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吃完了馄饨,谢景宸继续陪苏锦逛花灯。

    牵着苏锦的手,谢景宸望着她道,“今日是的生辰,一路回京,也没有给带礼物,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

    苏锦想了想,发现自己还真是无欲无求。

    她没什么想要的。

    因为她什么都不缺。

    刚打算摇头,前头一阵喧闹,不少人往那边涌过去。

    苏锦好奇,拉着谢景宸往前走。

    一块空地处,摆了高高的梯台,最上面挂着一盏花灯。

    花灯造型极美,最耀眼的还是灯芯。

    不是寻常的蜡烛,而是一颗小夜明珠。

    苏锦一眼就看中了那盏花灯,正要说话,一个清脆声从耳畔响起,“好漂亮的花灯!”

    “表妹喜欢,表哥夺了送,”她身侧的男子道。

    那姑娘穿戴不凡,模样娇美。

    她一过来,身边围着好几个丫鬟,为了让那姑娘站的更空旷点,丫鬟挤过来的时候推了苏锦一把。

    苏锦,“……。”

    这也太霸道了吧?

    她虽然戴着面具,但身上的穿戴也不俗,

    天子脚下,权贵云集,一个小丫鬟就敢这么目中无人,苏锦还真好奇她家姑娘是什么来头了。

    不会是像文远伯府大姑娘那样没脑子的骄纵吧?

    谢景宸抱着苏锦的肩膀往自己身边靠一点,明显是不想她和人家起争执。

    苏锦瞅了谢景宸一眼,柳眉微蹙。

    不远处,苏崇护着拂云郡主过来,拂云郡主也一眼就看上了那花灯,苏崇要送给她。

    拂云郡主点点头之后,往这边一看。

    先是在那姑娘身上逗留了片刻,又看了看苏锦,然后又摇头道,“我不要了。”

    “不是喜欢吗,怎么又不要了?”苏崇不解道。

    “那是齐王府承娴郡主,我看她对花灯是志在必得,”拂云郡主道。

    苏崇不认得什么齐王府郡主,他道,“这花灯凭本事争夺,哪用得着管别人看没看上?”

    “只要喜欢就行了。”

    拂云郡主脸颊微红。

    她知道东乡侯府不惧权势,连皇上都敢揍,揍了皇上还帮忙隐瞒足见一斑。

    但她生性不喜多事。

    齐王膝下无子,只得这么一个郡主,那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呵护如宝,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一盏花灯而已,又不是非要不可。

    但见苏崇执意,拂云郡主没辄,轻拽了拽他的袖子,示意他往苏锦那边看。

    白日里在东乡侯府,苏锦就是这身打扮。

    他这个做兄长的和别人争就罢了,难道还要和自己的妹婿争吗?

    之前苏锦和谢景宸路过,拂云郡主就觉得有几分眼熟。

    但苏锦没认她,拂云郡主便没开口。

    这会儿是越看越像,她肯定那就是苏锦。

    苏崇见是苏锦和谢景宸,就熄了争夺花灯的念头。

    今儿是他妹妹的生辰,自然要先紧着她。

    再者真要和谢景宸动起手来,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这台架子也扛不住。

    而且……妹婿是什么时候回京的?

    锣鼓一响。

    比试开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十几个男子抓着竹竿就往上爬。

    那花灯明显就是女儿家喜欢的东西,这些男子争花灯多是为了讨心上人欢心。

    谢景宸纵身一跃,上了比试台。

    苏锦在下面看的目不转睛。

    往上爬的男子多,在打斗中摔下来的也多。

    很快人就掉的七七八八,只剩下几人了。

    又过了一会儿,就只剩下谢景宸和那姑娘的表哥了。

    谢景宸武功高,那男子的武功也不弱。

    但比谢景宸还要逊色不少。

    只是那男子身上有一股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厉劲,连苏锦都看的出来他处于下风后,想要谢景宸的命。

    在谢景宸站到最高处,拿到花灯后,他竟然一脚踢断竹架,因为打斗而摇摇欲坠的竹架轰然倒塌。

    谢景宸拿着花灯落地,把花灯递给苏锦。

    这是他送给苏锦的生辰礼物。

    苏锦接过花灯。

    承娴郡主嫉妒的拳头攒紧了。

    丫鬟劝道,“郡主,一盏小小花灯而已,不值一提。”

    “您是齐王府唯一的郡主,只要您说一声,百八十盏都不是问题。”

    嗯。

    虽然丫鬟是一样的霸道。

    但齐王府的丫鬟比文远伯府的丫鬟聪明多了。

    不像文远伯府丫鬟的招摇,这丫鬟不着痕迹的把自家姑娘的身份透露出来,要是一般人肯定上赶着巴结了。

    但可惜——

    苏锦不在其列。

    拿到花灯后,谢景宸牵着苏锦的手转身离开。

    真是连个正眼都没给人家承娴郡主。

    承娴郡主气的狠狠的撕扯着手中绣帕,道,“去给我打听清楚,那男子是谁。”

    没能夺得花灯讨表妹欢心的表哥听到这一句,脸色阴沉沉的。

    往前走了没几步,河畔传来一阵喧闹。

    一群人往那边涌去。

    看不完的热闹。

    不过花灯节就是出来看热闹的。

    苏锦和谢景宸往那边走,不过等他们走到的时候,热闹已经差不多看完了。

    湖畔有一条翻倒的小船。

    一旁的男子问,“这是出什么事了?”

    “伤风败俗啊,”妇人道。

    “怎么了?”男子更好奇了。

    “一男一女在船里苟合,用力过猛,把船给弄翻了……。”

    那边一男子凑过来道,“听说是崇国公世子和文远伯府大姑娘。”

    “怎么会是崇国公世子?”另一男子道。

    “今儿崇国公府老夫人毒发身亡,做孙儿的不在府里守着,跑出来和姑娘寻欢作乐,也太不孝了。”

    “嘘,小声点,小心祸从口出。”

    几人不敢多言,转身去别处看热闹。

    苏锦一脸黑线。

    这才是真正的在阴沟里翻船啊。

    文远伯府大姑娘让上官凤儿名声受损。

    崇国公要整垮文远伯府。

    崇国公世子又和文远伯府大姑娘滚到了一起……

    这恩怨纠葛,苏锦已经懵了。

    今儿皇上大赦天下,文远伯身陷囹圄,应该也被特赦回府了吧?

    不过他比较倒霉,案子还悬着。

    等罪证确凿了,他还是得下狱。

    多听一会儿,流言又转了向。

    崇国公世子和人打斗,被扔下船,是文远伯府大姑娘救了他。

    本来打算划船到岸边人多的地方,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条船,恐有闲言碎语,谁想到崇国公世子色从心起,竟然恩将仇报,欲强占文远伯府大姑娘。

    文远伯府大姑娘宁死不从,躲闪间,导致船乱晃,最后翻了。

    被人救起时,文远伯府大姑娘衣着完整,但发髻凌乱,哭的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崇国公世子只穿了条亵裤。

    不管有没有被占便宜,这清白闺誉已毁。

    这人,崇国公世子是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了。

    大家议论过后,笑道,“看来文远伯府不仅不用抄家流放,还要飞黄腾达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