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时辰不早了,苏锦有些乏了,打算回府。

    她和谢景宸往停马车处走去。

    正走着呢,谢景宸脚步停下,搂着苏锦转身。

    身后。

    一男子带着四名黑衣护卫站在那里。

    那男人赫然正是齐王府承娴郡主的表哥。

    他眸光落在苏锦手中提着的花灯上,“留下花灯,我放们离开。”

    苏锦无语了。

    一盏花灯而已,至于兴师动众的派这么多人来抢吗?

    苏锦抱着花灯望着谢景宸道,“要不还是把花灯给他吧?”

    “这是送的生辰礼物,”谢景宸道。

    “他们人多势众,还是保命要紧。”

    苏锦把花灯往前一扔。

    男子稳稳的把花灯接住了。

    苏锦拉着谢景宸转身就走。

    然而人家并没有就此放过他们,一声令下,四名黑衣护卫就上前了。

    苏锦回头怒道,“花灯也给了,还想怎么样?”

    “太迟了!”男子冷道。

    让他在表妹面前丢了人,这个理由就够要他们的命了。

    这男子虽然戴着面具,但气质不俗,举手投足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还没有什么人给过他这样的感受,必除之后快。

    黑衣护卫冲上来,谢景宸护着苏锦躲到墙边。

    抽出腰间佩戴的软剑,就和黑衣护卫厮杀起来。

    谢景宸武功高,以一敌四不再话下。

    男子见赢不了,亲自上场了。

    而且他不攻谢景宸,专攻苏锦,谢景宸要应付护卫,还要护着苏锦,压力不小。

    不过很快谢景宸就处于上风了,他多了三个帮手。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他们来了。

    哪怕多一个,男子都必败无疑,何况还多了两人?

    男子不敌,转身就逃。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他们要追去,被苏锦拦下,“不用追了。”

    “大嫂的花灯不要了?”楚舜问道。

    “我的花灯岂是那么好拿的?”苏锦笑道。

    “不出三日,他自然会乖乖把花灯还回来。”

    “……。”

    得。

    这是抢了个烫手山芋回去啊。

    北宁侯世子扶着墙,戴着面具的男子问,“怎么了?”

    北宁侯世子忧伤了。

    他感谢赵兄对他的关心。

    但他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他,他是打架牵扯了屁股上的伤,现在疼的厉害,需要缓缓。

    听出是赵大少爷的声音,苏锦看看他,又望着谢景宸道,“们两怎么都戴着面具,不会是一起回京的吧?”

    谢景宸和赵诩的确是一起回京的。

    但戴面具却不是约好的。

    赵诩给苏锦见礼,“见过表嫂。”

    既然唤她表嫂,足矣说明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脸上有伤,不便摘下面具,还望表嫂见谅,”赵诩道。

    谢景宸眉头一皱,“怎么会脸上有伤?”

    赵诩望向楚舜和北宁侯世子。

    两人两眼望着天空,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之前他们从船上上岸,走了没几步,一男子就走了过来。

    手执玉扇,风度翩翩。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没认出是易容后的赵诩。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

    赵诩走过来,胳膊搭在两人肩膀上。

    还没开口说话呢,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两人当他是找死的,一人抓住赵诩一只手,转过身,一人给了他一拳头。

    赵诩,“……。”

    当时,两只眼睛就看不清楚了。

    赵诩回南梁,不知道北宁侯世子的遭遇,不知道他们已经把勾肩搭背的习惯给改了。

    他换了张脸,上来就勾肩搭背,这不是找死吗?

    北宁侯世子还要揍他,赵诩忙道,“是我。”

    熟悉的声音,北宁侯世子和楚舜都懵了,“赵兄?”

    赵诩把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下来,两只眼睛被打的淤青。

    这样子哪好意思随意走动,便买了个面具戴上。

    不止是赵诩,连谢景宸也都易容了。

    只是看到苏锦,不便以陌生男子的身份上前,便临时买了两张面具。

    怕不安全,楚舜他们护送苏锦坐上马车。

    夜深了,街上看花灯的人渐渐散了。

    看着马车走远,北宁侯世子望着楚舜道,“南安郡王不会出事吧?”

    “他能出什么事?”楚舜道。

    “崇国公世子没淹死,我怕他会派人报复南安郡王。”

    楚舜放心多了,“崇国公世子怎么可能会猜到南安郡王还在画舫上?”

    “总不至于我们坐船去守着他吧?”

    “……。”

    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知道的是怕南安郡王出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什么特殊癖好呢。

    几人各回各家。

    要说这会儿南安郡王有点惨。

    晕倒在床上,人事不知。

    聂瑶裹着被子,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探南安郡王的鼻息。

    丫鬟哭道,“姑娘,郡,郡王爷他,他还活着吗?”

    丫鬟小脸煞白,双腿哆嗦不止。

    地上有一个碎开的花瓶。

    丫鬟瞄着碎片,恨不得拿起来割腕自尽,以死谢罪。

    南安郡王把崇国公世子扔出了画舫。

    留在船上的小厮被灭了丢出去。

    丫鬟先前被崇国公世子甩开撞到船晕倒。

    是自己人,楚舜他们就没管丫鬟了。

    丫鬟醒来的时候,就听到自家姑娘在叫疼。

    她心疼的揪在了一起,拿起桌子上的花瓶,猫着脚步走到床边,狠狠的朝南安郡王的后脑勺劈过去。

    打完了,才发现误会了。

    人家南安郡王才救了她家姑娘,还舍身救人,她却误会是崇国公世子,把他给打晕了。

    怕打不晕,她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丫鬟怕把人给打死了。

    那她真的死一万次都不够赎罪的。

    聂瑶裹着被子,伸手去探南安郡王的鼻息。

    还好。

    还有气……

    提到嗓子眼的心稍稍放下,赶紧把衣服穿上。

    身子一动,骨头发出嘎吱响声。

    还有被单上的一抹嫣红,宛如冬雪中绽放的梅花。

    聂瑶脸红如霞。

    她慌乱的拉过被子遮住,也顺带把南安郡王盖住。

    然后,主仆两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船上只有他们三人。

    聂瑶和丫鬟不知道怎么控制船,也不知道怎么把南安郡王弄醒。

    就这样,南安郡王躺在床上。

    聂瑶主仆两守了他一夜。

    南安郡王,“……。”

    他就知道兄弟是靠不住的。

    说好的把船上的人都轰走,让他安心圆房。

    他一安心,脑瓜儿疼了半个月。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