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府。

    花园,凉亭内。

    上官凤儿在喂鱼。

    一把鱼食撒下去,锦鲤争食,阳光打在她脸上,漾出一层光晕来。

    她的心情很美好。

    美人阁出事的消息,她已经听说了。

    那一池锦鲤不仅全死了,还死了一个姑娘。

    美人阁这回就算不关门大吉,也得掉几层皮。

    出了口恶气,心情岂能不好?

    和她斗?

    还没人从她手里讨过便宜去!

    远处,文远伯府大姑娘跑过来,崇国公府的领路丫鬟在身后紧赶慢赶,气喘吁吁。

    不知道文远伯府姑娘出了什么事,火急火燎的要找他们家姑娘,还跑这么快,哪有半点大家闺秀的端庄矜持?

    能慢吗?

    再慢一点,命就没了!

    她还不想死!

    文远伯府大姑娘看到凉亭,拎起裙摆跑过去。

    她一口气跑到凉亭,撑着石桌喘气。

    她一路跑来,丫鬟都看懵了。

    还是她的喘息声惊着了上官凤儿。

    上官凤儿回头,看到文远伯府大姑娘,脸上神情一愣。

    她这会儿不应该在美人阁吗?

    怎么来崇国公府了?

    正想问,就见文远伯府大姑娘伸手急道,“快给我解药!”

    上官凤儿脸色一沉,“什么解药?”

    “就是给我的毒的解药!”文远伯府大姑娘急道。

    “我中毒了!”

    不止是中毒,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毒发了。

    不然怎么会呼吸这么的困难,一颗心在嗓子眼处砰砰直跳。

    上官凤儿望着她,冷道,“胡说八道什么?!”

    她要真中毒了,她还能有命站在这里和她说话?

    文远伯府大姑娘抓住她的手道,“快给我解药!”

    上官凤儿一把甩开她,“我不懂在说什么!”

    丫鬟则问道,“安大姑娘坐下喝杯茶,到底怎么回事?”

    文远伯府大姑娘都快急死了,她道,“镇北王世子妃说我中毒了,一个时辰之内不服解药,必死无疑。”

    只这一句,上官凤儿的脸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了。

    她是猪脑子吗?!

    镇北王世子妃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听了镇北王世子妃的蛊惑跑来崇国公府找她……

    上官凤儿脸色刷白。

    远处跑过来一丫鬟道,“大姑娘,大理寺的人在国公府外。”

    上官凤儿身子一晃,丫鬟赶紧扶着她,“姑娘……。”

    “把她给我扔出去!”上官凤儿指着文远伯府大姑娘的手在颤抖。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算了。

    居然把大理寺的人都带到崇国公府来了。

    她怎么会认识这么蠢的人,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她去办?!

    上官凤儿肠子都悔青了。

    坏她的事,把她扔出去已经算是轻的了!

    要不是大理寺的人就在外面,看着她跑进来的,她都恨不得叫人把文远伯府大姑娘打一顿再扔出去才好!

    上官凤儿的话让文远伯府大姑娘愣住了。

    她是来拿解药的啊!

    解药没拿到,还要被扔出去?!

    她揪着上官凤儿的衣领要解药,丫鬟赶紧叫来两婆子把上官凤儿拖走。

    那真是一路拖出去的。

    文远伯府大姑娘叫唤不止。

    从大门扔出去,文远伯府大姑娘摔在地上。

    丫鬟赶紧将她扶起来。

    这一幕,看的大理寺衙差目瞪口呆。

    文远伯府大姑娘急哭了,“快给我解药啊!”

    崇国公府的丫鬟呵斥道,“胆大包天毒死美人阁一池锦鲤,还诬赖我家姑娘!”

    说完,丫鬟望着大理寺衙差道,“把她抓去大理寺关她个一年半载才好!”

    大理寺衙差本就是跟着来抓人的,只是没想到这事会和崇国公府牵扯上。

    在大理寺当差,看惯了破案,心里多少有几分清明。

    文远伯府大姑娘怕死,把崇国公府大姑娘抖了出来,现在人家不认账了。

    这真是里外里不是人了。

    尤其街头巷尾都在传东乡侯夫人就是文远伯府十五年前失踪的大姑娘,是文远伯的妹妹。

    东乡侯和崇国公水火不容。

    文远伯府大姑娘帮崇国公府大姑娘算计美人阁,这是典型的胳膊肘往外拐啊。

    也难怪东乡侯夫人不肯和文远伯相认,把人打了。

    没有当年的文远伯府大姑娘进京告状,哪还有今日的文远伯府?

    大理寺衙差上前抓人。

    文远伯府大姑娘急哭了。

    拿不到解药,她必死无疑啊。

    她又哭又闹,崇国公府门前围了一堆看热闹的。

    崇国公府的丫鬟气的恨不得叫人拿扫把撵了。

    没见过这么蠢的!

    丫鬟瞪着大理寺衙差,“还不赶紧把她抓走,任由她诬赖我家姑娘,国公爷怪罪下来,们几颗脑袋担待的起?!”

    这边丫鬟动怒,花园里,上官凤儿才叫上火呢。

    “蠢成这样,毒死了也活该!”她气的团扇猛摇。

    她现在真有点相信东乡侯夫人不是文远伯的妹妹了。

    人家东乡侯夫人多精明。

    有这么蠢的女儿,做爹的脑子好不到哪里去!

    除非文远伯府的脑子全长东乡侯夫人一人身上了!

    一想到她会文远伯府大姑娘的愚昧推到风口浪尖上,真是想把她活剐了的心都有了。

    啊啊啊!

    气死她了!

    再说苏锦,她还不知道文远伯府大姑娘去了崇国公府的事。

    就文远伯府大姑娘的变现,大家有目共睹。

    她那一池锦鲤的赔偿有着落了。

    更重要的是削弱了大家对美人阁的恐惧。

    解决了锦鲤被毒死的问题,就只剩下那姑娘中毒暴毙的事了。

    这事要棘手的多。

    大理寺少卿盘问过端茶的丫鬟,从茶沏好到端给那姑娘,中途并未遇到有人和她攀谈。

    再加上一路端茶,路上来往有人,基本上排除了有人动手脚的可能。

    大理寺少卿怀疑茶水是端给那姑娘之后,才被人下毒的。

    只是盘问那姑娘的丫鬟,丫鬟一无所知。

    自家姑娘出事的时候,她被支开去买东西了,回来才知道自家姑娘死了。

    这会儿丫鬟正跪在地上,脸色惨白,已经吓的魂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姑娘死的时候,她都不在身边,回去肯定会被活活杖毙的。

    那姑娘死后,美人阁差人去府上报丧,御史夫人匆匆赶来,看着丫鬟抱着一具尸体哭,她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