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周老爷为继承人一事头疼。

    东乡侯开解他不妨试试培养周七姑娘。

    至于女儿家闺誉——

    再差也差不过他女儿当街抢男人了。

    只是女扮男装,出门行走,与男子相处多有不便。

    别的不说,东乡侯是见惯了南安郡王他们勾肩搭背的。

    怕南安郡王他们也这般对待周七姑娘,东乡侯叮嘱苏崇,让他告知楚舜他们。

    北宁侯世子和南安郡王他们也算是形影不离了。

    苏崇告诉了南安郡王,就没再单独告诉北宁侯世子。

    谁想到就差了一句没说,北宁侯世子就把一姑娘当成男子嫌弃身子单薄,还捶了人家的胸……

    想到那天的事,北宁侯世子就想把一双眼珠子给挖了。

    他满脸通红,连耳根和脖子都呈现红色。

    定国公府大少爷看着他道,“脸怎么这么红?”

    南安郡王想到北宁侯世子瞪周七姑娘,他眼睛睁圆道,“不会是……。”

    “我没有和她勾肩搭背!”北宁侯世子急道。

    “……。”

    声音大而急切。

    说完,北宁侯世子就后悔了。

    他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

    看着其他三人盯着他,北宁侯世子恨不得把舌头咬断。

    定国公府大少爷拍着北宁侯世子的肩膀道,“不会真的抱人家姑娘了吧?”

    “我……。”

    没有两个字在喉咙里转了两圈愣是没再蹦出来。

    大家从小玩到大的,谁还能不了解谁。

    要是没点问题,坦坦荡荡,他不至于如此。

    若是知道人家是姑娘,哪怕给他一巴掌,他也不会在大街上瞪人家。

    在南安郡王他们咄咄逼问的眼神下,北宁侯世子后悔的肠子铁青,“别拉着我,让我死了算了!”

    嗯。

    没人拉他。

    不止没人阻拦,南安郡王还本着多年的兄弟情义抬脚送了他一程。

    当时,他们离白玉桥不远。

    桥头上人来人往,小摊贩挑着担子路过。

    远远望去,小贩肩膀上扛着的糖葫芦泛着诱人的光泽。

    南安郡王一脚踢过去,直接把北宁侯世子踢扑进了城内河。

    落水的姿势潇洒不羁,水花四溅,从白玉桥上路过的姑娘脸上都溅了好几滴。

    周七姑娘骑在马背上,正好目睹了这一幕。

    那是大呼痛快啊。

    只是没听到北宁侯世子叫救命声,略显失望。

    等北宁侯世子从河里爬起来,楚舜他们早去醉仙楼喝酒了。

    浑身湿漉漉的,多站一会儿,地上就是一摊水迹。

    北宁侯世子骑马回府。

    刚沐浴更衣,准备出府,就被丫鬟请去见北宁侯夫人。

    北宁侯夫人这几天是气的心肝脾肺肾都在疼啊。

    她这辈子也只生了一双儿女。

    女儿出嫁,随夫婿在任上,一年难得见上一回。

    身边就北宁侯世子一个亲生的,只要他好,北宁侯夫人这辈子就别无所求了。

    她所求也不多,只盼着他能早日成家,抱上白胖孙儿。

    现在倒好,媳妇还没娶进门,街头巷尾都在传他好男风!

    查了这么久,还不知道这流言是从何处传开的。

    当初靖国侯世子流言四起,很快就定亲了。

    秦姑娘她也见过,是个很不错的姑娘。

    将来她儿子娶的媳妇能有秦姑娘一半,她都心满意足了。

    这几天,北宁侯夫人都在盼着坏事变好事。

    结果一等再等,没等到好消息不说,连南安郡王他们都不愿意和他往来了。

    北宁侯夫人气的咳嗽不止。

    北宁侯世子赶紧给她倒茶,“娘,您喝杯茶消消气。”

    “我问,前几日还好好的,怎么南安郡王他们就踹进水了?”北宁侯夫人问道。

    “……。”

    北宁侯世子能说实话吗?

    他敢告诉他娘是他威胁他们在前吗?

    他的那几个兄弟,哪个是能被威胁的主?

    他送那封信去就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只挨一脚算不错了。

    何况他还……

    想到周七姑娘,北宁侯世子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是真的真的真的没把她当成是姑娘看啊。

    谁能想到做爹的会允许女儿女扮男装跟在身边,还去酒楼那样的三教九流之地?

    虽然镇北王世子妃也没少去,但她哪次都有人陪着,是一身女儿装去的。

    他要知道,肯定敬而远之啊。

    “娘,我肯定会查清是谁在背后污蔑我,”北宁侯世子道。

    “这么多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只怕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娘我就先被……。”

    突然一阵咳嗽打断她的话。

    北宁侯世子帮忙顺气,她道,“就先被活活气死了!”

    北宁侯世子一个头两个大。

    他娘这回是真的被气的不轻。

    再不赶紧查清楚,真被气出个好歹来,就是他这个做儿子的不孝了。

    安慰好北宁侯夫人,北宁侯世子赶去醉仙楼。

    去晚了些,南安郡王他们已经走了。

    留给他半坛子女儿红和账单。

    小伙计把账单递给北宁侯世子时道,“南安郡王他们走之前说没洗清流言别找他们,不然找一次揍一次。”

    北宁侯世子,“……。”

    又多了一个不得不查清流言的理由了。

    只是北宁侯世子怎么也没想到。

    本来这只是流言,他一查,直接把这个流言坐实了。

    北宁侯世子,“……。”

    真的。

    生无可这四个字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事情要从他束手无策去大理寺找表哥大理寺少卿说起。

    大理寺少卿是被自家表弟坑过的人。

    现在表弟坑自己了,还指着他这个表哥捞他,可能吗?

    大理寺少卿把送上门的表弟狠狠的训了一顿。

    身正不怕影子斜。

    他要举止端庄……不对,是举止得体,不四处树敌,会被人传好男风这样的话来吗?

    大理寺少卿训了几句,北宁侯世子一言不吭。

    大理寺少卿觉得无趣,也就没说什么了,毕竟是自己的表弟,何况舅母还为此气病了,但他身为大理寺少卿,也没功夫帮表弟查这么点小事。

    大理寺少卿让北宁侯世子自己查,北宁侯世子道,“我要查的出来,我能来麻烦表哥吗?”

    “这流言传开也没几天,好好想想流言传开那两天都做了什么得罪人的事,总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大理寺少卿道。

    “最重要的是查出这流言是从什么地方传开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