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的刀不捅东乡侯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借他使唤?

    福公公有点心疼崇国公了。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崇国公是想捅东乡侯的,只是没想到一刀劈出去,正好把东乡侯心底那块毒瘤给劈了。

    正中下怀。

    不过这会儿崇国公也很高兴。

    只要东乡侯府护着文远伯府,东乡侯夫人就算是承认了自己是十五年前文远伯府失踪的大姑娘。

    只要她承认,那她的好日子就算是到头了。

    朝堂上的事,传到文远伯府。

    文远伯身子都凉了半截。

    他没想到会被御史台弹劾。

    御史台基本掌握着崇国公手里,文武百官都知道。

    崇国公这是要把他往死里头整啊。

    文远伯吓的浑身发软,自己做的事,他心里有数,能不能躲过这一劫,他比谁都清楚。

    他瞪着安大姑娘,“看干的好事!”

    安大姑娘眼眶通红,委屈的不行。

    文远伯夫人心疼女儿,可她更怕被抄家流放,过惯了舒心日子,谁想过流放的生活?

    她望着文远伯道,“去求求崇国公吧,哪怕把一半的身价奉上,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个道理文远伯不会不懂。

    他抱着一堆的房产田契出了门。

    鼻梁被打断,风吹过来,鼻梁隐隐做疼。

    只是他这回没能进崇国公府。

    崇国公不见他。

    文远伯在门口待了一刻钟,王管事过来道,“文远伯请回吧,我家国公爷不见客。”

    文远伯塞银票过去,让王管事再通融通融。

    他是崇国公府管事的,有时候他说几句,崇国公指不定就见他了。

    银票王管事收了,但没有再传话,更没有通融,他道,“文远伯求错人了,这事皇上已经交给刑部彻查了,刑部尚书虽然人不在京都,但他是镇北王府老王爷的女婿,和东乡侯的关系一直不错。”

    “是东乡侯夫人的兄长,东乡侯一句话,刑部查一圈,说是冤枉的。”

    “不仅不会挨罚,还会高升。”

    王管事笑道,“我在这里提前恭喜文远伯了。”

    恭喜?!

    没有这么往人伤口上撒盐的!

    可文远伯转念一想,崇国公是要他不论用什么办法都要和东乡侯夫人相认的。

    他不一定是真的弹劾他,而是用这样的办法帮他和东乡侯夫人相认。

    这般想,文远伯心里好受多了,也没那么担心了。

    他抱着锦盒,又到了东乡侯府前。

    之前来是站着的,这一回,站了没一会儿,他就跪下了。

    这一跪,倒是把东乡侯府上下的火气悉数跪了起来。

    都说了不认他了,侯爷也揍断了他的鼻梁,他倒是敢来使苦肉计了。

    他以为跪着,夫人就会原谅他,帮他?

    “男儿膝下有黄金,他可真没骨气,”苏小少爷一脸嫌弃。

    “他这也是男儿膝下有黄金,”九皇子道。

    苏小少爷望着他。

    九皇子趴着门上道,“现在朝臣弹劾他,他官职爵位难保,指不定还要抄家流放,父皇信任爹。”

    “爹帮着求情,他可能就从轻发落了。”

    虽然朝廷律法严明,但没有严明到那种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程度。

    “我爹不偷着乐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帮他求情呢?”苏小少爷道。

    “再说了,万一我爹帮他求情,爹趁机要认我姐怎么办?”

    虽然皇上是比他爹好说话。

    但他爹都送到皇上跟前了,皇上能不趁火打劫吗?

    他爹是不可能做这样的蠢事的。

    不然就不是他爹了。

    苏小少爷对东乡侯很放心,他不放心的还是他娘。

    苏小少爷有点嫉妒心塞啊。

    他娘对文远伯有对他一半的严厉,文远伯早哪凉快哪待着去了。

    不过文远伯很快就凉快了。

    文远伯被弹劾,证据还挺充分,虽然那些证据还没有查证属实。

    但刑部既然受理了这个案子,就不能任由文远伯像个没事人似的想做什么做什么。

    刑部衙差去文远伯府抓人,被告知去了崇国公府,然后又来了东乡侯府。

    再然后——

    文远伯就被下狱了。

    不过整个文远伯府就他入狱了。

    文远伯夫人和文远伯府大姑娘他们还在府里。

    文远伯被抓,文远伯夫人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登时慌乱的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又能找谁帮忙。

    弹劾文远伯的是崇国公的人,文远伯也只和崇国公的人有往来,其他人说不上话。

    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唐氏能依靠了。

    走了个文远伯,又来了一个文远伯夫人。

    她跪在门口,哭的是声泪俱下。

    苏小少爷听得烦闷,她最不喜欢女人哭哭啼啼了。

    哭能解决问题吗?

    懒得看人哭的苏小少爷回内院了。

    屋内,唐氏把绣绷子扔进绣篓子里。

    江妈妈看她绣的针线,全然不似以往,针脚有些乱了。

    江妈妈望着唐氏道,“夫人心软了?”

    “我该怎么做?”唐氏望着江妈妈道。

    她不想救文远伯。

    她没有报复,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她也不想文远伯府就这么败落了。

    那是她祖父、父亲用热血换回来的爵位。

    若是她没有能力护着文远伯府爵位倒也罢了,偏偏她又能找东乡侯帮忙。

    她既不想违心,又不想愧对列祖列宗,才会烦躁。

    江妈妈知道她为难,她把绣绷子放下道,“夫人想开些,谁家先祖创业不难,可总有些不肖子孙,不想着光耀门楣,净做些败德丧行的事,断送了祖宗基业。”

    “夫人孝顺,若不是夫人,文远伯府早在十五年前就没了,夫人是文远伯府的骄傲,列祖列宗泉下有知,不会怪罪夫人。”

    “您是能求皇上网开一面,保住文远伯府,可将来呢?”

    “有了东乡侯府做靠山,文远伯不会收敛,他只会更变本加厉,他贪墨的那些民脂民膏,谁也不知道背后沾了多少鲜血。”

    “夫人何必为了那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脏了自己的手?”

    唐氏没有说话。

    她眼眶通红,鼻子酸涩。

    江妈妈抱着她,“这世道不公平,夫人有勇有谋,岂是文远伯能比的?”

    “若是女子能继承爵位,夫人定能光耀门楣,又岂会任由偌大家业被个庶子败光?”

    若是夫人有亲兄长,亲弟弟,她这辈子不会过得这么辛苦。

    江妈妈把唐氏当亲女儿疼,她是真替唐氏不值得。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