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二皇子脸色难看。

    皇后气的脸色铁青。

    寿宁公主一头雾水,“到底是谁要害皇兄?”

    “除了大皇子,还有谁有这份胆量?”皇后咬牙道。

    二皇子晕倒后,最先到凉亭的就是大皇子。

    大皇子到后,帮护卫解开绳子。

    等护卫再去找暗器,已经找不到了。

    当时没有别人到过凉亭。

    皇后后怕道,“幸好没有直接对皇儿下手……。”

    当时二皇子被吊着,根本无还手之力。

    大皇子要真想要他的命,二皇子必死无疑。

    不过大皇子生性谨慎。

    不论二皇子以什么原因死在定国公府。

    定国公府都难辞其咎。

    二皇子被杀,定国公府入狱,东乡侯他们肯定要救定国公府众人。

    为了大局着想,大皇子只能眼睁睁的错失良机,只借机给二皇子一个教训。

    绳子被暗器劈断,正好寿宁公主手里拿着刀……

    这黑锅是给寿宁公主量身打造的。

    皇后听后,对寿宁公主的怒气消了三分道,“给我趁早死了嫁给南安郡王的心。”

    “母后!”

    “他那么对皇兄,我已经对他死心了!”寿宁公主道。

    皇后摆手道,“退下吧。”

    宫女把寿宁公主扶起来。

    回了凤阳宫,宫女问道,“公主真的对南安郡王死心了?”

    “除非我心死了,”寿宁公主道。

    “……。”

    宫女叹气。

    她就知道公主是骗皇后的。

    不过今儿公主走之前撂的狠话非常好。

    她们肯定以为公主对南安郡王死心了。

    嗯。

    那话撂了对寿宁公主好,可对崇国公世子就很不好了。

    自家表妹当众说他不会轻饶了南安郡王。

    旁人能不相信吗?

    崇国公世子断腿,已经沦为街头笑柄了,不知反思,还要报复,这是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崇国公世子听闻此事后,是气的脑壳道,“我怎么会有这么蠢的表妹?!”

    她当众撂下狠话,要是南安郡王怎么样了,不明摆着是他所为吗?!

    最忌讳打草惊蛇,她倒好,横扫过去,方圆十里的蛇都原形毕露了。

    崇国公世子气的腿疼。

    小厮赶忙劝他别生气,“世子爷消消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十年?”

    “十天我都嫌晚了!”

    崇国公世子咬牙道。

    之前打算腿一好,就要南安王府绝后,现在却是不能了。

    但这口恶气,他不出不快。

    看见他动怒,丫鬟端茶过来,直往他怀里头靠。

    崇国公世子正烦着呢,一把把丫鬟推到在地。

    丫鬟摔在地上,泪眼婆娑的看着崇国公世子。

    那柔弱的样子实在惹人怜惜。

    崇国公世子脑海中闪过另外一张娇俏的脸,“南安郡王哪天迎娶南阳侯府嫡女过门?”

    “半个月后。”

    ……

    一场喜宴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结束了。

    二皇子被抬回宫后,定国公府就担心会有衙差来把国公府团团围住。

    好在最后喜宴散了,也没人来。

    定国公府大太太送宾客出府。

    苏锦和杏儿坐上马车,王妃则由王爷陪着。

    马车内,杏儿总算逮着机会和苏锦说话了道,“过几天就是姑娘的生辰了,听说宫里在筹备宴会,肯定是皇上要给姑娘过生辰。”

    苏锦眉头微皱。

    她的生辰正好是云妃的忌日。

    皇上不至于有了女儿就不顾云妃了吧?

    定国公府的果酒清香,苏锦和秦菡儿相谈甚欢,两人一边聊一边喝,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之前没事,这会儿马车一颠簸,脑袋有点晕乎乎了。

    回府后,苏锦就趴贵妃榻上睡着了。

    还是杏儿和碧朱帮她更衣,扶她上床的。

    苏锦喝的还不及秦菡儿多。

    喝过了定国公府大少爷和右相千金的喜酒,就该启程回南疆了。

    心里多少有点舍不得,就一杯接一杯的喝。

    这会儿骑在马背上,脑袋是真晕。

    眼前一黑,就要从马背上摔下来。

    楚舜眼疾手快,赶紧把秦菡儿抱住了。

    结果秦菡儿一反胃,直接吐了。

    吐了……楚舜一身……

    楚舜,“……。”

    真的。

    差点没忍住把她扔了。

    楚舜一脸嫌弃的把秦菡儿抱上马背,把锦袍脱了。

    没敢带秦菡儿骑马,只好牵着马朝东乡侯府走去。

    秦菡儿醉的不省人事,楚舜决定等她明早醒了再和她算账。

    结果他一觉醒来,秦菡儿已经留书离开了。

    昨晚虽然醉的厉害,但吐了楚舜两回的事,秦菡儿还有印象。

    楚舜送她回府后就交给了丫鬟。

    他回屋沐浴更衣。

    丫鬟喂秦菡儿喝醒酒汤,伺候她漱口,还有更衣。

    楚舜不放心,过来看她。

    看着他俊美的模样,想到要走了,心里实在舍不得,秦菡儿就亲了上去。

    结果才亲了一口。

    一阵反胃。

    又吐了楚舜一身。

    后面的事,秦菡儿就不知道了。

    她应该是被楚舜的黑脸给吓晕的。

    天麻麻亮,都没敢和东乡侯还有唐氏告辞。

    把想说的话都写在了信里,就匆匆骑马离京了。

    楚舜坐在床上,看着手中的信,神情难掩落寞。

    满满两张纸的信,却没有一句话是给他的。

    苏崇过来安慰他道,“要舍不得,就去追她回来。”

    “我有什么舍不得的?!”楚舜叫道。

    苏崇伸手拿信,楚舜当没看见,把信叠好揣入怀中。

    苏崇,“……。”

    靖国侯夫人是知道秦菡儿今天启程回南疆的。

    昨儿秦菡儿喝酒,她就看出她舍不得了。

    她来送行。

    被告知已经走了,靖国侯夫人道,“怎么就走了,我还给她准备了行囊,怕她一个姑娘孤身回南疆不放心,让丫鬟小厮护送她回去。”

    唐氏笑道,“已经派了小厮护送,不会有事的。”

    毕竟秦菡儿是孤身一人来的大齐。

    擅长用毒用蛊的,最起码的防身之力是有的。

    靖国侯夫人笑道,“早些回去也好,这样才能尽快的嫁过来。”

    楚舜心头堵的慌。

    他想去追。

    可追上了又如何?

    人家是回家,他能把人扣下来不让她回南疆吗?

    就算是娶她,也得她先回去,再把人娶回来。

    没有理由,又知道东乡侯派了人护送,他便没有去追了。

    不过最后他还是骑马追去了。

    因为又多了一个理由。

    京都要办花灯会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