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花灯扎的丑就算了,还糊不严实,漏风。

    点了灯烛,一阵风吹来,灯烛摇曳。

    本着不服输的精神,苏锦和杏儿奋斗了大半天,本来就没多少意志力了,结果被暗卫一打击,彻底一蹶不振了。

    从来没有扎过花灯的暗卫第一次上手就比她们做的好看。

    在杏儿的瞪眼下,暗卫默默的反省着。

    他为什么不好好的在树上待着,跑下来掺和?

    做的丑就算了,还做的比世子妃和她的丫鬟好。

    暗卫默默的把花灯给它扭变形了。

    “看来做花灯也是需要天赋的,”苏锦道。

    “姑娘不用沮丧,侯爷说了,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擅长的,也没人什么事都能擅长,咱们只需要把事情交给擅长的人去做就行了。”

    “侯爷说这叫……。”

    一向记性很好的杏儿,一时间没能想起来,急的直挠额头。

    苏锦笑道,“择人任势,知人善任,人尽其才。”

    杏儿飞快的点头。

    侯爷说的就是这一句。

    她把眼睛瞄向暗卫。

    暗卫,“……。”

    然后——

    苏锦就知人善任了一把。

    把扎花灯的活交给暗卫了。

    可怜狄青一个暗卫,不被派出去杀人,被使唤扎花灯。

    这已经不是杀鸡用牛刀了,这是用宰牛刀劈蚊子啊。

    整个京都都沉浸在花灯会的喜悦中。

    当然,也有例外。

    比如谢锦瑜,比如上官凤儿……

    她们一点都不想逛花灯会,因为这场花灯会意味着皇上对苏锦的恩宠,这已经到极致了!

    崇国公府,书房。

    崇国公用了午饭后,去书房处理公文。

    刚进书房,就看到一只雪白的鸽子落在书桌上。

    他把鸽子抓起来,从脚上取下信来。

    看过信后,崇国公是勃然大怒。

    “一群废物!”

    “几个大活人也能跟丢?!”

    想到东乡侯被跟丢,突然出现在朝堂上,狠狠的将了他一军,导致崇国公府落入东乡侯之手的事,崇国公就恨的咬牙切齿。

    同样的错,绝不能犯两回!

    “给我在所有回京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不信他们能翻山越岭的绕过去!”崇国公的声音冷冽如霜。

    “李忠,给我去办这事,务必带着他们的人头回来见我!”

    暗卫李忠是负责保护崇国公周全的。

    一般的事,不会劳动他出马。

    李忠转身离开。

    他前脚走,后脚崇国公夫人神色匆匆的走了进来,道,“不好了……。”

    崇国公正心烦着呢。

    自打东乡侯进京,他做什么事都没顺畅过,一直被压着,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这种做什么事都不顺畅的感觉让他很不爽。

    还有东乡侯执意要说服皇上免赋税的事,他还没有摸透东乡侯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提这事,还有他和皇上的关系……

    虽然皇上现在还向着他,但以东乡侯的巧舌如簧,难保皇上不会被他哄骗,到时候脑袋一懵,顺了东乡侯的意,免了赋税。

    崇国公望着崇国公夫人道,“不是去刑部探望老夫人吗,莫非是老夫人出事了?”

    “老夫人还和前几日一样,没什么大变化,”崇国公夫人回道。

    “刑部对老夫人起疑心了……。”

    半个时辰前,崇国公夫人去探望崇国公老夫人,给她送饭,以彰孝道。

    虽然崇国公夫人不是天天去,至少两三天就去给老夫人送回饭菜,一日三餐更是按时由丫鬟小厮送到刑部大牢。

    崇国公老夫人是死刑犯,但她是皇后和崇国公的生母,刑部不敢得罪崇国公。

    再加上镇北王没有给刑部打招呼,刑部就任由崇国公府送饭菜了。

    今日和往常也没什么不同,但就在崇国公夫人进去的时候,无意听到两狱卒在闲聊。

    大体的意思就是太医诊脉说崇国公老夫人活不过一个月,现下都一个月了,但崇国公老夫人的气色比进刑部大牢的时候似乎还要好了。

    还打趣说刑部大牢是极好的养身之处。

    听了这话,崇国公夫人的丫鬟打算训斥狱卒几句。

    结果另外一狱卒道,“我昨儿就听仵作和侍郎大人提这事,老夫人的脉象时好时差,像是断断续续的服过解药……。”

    话说到这里就停了,因为狱卒发现了崇国公夫人,赶紧闭了嘴。

    崇国公夫人心头惊骇,什么都没说,给老夫人请安后,就赶紧回了崇国公府。

    要叫镇北王和东乡侯知道老夫人隔几日就服一次解药,必定会起疑心,对崇国公有所怀疑。

    这事不能掉以轻心。

    崇国公脸阴沉沉的。

    他没想到这事做的这么隐秘,还被人发现了。

    就是怕惹人起疑,所以他明明有解药在手,也不敢给老夫人解毒。

    只能在老夫人扛不住的时候,喂她一点解药,把毒性压下去。

    没想到还是叫人发现了。

    现下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崇国公夫人知道崇国公孝顺,见他脸色阴沉的可怕,却不说话,她道,“国公爷,事已至此,要以大局为重啊。”

    崇国公摆手,“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崇国公夫人转身离开。

    出了门,丫鬟小声道,“夫人,您扣下解药的事瞒着国公爷……。”

    崇国公夫人叹息一声,“让国公爷断了老夫人的解药,他下不了这份狠心,这么遭天谴的事,还是我来办吧。”

    今日本来是给崇国公老夫人送解药的日子。

    这事交给丫鬟办,谁也不放心。

    但是听到狱卒说那话,崇国公夫人犹豫了。

    她把加了解药的糕点扣下了。

    他们走到今天不容易,决不能一时意气坏了大事。

    老夫人谋害镇北王府老夫人罪证确凿,就算不死,也只能一辈子待在刑部死牢。

    享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哪里忍受得了这个苦?

    死,也是一种解脱。

    没有了解药,不过两日,崇国公老夫人就躺在牢房的床上动弹不得了。

    崇国公府日日送饭菜来,但没有人给她请太医。

    连崇国公府都不管,何况是刑部了。

    刑部大牢阴暗潮湿,正常人都受不了,何况是中毒之人。

    崇国公老夫人的病一天比一天重。

    到了花灯会这一天。

    狱卒挨个牢房送饭的时候,没听到她的闷疼声了。

    打开牢门一看,人已经凉了。

    而就在这时候——

    议政殿上。

    皇上宣布大赦天下。

    刑部侍郎回刑部,狱卒禀告他这事。

    刑部侍郎林大人心底震惊。

    他就说那天东乡侯派人来找他,让狱卒演戏给崇国公夫人看。

    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皇上大赦天下,便是死刑犯的都改判流放。

    崇国公老夫人是皇后的生母。

    皇上肯定会格外恩典,准许她回府……

    东乡侯想皇上为镇北王世子妃大赦天下,却不想崇国公老夫人因此逍遥法外。

    他一直在劝皇上免赋税,谁能想到免赋税只是一个幌子?

    早朝上,崇国公心底就有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中计了。

    等下朝后,匆匆赶到刑部大牢,就得知崇国公老夫人身亡的消息。

    崇国公喉咙一痒。

    一口血吐出来。

    晕了过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