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府。

    崇国公坐软轿回府后,直接去了书房。

    崇国公夫人在书房等他,见他进屋,忙问道,“东乡侯宴请所为何事?”

    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崇国公夫人实在不放心。

    毕竟崇国公被东乡侯坑的次数实在多了些。

    崇国公坐下道,“他找我能是什么事?”

    “真是为了保住文远伯府?”崇国公夫人惊讶道。

    这在他们看来确实够惊讶了。

    毕竟文远伯夫妻为了荣华富贵可是把唐氏卖了。

    甚至给她喂下绝子药,害她一辈子没法生养。

    这样的仇恨——

    要搁在他们身上,文远伯早死百八十回了。

    唐氏和东乡侯不是没有能力报仇的人。

    灭掉一个文远伯,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崇国公心思才转多了些,掉坑里去了。

    “东乡侯夫人是东乡侯的软肋,文远伯府是东乡侯夫人的软肋,”崇国公眼底带笑。

    人一旦有了弱点,就不怕他不输。

    崇国公夫人心稍安。

    崇国公要除掉文远伯府,崇国公夫人一句劝慰的话都没有。

    文远伯和文远伯夫人一对蠢货,生的女儿就更蠢了,折损她女儿名声,决不能轻饶了。

    崇国公夫人刚要说话,窗户处有一只白鸽落在窗户上。

    暗卫李忠把鸽子抓了,把脚上绑着的信递给崇国公过目。

    崇国公展开信,只看了一眼,眉头就拧紧了。

    “出什么事了?”崇国公夫人担忧道。

    “九陵长公主从南梁逃回来了,已经在大齐境内了,”崇国公冷道。

    崇国公把密信给崇国公夫人看。

    信上不止提到了九陵长公主,还有谢景宸。

    崇国公夫人皱眉,“她是怎么逃出敬王府的?”

    “不管怎么逃的,都不能让他们活着回京,”崇国公的声音冷如寒霜。

    ……

    转眼,谢景宸已经离京半个月了。

    这半个月,除了给王妃请安,苏锦基本就待在沉香轩内。

    后院的捣药声响了半个月。

    竹屋内,苏锦嗅着新调制的胭脂,清新淡雅,沁人心脾。

    杏儿看着一桌子胭脂,眼巴巴的望着苏锦道,“这些真的要送人吗?”

    别的不说,就这胭脂颜色,她就爱不释手了。

    苏锦把胭脂放下,轻笑道,“不送人,这么多我得用到什么时候去?”

    而且,她并不喜欢用胭脂。

    这副身子才十六岁。

    嗯。

    出嫁前就满十六岁了。

    自打她的身世暴露,知道云妃才是她生母后,她就逆生长了,还差大半个月才满十六岁。

    为了掩人耳目,东乡侯和唐氏把她的生辰提前了半年。

    或许不只是为了避人耳目,毕竟苏锦的生辰之日正好是云妃的忌日。

    一个生,一个死。

    那一天,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索性提前过,避开苦恼。

    东乡侯和唐氏是尽最大能力给苏锦欢乐,远离悲伤。

    苏锦才十六岁,这样的年纪的,一颦一笑都是风华,不需要胭脂来锦上添花。

    外面,碧朱进来道,“世子妃,美人阁管事的派人来禀告您,说池水清理干净了,随时可以开张,让您选个日子。”

    让苏锦选日子,这不是叫她瞎蒙吗?

    杏儿跑回屋把那本被她撕碎,又重新粘起来的老黄历拿了来。

    她翻了两页,高兴道,“姑娘,后天就是黄道吉日呢。”

    “后天好,后天正好是南安王府给南阳侯府下纳吉礼的日子,”碧朱附和道。

    “那就后天吧,”苏锦道。

    碧朱要出去回话,苏锦喊住她,道,“告诉美人阁,让管事的在门前张贴告示,当日在美人阁受惊的贵夫人和大家闺秀三日之内光顾美人阁,可领取胭脂一盒。”

    “胭脂颜色众多,先到先选。”

    “还有别忘了告诉美人阁,这胭脂是我家姑娘亲手调制的,”杏儿补充道。

    “奴婢记下了,”碧朱点头道。

    第二天,苏锦就让暗卫把胭脂送到美人阁。

    第三天,正好是美人阁重新开张的日子。

    半个多月没出府了,苏锦趁此机会出去,不过她没进美人阁,只坐在马车内远远的看着。

    美人阁一池锦鲤被人毒死,还有人胆大包天浑水摸鱼,害了一条人命。

    那些贵夫人和大家闺秀都有些受惊了。

    美人阁重新开张,开真没什么人来。

    不过丫鬟小厮倒是不少,半个月没开张,府里没有香皂用了,用皂角洗澡洗衣服的他们是日日盼着美人阁开张。

    好不容易盼到了,还能不赶紧来买?

    杏儿性子急,担忧道,“不会没人敢进后院了吧?”

    “时辰还早,”苏锦道。

    过了没一会儿,靖国侯夫人她们就来了。

    渐渐的,人就多了起来。

    门庭若市,络绎不绝。

    苏锦把车帘放下,暗卫赶马车去东乡侯府。

    侯府门前清净依旧。

    今儿风大,苏小少爷他们在放纸鸢。

    欢笑声传的很远。

    苏锦和杏儿直接去了后院,看见苏锦回来,唐氏很高兴。

    文远伯府没人登门,也没人在唐氏面前提文远伯府,再加上有东乡侯“帮忙”,唐氏心情已经恢复如初。

    “我就猜到今儿会回来,”唐氏笑道。

    苏锦挽着唐氏的胳膊道,“娘,我半个月没回来了,府里一切安好吧。”

    “都挺好的,除了大嫂,”唐氏道。

    大嫂?

    苏锦眉头微扭。

    唐氏望着苏锦,担忧道,“大嫂到底得的什么病,给她看过后,好了没几天,又开始精神不济了。”

    “我让李大夫给她看,死活不愿意。”

    “让菡儿给她看,她也摇头,只说是点小毛病,养几天就好,可我瞧着一点好转没有,就是愿意看大夫,连请平安脉都不让,”唐氏道。

    这话唐氏早就想问苏锦了。

    只是苏锦没回来,再加上文远伯之前天天堵门口,唐氏也没心思管其他事。

    再者苏锦的医术,连太医都比不过,如果苏锦都治不好,唐氏也不敢抱别的期望。

    不管什么病,她都想知道病因。

    偏偏这病因,苏锦不能说。

    她只和拂云郡主还有苏崇说了几句,连丫鬟都不知道,拂云郡主就不敢看大夫了。

    这是有心理阴影了吗?

    还有大哥也是……

    都叮嘱过他了,还这么过分!

    今儿非得好好说他几句不可。

    陪唐氏逛了会儿,苏锦道,“娘,我去看看大嫂。”

    “我陪去,”唐氏道。

    “不用,我带杏儿去就行了。”

    苏锦执意,唐氏也就没陪着了。

    只是苏锦和杏儿走到院子门口,苏崇正好出来。

    苏崇登时转身回院子了。

    苏锦,“……。”

    杏儿一头雾水。

    “我怎么觉得大少爷是在躲着姑娘阿啊”杏儿望着苏锦道。

    什么觉得?

    就是在躲着她!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