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过即便有诈,他也得跑一趟。

    回了沉香轩,才走到珠帘处,就看到苏锦和杏儿两个人四只眼睛望着他。

    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他有没有挨骂。

    他打了珠帘进屋,道,“我要离京一段时间。”

    苏锦眉头一皱,“要多久?”

    “至少半个月。”

    至多……他就不知道了。

    苏锦起身道,“我和一起去。”

    谢景宸当然不会答应苏锦了。

    他是赶着去接应九陵长公主,日夜兼程的赶路,苏锦吃不了那个苦。

    就算吃的了,他也不会让苏锦去涉险。

    如果是真的九陵长公主,这一路,必定险阻重重。

    谢景宸不带她去,苏锦也没辄。

    她能做的只是帮谢景宸收拾行装,多给他带些解毒药丸。

    苏锦还以为谢景宸要明早才启程,没想到东西收拾好,他就出发了。

    苏锦只送他到王府大门。

    看着他骑马消失在视线中,心里颇不是滋味儿。

    她穿越来这么久,除了杏儿,相处最多的就是谢景宸。

    谢景宸突然离京,苏锦心底好像空了一半。

    本来就心情低落了,回沉香轩的时候又碰巧和谢景川迎面遇上。

    上回苏锦在街上遇刺,差点被两根短针要了小命,谢景川的嫌疑最大。

    这些天一直没碰到他,没想到谢景宸一走,就遇上了。

    有些事,苏锦能忍。

    但谁要她的命,苏锦绝不姑息。

    谢景川看苏锦的眼神也很冷。

    两人擦身而过。

    苏锦什么都没做。

    她没有给谢景川下毒。

    当日的事,只是暗卫的猜测,并没有证据,而谢景川再怎么样也是王爷的儿子,他要中毒了,她还得给他解毒。

    赶明儿记得找秦菡儿要只蛊虫。

    这蛊毒,她可解不了。

    苏锦回了沉香轩,谢景宸走了,但暗卫没有走,特意留下给她使唤的。

    待在沉香轩的日子本来就很无聊。

    谢景宸一离开,苏锦就更觉得无聊了。

    第二天,美人阁的赔偿就送到她手里了。

    三万两整。

    崇国公府、文远伯府还有陈翰林府上一人送来一万两。

    美人阁的案子在苏锦这里便结束了。

    但御史府痛失爱女,在办丧事。

    陈翰林的女儿蓄意杀人还嫁祸她人,被判斩立决。

    崇国公府大姑娘上官凤儿利用文远伯府大姑娘毒死美人阁一池锦鲤,虽然丫鬟顶了罪,但名声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

    文远伯不敢和崇国公交恶,第二天一早就备上厚礼登门赔罪。

    文远伯不敢让崇国公府赔偿一万两,把一万两银票毕恭毕敬的放到崇国公跟前。

    崇国公脸色没有丝毫的好转,“我崇国公府会把这区区一万两放在眼里吗?”

    文远伯小心的赔不是,“是小女糊涂,连累了大姑娘的名声,我已经狠狠的训斥她了,还望国公爷大人不记小人过。”

    虽然崇国公现在在朝堂上的势力有所削弱,但得罪他,依然不会有好下场的。

    仕途顺畅,这一万两才能加倍的拿回来。

    因小失大的事,文远伯不会做。

    但文远伯府大姑娘这回犯的蠢太大,连累上官凤儿背后被人笑话偷鸡不成蚀把米,想崇国公轻易饶了他,那时候不可能的。

    崇国公看着文远伯道,“听说东乡侯夫人是的妹妹?”

    “是舍妹,可惜她不认我这个兄长,”文远伯叹息。

    要是有东乡侯这个妹婿,他还用得着巴结讨好崇国公吗?

    崇国公看着文远伯,“那这么说东乡侯府小少爷不是东乡侯夫人亲生了?”

    文远伯愣了下,点头道,“肯定不是,当年那碗绝子药是内子亲眼看着她服下的,一滴不剩……。”

    没有人服下绝子药还能生孩子的。

    东乡侯三个儿女,已经有两个不是亲生的了。

    最后一个也是抱养的也没什么稀奇的。

    文远伯望着崇国公,“国公爷怎么突然提起舍妹……?”

