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花灯会上人山人海,原本就少有人注意,再戴上面具,混在人堆里,谁也不认识。

    谢景宸离京许久,是人走了许久,心还在沉香轩。

    苏锦则担心他的安危。

    如今乍一松懈,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再者戴上面具,没人认识,仿佛连带着镇北王世子妃的身份都藏了起来,无所顾忌。

    巧的是,逛了半条街后碰到了苏崇,他陪着拂云郡主闲逛。

    街上人多,他几乎是把拂云郡主抱在怀里的。

    带拂云郡主出来,唐氏和崇国公府大太太都不知道。

    要叫拂云郡主和腹中胎儿有什么万一,他会被活活打个半死的。

    苏崇可不敢掉以轻心。

    擦肩而过,苏崇没能把苏锦认出来。

    苏锦从街头吃到街尾,揉着有些撑的肚子道,“吃饱了。”

    “我还没饱,”谢景宸道。

    “……。”

    他压根就没吃什么,怎么可能会饱?

    “前头有好吃的,”苏锦道。

    她拉着谢景宸往前走。

    不过谢景宸说的没饱和苏锦说的不是一个意思。

    路过一昏暗的小巷的时候,谢景宸搂过苏锦的腰,就闪到了小巷子里。

    突如其来的一下,苏锦还以为又遇到了刺客。

    心刚提起来,霸道而缠绵的吻就落了下来。

    苏锦下意识的反抗了下,被谢景宸抓住手,抵在墙壁上,渐渐沉沦。

    呼吸交缠,能感觉到彼此的思念。

    苏锦身子软绵绵的。

    谢景宸原本只打算亲吻一下以解连日来的相思之苦。

    只是真亲上了,又觉得不满足了。

    他的手在苏锦后背上游走。

    苏锦真怕他。

    这可是在马车里就敢胡来的人!

    这可是大街上,外头人来人往……

    刚这样想,小巷口就亮堂了几分。

    苏锦身子一动,脚提到了一旁的竹竿。

    路过的人往这边看,抬了抬手上的花灯,照出两人的身影来。

    谢景宸侧身挡住苏锦。

    那是一对夫妻,男子拉着妇人就走。

    但人走了,声音却是一点不落的传来了。

    “恬不知耻!”妇人骂道。

    “偷情都偷到大街上来了,真是世风日下……。”

    “怎么知道他们是偷情?”

    “不是偷情,谁会放着花灯节不看干这档子事,还偷偷摸摸的戴着面具,不就是怕被人认出来吗?”

    “少说两句,小心祸从口出。”

    “偷情的都不怕,我怕什么?”

    骂骂咧咧,声音渐行渐远。

    苏锦,“……。”

    谢景宸,“……。”

    苏锦脸颊绯红,两眼狠狠的瞪着谢景宸,“看干的好事?!”

    夜色昏暗,谢景宸没说话,苏锦也能感觉到他脸上的无辜。

    他还无辜了?!

    脚一抬,在他脚上狠狠的碾过。

    谢景宸,“……。”

    苏锦一把将他推开,往亮堂处走去。

    谢景宸紧随其后。

    苏锦是打算离谢景宸远远的,奈何街上人多,没一会儿,就又把她撞谢景宸怀里去了。

    苏锦,“……。”

    谢景宸抱着她肩膀道,“别乱跑。”

    前头不远处就是卖馄饨的。

    苏锦朝馄饨铺子走去,给谢景宸要了一碗馄饨。

    走了半天,苏锦也有些乏了,就坐在那些歇脚。

    这边苏锦看着谢景宸吃馄饨,那边杏儿却是嚎嚎大哭。

    苏锦从花台掉下来,被人救走了。

    暗卫和刺客打斗,刺客死了,但他也在打斗中划伤胳膊。

    杏儿追着苏锦的方向找人,暗卫杀了刺客后追去。

    杏儿找不到人是心急如焚啊。

    但暗卫胳膊在流血,她只能找个地方帮她包扎。

    要说暗卫也是心累。

    杏儿这丫鬟的模仿能力不要太强。

    随身带的跨包里有药,上药包扎,都没问题。

    可这丫鬟学着世子妃在他伤口上戳来戳去。

    真的。

    刺客伤他都没有她戳的疼。

    还一边戳一边心急的带了几分哭腔问他,“可以了吗?”

    暗卫,“……。”

    真心的想死啊。

    这岂止是可以啊,这已经是过分了。

    杏儿收了手,拉着暗卫和她一起找人。

    找了一圈,连个人影都没见着,杏儿就哭了。

    暗卫劝她不止,而且这丫鬟找不到人,准备发信号弹通知东乡侯府了,暗卫忙道,“别哭了,世子妃没事。”

    杏儿挂着泪珠望着他,“怎么知道我家姑娘没事?”

    “救世子妃的是世子爷,”暗卫道。

    杏儿愣了下,赶紧把眼泪擦干净,“没有骗我?”

    “我哪敢骗?”暗卫道。

    “那刚刚怎么不说?!”杏儿瞪眼道。

    怒气来的不要太快,暗卫都吓着了。

    想他一个暗卫,连死都不怕,居然怕一个小丫鬟生气。

    “世子爷戴着面具,肯定是不想被人认出来,能不泄露他行踪还是不泄露的好,”暗卫道。

    本来他没打算告诉杏儿的。

    奈何杏儿一直哭啊。

    瞧她的架势越哭越凶,十有八九会哭到花灯会结束。

    一旁走过路过的都拿那种负心汉的眼神瞅他。

    人言可畏啊。

    杏儿两眼瞪暗卫,她又不是会泄露姑爷行踪的人,他这是不信任她!

    亏得她刚刚还那么用心的帮他包扎伤口!

    杏儿抬脚就走,走了几步之后,她又回头问道,“那真的是姑爷吗?”

    她还是不大放心。

    暗卫举手做发誓状,“绝不骗。”

    杏儿哼了一鼻子,转身玩去了。

    暗卫,“……。”

    暗卫一脸无可奈何的跟在后头。

    他一个大男人可没有闲情逸致逛花灯,世子妃有世子爷护着,不用他跟去碍事,只能跟在丫鬟身后了。

    杏儿生性活乏,确定苏锦无碍后,她就放心大胆的玩的不亦乐乎了。

    不远处,南阳侯府嫡女聂瑶带着丫鬟从白玉桥上路过,一小厮跑上去道,“可算是找到聂姑娘了,我家郡王爷请您去那边花船说话。”

    小厮穿的是南安王府的衣裳。

    偌大一个京都,郡王不少,但聂瑶熟悉的只有南安郡王。

    眼看着就要出嫁了,不知道南安郡王找她何事?

    丫鬟担心是为了退亲,她道,“还是别去了,成亲之前见面不好。”

    不见面,南安郡王就没机会提退亲。

    聂瑶心头有点闷,但她还是随小厮走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