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大理寺少卿压力很大。

    一池锦鲤被毒死,苏锦很快就把案子破了。

    而且破案的手法是连蒙带吓,他闻所未闻。

    但很管用,几句话一说,人家就不打自招了。

    现在这姑娘被毒死,他盘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大理寺少卿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干这一行了。

    苏锦在一旁听着,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这姑娘只是御史府千金,在一众的大家闺秀中并不起眼,注意她的人不多,提供的消息少之又少。

    到这会儿已经把人扣在美人阁半天了,苏锦让美人阁管事的放行。

    这姑娘的尸体让大理寺抬回去,让大理寺帮忙查这个案子。

    美人阁出了人命案,暂停歇业,等事情了了,再择日开张。

    苏锦坐马车回王府。

    只是她前脚从马车内下来,抬脚上台阶,那边一衙差骑马过来,道,“世子妃,我家大人请您去大理寺一趟。”

    苏锦望着衙差道,“有急事吗?”

    “案子有了新进展,”衙差急道。

    苏锦愣了下。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进展了,她还以为这案子要一段时间才能查清楚呢。

    当即坐回马车,直奔大理寺府衙而去。

    到了大理寺,苏锦一听文远伯府大姑娘没有回文远伯府,而是去了崇国公府,当时就懵了。

    她还以为是她坑了人家三千两,再加上文远伯登门认亲,被林总管揍了。

    新仇旧恨,才对她的美人阁下手。

    没成想是被人当枪使唤了。

    只是这枪质量一般,没能伤敌人,反倒伤了自己。

    不过大理寺少卿请苏锦来还不是因为这事,而是在文远伯府大姑娘的荷包里找到了一个药包。

    仵作检查是毒药,但不是毒死锦鲤的药。

    衙差把药包递给苏锦。

    苏锦接过,打开嗅了嗅道,“这是毒死御史府姑娘的毒药。”

    仵作也是这么猜测的,但他不敢确定。

    大理寺少卿才把苏锦请来。

    文远伯府大姑娘跪在地上,她脸色惨白。

    还有半刻钟就一个时辰了。

    苏锦望向她的时候,文远伯和文远伯夫人赶来了。

    要说这两人也是倒霉。

    得知女儿闯了祸,匆匆赶到美人阁,结果女儿跑去崇国公府了。

    等他们赶去崇国公府,没见到女儿,还挨了崇国公一顿训斥。

    一路奔波,到现在才见到人。

    看到文远伯夫人,文远伯府大姑娘就哭了,“娘,崇国公府大姑娘她不肯给我解药……。”

    文远伯头重脚轻。

    他这女儿怎么会蠢成这样?!

    她直接登门找人拿解药,人家要真给了她,岂不承认自己怂恿她下毒了?!

    这么败坏名声的事,崇国公府大姑娘怎么可能会承认?

    拿不到解药,还把崇国公府往死里头得罪了。

    他能不能争到户部左侍郎的位置,全指着崇国公帮忙呢。

    现在他只盼着崇国公不给他穿小鞋,他还能回永州连任就心满意足了。

    大理寺少卿拍了下惊堂木,质问文远伯府大姑娘为什么要害御史府千金。

    文远伯府大姑娘矢口否认,“我没有害她!”

    “没有害她,那这毒药怎么会在的荷包里?”大理寺少卿问道。

    “这药包不是我的!”文远伯府大姑娘气道。

    “我都快要毒发身亡了,是我做的,我承认!”

    “不是我做的,们也休想算到我头上!”

    她说话声很大,眼睛一直撇着沙漏。

    苏锦也觉得是她的可能性不大。

    她虽然是蠢了点,但不至于蠢到给人下毒后,还把药包塞在自己的荷包里。

    这么一小张油纸,随手扔哪个角落里能被发现?

    怎么看都像是有人故意栽赃给她。

    但在美人阁的人那么多,怎么就偏巧栽赃给她了?

    苏锦怀疑那人一早就知道她有意在美人阁动手脚,顺带让她把御史府千金毒死的罪名一并担了。

    刚刚在美人阁,是谁提议搜身来着?

    大理寺少卿和苏锦的想法不谋而合。

    之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查无头绪,现在有了这个药包,自然要顺着药包往下查。

    文远伯府大姑娘一口咬定药包不是她的。

    那这药包又是怎么到她荷包里的?

    文远伯府大姑娘盯着沙漏,她的丫鬟跪在地上道,“先前美人阁锦鲤被毒死,一堆人涌过去看,我家姑娘的荷包那时候被人蹭掉了,是一个丫鬟帮忙捡起来的。”

    “是谁府上的丫鬟?”大理寺少卿问道。

    “……不知道。”

    丫鬟声音一下子就弱了下去,她道,“我只记得那丫鬟穿着一身碧色裙裳。”

    当时顾着看热闹,谁也没有注意那么多。

    就是这荷包,也是上楼之后,她才帮姑娘戴上的。

    谁知道就掉个荷包的功夫,就被人动了手脚。

    要是找不到那丫鬟,姑娘毒死锦鲤在前,她岂不是替人背黑锅了?

