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安郡王一脸懵怔。

    脑震荡?

    那是什么病?

    这样的专有名词,南安郡王是听不懂的。

    不只是他,大夫都听不懂。

    但南安郡王能随便一磕就磕成脑震荡,苏锦也是很服气的。

    而且依照脉象来看,脑袋里还有淤血。

    为了更准备的了解病症,然后开药方。

    苏锦检查南安郡王的脑袋。

    随手一碰,南安郡王疼的倒抽吸,牙关都咬紧了。

    杏儿看了看道,“磕出大包来了。”

    主仆两对着南安郡王的脑袋看了又看。

    大门敞开,走过路过的丫鬟婆子都能瞧见。

    丫鬟婆子们面面相觑。

    虽然知道南安郡王是来求医问药的,但世子妃对着一个男人的脑袋又摸又看,有损清誉啊。

    南安郡王疼的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

    嗯。

    还有一半是吓的。

    因为苏锦要给他脑袋上施针。

    长长的银针扎进去,涨疼的脑袋仿佛要炸裂开一般。

    施针后,苏锦去后院给他抓药,杏儿煎药。

    一碗苦兮兮的药喝下去,南安郡王头更晕了。

    提前圆个房,真是要了他半条命啊。

    苏锦起的就晚,给南安郡王治病又耽搁了时间,等她进宫,宴会已经快开始了。

    那些贵夫人和大家闺秀都往宴会大殿走,看到苏锦,周静漪走过来道,“可算是来了,迟迟不见来,我还以为不来了呢。“

    苏锦笑道,“有点事耽搁了。”

    “我是不是来的太晚了?”

    “不早不晚,赶在开宴前来了,”周静漪笑道。

    敢在开宴后,皇上都到了还不到的,整个京都就找不到几个。

    不过以皇上对镇北王世子妃的疼爱,就是晚点也没事。

    只是今儿宴会是给端慧长公主接风洗尘的。

    她是镇北王世子妃的姑母,做小辈的晚到,有些失礼。

    周静漪和苏锦并肩走进大殿。

    周静漪和定国公府大少爷坐在一起,苏锦坐在王爷下首。

    王妃身怀有孕,这样的宫宴,她不会参加的。

    不止是王妃,拂云郡主也没有来。

    苏锦坐下没一会儿,公鸭嗓音便传来:

    “皇上驾到!”

    百官和夫人起身,跪迎皇上和太后。

    自打给皇上下砒霜之毒后,太后就病了,这么多天,没有出永宁宫一步。

    昨儿端慧长公主回京,都没有进宫,就携女儿宜安县主进宫给太后请安。

    太后一喜之下,病好了大半。

    这场宴会是专程给她女儿接风洗尘的,太后就是病着,也得撑着身子出来给女儿撑场子。

    让人瞧瞧端慧长公主在她这个太后心中的地位。

    当然了。

    这可能是做给皇上看的。

    端慧长公主回来,太后的病就好了大半。

    万一哪天皇上要端慧长公主回封地住,太后再病倒。

    到时候百官就有理由奏请皇上恩准端慧长公主常住京都了。

    太后笑容满面。

    皇上就神情淡漠多了。

    他不明白镇北王怎么让他给长公主接风洗尘。

    这事与他又不相干?

    但皇上信任的大臣不多,王爷算一个。

    再者太后有意给端慧长公主接风洗尘,宫里筹备了许久,不会因为太后的表妹(堂嫂)毒发身亡就不办了。

    左右都是要办的,皇上便听从了王爷的建议。

    但见太后喜悦,和端慧长公主母女情深,皇上心底颇不是滋味儿。

    端慧长公主携女儿宜安县主,还有齐王府承娴郡主给皇上请安。

    齐王没有回京,知道太后恩准端慧长公主回京,承娴郡主就吵着闹着也要回京探望太后。

    她是太后嫡亲的孙女儿。

    大齐朝最繁华的地方就是京都,没有什么地方比京都更热闹。

    女儿、孙女儿、外孙女儿都回来了,太后能不高兴吗?

    宜安县主脸色不大好,太后见了心疼道,“怎么脸色还这么差?”

    宜安县主脸色苍白,端慧长公主心疼女儿道,“宜安从小就在封地长大,京都地远,一路随我奔波,舟车劳顿,还有些水土不服,歇了一晚已经好多了。”

    宜安县主望着太后道,“昨儿花灯节,宜安身体不适,都没能看,下次花灯节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办了。”

    女儿家都喜欢玩。

    昨儿病恹恹的,她还想出府玩,硬是被端慧长公主拦下了。

    她的身子骨不及承娴郡主,当然了,这可能和承娴郡主提前几日出发,在半道上等她们有关。

    她是一日未歇的进京的。

    太后心疼孙女儿道,“过些时日哀家再办一场花灯会便是了。”

    女儿过个生辰,皇上又是办花灯会又是大赦天下。

    做太后的下令给孙女儿办个花灯会算得了什么?

    宜安县主高兴的福身,“宜安谢太后疼爱。”

    百官和夫人面面相觑。

    一直以来,太后和皇上就在明争暗斗。

    尤其是在端慧长公主的事上。

    当初皇上没能护着九陵长公主,让她被太后逼着和亲南梁。

    这是皇上心底的痛,对端慧长公主,皇上一向公事公办,不容半点马虎。

    但皇上膝下多了一位还没有册封的女儿。

    太后这是要为了女儿和皇上抗争到底啊。

    要说这些大臣也是不理解。

    端慧长公主出嫁,生了一女一子,只是儿子早产,不知道吃了多少稀罕药材,也没能扛过六岁便病逝了。

    齐王膝下也只有承娴郡主一个女儿,莫说嫡子,连个庶子都没有。

    齐王府里姬妾如云,可就是不生养,听说齐王都愁白了头。

    太后也没少长吁短叹,每年都挑选了好生养的宫女送去齐王府,可是人送了一堆,好消息一个没有。

    这么多年,太后也差不多死心了。

    膝下就承娴郡主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儿,自然是心肝儿疼着。

    为了彰显太后对孙女儿的疼爱,太后让宫人在她身边摆了凳子,让承娴郡主坐在她身边。

    这样的荣宠,可不是随便谁都有的。

    承娴郡主迈步上台阶,刚在太后身边坐下——

    一道公鸭嗓音传来:

    “九陵长公主到!”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人都懵了。

    尤其是皇上和福公公。

    九陵长公主?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在这时候提九陵长公主,这是活腻了找死吗?

    话音落下,九陵长公主走进来。

    她身侧还带了一个姑娘,年约十四五岁,模样俏丽。

    看着九陵长公主走进来,皇上从龙椅上坐起来。

    他快步走下台阶,道,“九陵?”

    “皇兄,”九陵长公主泪眼婆娑。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