封喉,根本不可能有时间看热闹。

    只是最先出现锦鲤死亡的实在一凉亭附近。

    当时在凉亭的大家闺秀有好几位。

    下毒而已,可能在谁也不注意的时候就把毒药扔下去了。

    经过盘问,当时在凉亭的姑娘没人离开,都在楼上。

    苏锦听后,笑着上楼了。

    她笑容满面,那些贵夫人都有点懵。

    美人阁遭此大祸,镇北王世子妃居然还笑的出来?

    “下毒凶手找到了?”宁王妃问道。

    苏锦淡淡一笑,道,“不用找了,只需诸位在我美人阁再待上一个时辰,凶手自然就落网了。”

    宁王妃不解,“世子妃这话,我听得不大明白。”

    苏锦解释道,“一瓶鹤顶红倒进莲池里也没法把我一池锦鲤全部毒死,今儿我美人阁被下的毒不一般。”

    “被毒死的锦鲤也成了剧毒,但也正因为这毒太霸道,所以我不用查,就可以等凶手露馅。”

    还是有大家闺秀不明白,问道,“为什么?”

    “因为这样的剧毒哪怕隔着油纸也会中毒,”苏锦道。

    “只是毒性弱点,毒发需要的时间多些,仅此而已,再等上一个时辰,她就毒发了。”

    “待会儿谁倒下了,谁就是下毒真凶。”

    苏锦眸光一瞥。

    一姑娘身子一晃,往后一撞。

    撞倒桌子上的小几,上面的茶盏摔地上。

    清脆的碎裂声把所有人的眸光都吸引了过去。

    那姑娘脸色刷白。

    那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文远伯府大姑娘。

    正巧,她也是当时在凉亭内的姑娘之一。

    苏锦看着她道,“看来毒死我一池锦鲤的就是了。”

    文远伯府大姑娘摇头,否认道,“不,不是我……。”

    苏锦笑着打断她,“要执意否认,我也不拦着,别怪我没提醒,这会儿解毒还来得及,迟了给我这一池锦鲤陪葬不算,文远伯府还得陪我一池锦鲤。”

    文远伯府大姑娘脸白如纸,抓着苏锦的手道,“我们是表姐妹啊,救救我……。”

    苏锦嘴角抽了下。

    这人脖子上搭着的是猪脑吧?

    算计她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是表姐妹了。

    这么蠢也想算计她?

    不过蠢才好呢,苏锦挣脱开她的手,用帕子狠狠的擦着道,“这么霸道的毒我可解不了,下的毒,难道身上都没带解药?”

    “这会儿赶回府,服下解药还来得及保住一条命。”

    文远伯府大姑娘是真吓着了。

    她对苏锦的话深信不疑。

    她冲似的下了台阶。

    大理寺少卿对苏锦佩服的五体投地。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凶手找到了。

    文远伯府大姑娘这举动也算是认罪了。

    她毒死一池锦鲤,但没有伤人性命,罪不至死。

    大理寺少卿也摸不准苏锦的话是真是假,他要留下继续查案,只能派人跟着去文远伯府了。

    等人服过解药,再抓去大理寺审问。

    但大理寺少卿怎么也没想到,衙差跟着文远伯府的马车到了崇国公府。

    大理寺少卿,“……。”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