    毒死锦鲤,只需赔钱就行了。

    可要杀了人,是要偿命的!

    就算是死,也不能背着人命案死啊。

    文远伯府大姑娘看着沙漏到时辰,她没有任何的不适,后知后觉,她猛然望向苏锦,“骗我?!”

    苏锦未说话,杏儿叉腰怒目道,“毒死美人阁一池锦鲤,我家姑娘都没吼一句,还敢吼我家姑娘了!”

    “我家姑娘金口玉言,她说中毒了,肯定就中毒了,安静的等着,一会儿就会毒发身亡了。”

    “……。”

    这世上大概只有杏儿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苏锦拍拍杏儿的肩膀,道,“我是逗她玩的,她没有中毒。”

    杏儿,“……。”

    文远伯府大姑娘气的想咬死苏锦了。

    这时候上官凤儿带着丫鬟进来了,她脸色铁青,“镇北王世子妃闲情逸致逗她,她却跑我崇国公府诬赖我!”

    “今儿不还我一个清白,我绝不善罢甘休!”

    苏锦眉头微挑。

    大理寺还没有传召她,她就主动来了。

    看来是来者不善啊。

    文远伯府大姑娘脸色刷白。

    想她从美人阁出来,急匆匆去崇国公府讨解药,还在门前又哭又闹,现在反口已经来不及了。

    她只是要解药,她却把她扔了出来。

    经此一事,她们关系肯定好不了了。

    美人阁死了一池锦鲤,肯定要她赔偿。

    她不能赔了名声还赔钱!

    文远伯府大姑娘指着上官凤儿的丫鬟道,“毒药是她塞给我的!”

    丫鬟脸色一白,“我……我没有!”

    上官凤儿瞪着文远伯府大姑娘,“先前诬赖我,现在又诬赖我的丫鬟!”

    “整个京都都知道文远伯和东乡侯夫人是兄妹,们表姐妹联手栽赃我!”

    苏锦两眼一翻,“我都不知道我娘和文远伯是兄妹,崇国公府大姑娘却知道了?”

    “谁告诉和整个京都的?”

    上官凤儿咬牙。

    大理寺少卿再拍惊堂木。

    “那丫鬟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指使的?”大理寺少卿问道。

    文远伯府大姑娘把经过仔细说来。

    事情就发生在几天前,她还记得很清楚。

    上官凤儿挨了太后的打,文远伯府大姑娘去探望她。

    知道上官凤儿记恨苏锦,文远伯府大姑娘骂了苏锦好几句。

    她告辞后,丫鬟追出来,塞给她一包毒药,让她偷偷把毒药倒进美人阁的莲花池里。

    说完经过后,她发誓没有半句虚言。

    大理寺少卿望向丫鬟,只见丫鬟满头大汗,身子哆嗦,却是一再否认。

    不过她心虚的模样已经认罪了。

    大理寺少卿让衙差把她摁住,打了二十大板,这丫鬟就招认了。

    是她偷偷把毒药给文远伯府大姑娘的。

    镇北王世子妃害她家姑娘被太后责罚,她气不过,才想借文远伯府大姑娘的手给她一点教训。

    因为她是上官凤儿的贴身丫鬟。

    她塞过来的毒药,文远伯府大姑娘认定是上官凤儿指使她所为。

    此事是她擅作主张,她的主子上官凤儿并不知情。

    听到丫鬟把罪名担了,苏锦两眼一翻。

    她就说上官凤儿怎么会来大理寺,原来是送丫鬟来给自己洗白的。

    丫鬟护主心切,做下错事,她这个主子有错,但只是错在御下不严。

    这罪名已经轻到不能再轻了。

    苏锦望着上官凤儿道,“崇国公府大姑娘没管好丫鬟,她利用文远伯府大姑娘,却是害我美人阁损失惨重。”

    “我粗略的估算了下,至少损失三万两。”

    “这赔偿们怎么分?”

    上官凤儿脸色一青。

    文远伯大姑娘急道,“一池锦鲤怎么可能值三万两?!”

    苏锦看着她,“那一池锦鲤,我买来便花了五千两,又养了几个月,现在被们毒死,一莲池的毒水,光是清理就需半个月。”

    “这半个月,我美人阁停业整顿,这笔损失难道不该们赔偿吗?”

    “还有连累我美人阁名誉受损,只要们赔三万两已经算轻的了。”

    “查出下毒毒死御史府千金的凶手,她能替们分担三分之一。”

    美人阁管事的把账册送来。

    账册上记载了今儿来美人阁的贵夫人和大家闺秀以及丫鬟的穿戴,虽然记得不甚详细,但记了个大概。

    穿碧色裙裳的丫鬟有六个。

    掌柜的读出来,被毒死的那姑娘的丫鬟突然开口叫道,“一定是陈翰林府上的丫鬟!”

    大理寺少卿望着她,“为何这么笃定?”

    丫鬟忙道,“我家姑娘和礼部右侍郎府刘府少爷定亲了,陈姑娘是他的表妹,自打定亲后,她就没少讥讽我家姑娘配不上她表哥!”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