    “我要想方设法和她相认,”崇国公冷道。

    “……。”

    文远伯想起了那天挨的拳头,被人一脚踹翻在地。

    他好歹也是一伯爷。

    登门认亲挨了打,哪还敢再登门自取其辱?

    可他才把崇国公给得罪了,要再不顺着他,估计就真没好日子过了。

    再者要真能兄妹相认,对他也是百利而无一害。

    从崇国公府出来后,文远伯就备上厚礼再次登门了。

    这回,只他一人。

    花园内,唐氏在修剪花枝。

    丫鬟跑过来道,“夫人,文远伯又来了。”

    唐氏手中的剪刀咔嚓一下,一朵开的正好的牡丹花被她捡了下来。

    “不用管他,”唐氏道。

    丫鬟退下,唐氏又问道,“阳儿呢?”

    “小少爷他们去了秦姑娘住的院子,”丫鬟回道。

    芙蕖苑。

    正是秦菡儿在东乡侯府住的院子。

    这会儿秦菡儿正在凉亭处和拂云郡主学针线。

    她在做绣鞋。

    只是一会儿扎自己一下,一会儿扎自己一下。

    十根手指裹着纱布,看上去十分的笨拙。

    虽然拂云郡主也是这么过来的,但看着还是觉得疼的慌,她道,“要不还是别做鞋了?”

    “不做鞋,荷包我也不会做啊,”秦菡儿郁闷道。

    她真的是吃饱了撑着,没事给自己挖坑。

    秦菡儿和楚舜定亲后。

    楚舜还是住在东乡侯府。

    昨天,南安郡王拍着他肩膀,打趣道,“和秦姑娘定亲了,没叫她给做鞋?”

    “别!”楚舜忙道。

    “她一看就不像是会针线的人,我可不想步和苏兄的后尘。”

    北宁侯世子笑道,“和苏兄已经是我们大家的心理阴影了。”

    定国公府大少爷则道,“别算上我。”

    他春风得意,脚上穿的正是未婚妻右相千金给他做的鞋。

    精致、大小合适,穿着特别的舒服。

    当然也格外的招人恨。

    楚舜望天惆怅,“我本来可以找个心灵手巧的大家闺秀的,我为什么要反抗我娘,结果倒霉催的……。”

    “们谁也别在她跟前提做鞋啊。”

    “谁提我跟谁急。”

    楚舜的话,正巧被秦菡儿听到了。

    又正巧,苏小少爷拿着医书来向她请教,秦菡儿便问他们。

    苏小少爷巴拉巴拉把拂云郡主和聂瑶做的鞋告诉秦菡儿。

    秦菡儿笑的腹内抽抽。

    她问道,“为什么要送鞋?”

    九皇子刚要说是苏小少爷替苏崇要的,被苏小少爷一瞪,话到嘴边,烟消云散。

    苏小少爷望着秦菡儿,“也要给楚大哥做鞋吗?”

    秦菡儿觉得这是大齐的规矩,男女定亲后,女方都要给男方送鞋。

    “可我和他是假定亲,”秦菡儿道。

    “别人又不知道们是假的,”苏小少爷道。

    “而且这事不能挂在嘴边,说多了会露馅的。”

    “……。”

    秦菡儿想到楚舜嫌弃她不会针线。

    不争馒头争口气。

    她打算送他一双鞋,免的他小瞧了她们南疆的姑娘!

    她去找楚舜要尺寸,把楚舜吓的,“做鞋就不用了吧,我们是假定亲,要不送我个绣帕或者荷包意思意思?”

    “规矩不能破,”秦菡儿道。

    “……。”

    楚舜想这应该是南疆的规矩。

    求了半天才配合他演戏,不宜反抗。

    便硬着头皮给了尺寸。

    然后秦菡儿就开始了扎手指的痛苦经历。

    扎心的疼啊。

    主要还是后悔。

    一会儿功夫,秦菡儿就扎了自己好几下。

    苏小少爷都看不下去了。

    他们三个出了芙蕖苑。

    楚舜等在外面,他们一出来,就把他们拉到一旁问,“她给我做的是什么鞋?”

    “如果一定要给那双鞋取个名字,那肯定是血鞋,”苏小少爷哆嗦道。

    “……。”

    楚舜大骇。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