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等九陵长公主跪下行礼,皇上就将她扶了起来。

    自打九陵长公主和亲南梁敬王后,至今十五年,也不过回来两回。

    这是第三次。

    十五年啊。

    一母同胞的兄妹就见过三回。

    一个被束缚在南梁回不来。

    一个被困在龙椅上,连出宫都难出。

    今儿心头气闷之时,能见到皇妹,出乎意料,突如其来的惊喜,皇上龙心大悦。

    看着九陵长公主,皇上眸光湿润,久久不能言语。

    百官们是看着我,我看着。

    实在是被这件事震的不轻。

    南梁大军兵临城下,逼着大齐查出北漠郕王被害真相,好逼北漠付钱付粮。

    从南梁借兵给北漠就知道南梁居心叵测了。

    在这时候,和亲南梁的九陵长公主居然回来了?

    这太匪夷所思了。

    她是怎么回来的?

    如果是正大光明的回来,该是朝廷派人去南梁,接她回京。

    小住一段时间后,再把她送回南梁。

    之前两次都是这么操作的。

    而且还是皇上几次差遣使臣去南梁诉说思妹之情,南梁皇帝才恩准九陵长公主回大齐探亲啊。

    从皇上想见妹妹,到真见着人,至少是一年。

    太后坐在凤椅上,之前有多高兴,这会儿脸色就有多难看了。

    九陵长公主擦掉眼泪。

    这大殿和她未出闺阁时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泪水模糊了双眼,她有些看不清。

    等擦掉眼泪,才发现大部分人她并不认得。

    她看向身侧站着的姑娘,道,“福清,快给舅舅请安。”

    福清。

    正是九陵长公主抱养的女儿。

    南梁敬王对这个女儿是疼爱的不得了。

    虽然是庶出,但因为记名在九陵长公主膝下,有了嫡出的身份,故而册封为郡主。

    她甜甜一笑,福身给皇上请安,“福清给皇舅舅请安。”

    之前九陵长公主两次回京,都没有带福清郡主来。

    这是头一次。

    虽然不是九陵长公主亲生的,但既然叫皇上一声舅舅。

    皇上这个做舅舅的就少不了要赏赐。

    皇上赏赐福清郡主一只血玉镯。

    承娴郡主、宜安县主瞧了有些羡慕妒忌恨。

    福公公赶紧差人抬张桌子来,就摆在端慧长公主的对面,距离皇上最近。

    皇上坐回龙椅上。

    九陵长公主携女儿福清郡主给太后请安。

    太后虽然心中不快,但依旧笑容满面,道,“九陵虽然远嫁南梁,但瞧着气色比端慧还要好。”

    这话就眼瞎了。

    明显端慧长公主的气色更好啊。

    只是九陵长公主也不差就是了。

    九陵长公主没说话,太后话锋一转道,“回京探亲,这么大的事,哀家怎么事先一点都不知道?”

    “想给皇兄和太后一个惊喜,便没有差人提前通知,是九陵失礼了,”九陵长公主温和道。

    太后正要说话,皇上就道,“皇妹这惊喜着实不小,从南梁回来一路舟车劳顿,先坐吧。”

    九陵长公主福了福身,就和女儿福清郡主坐下了。

    那些扫兴的话,太后没机会问。

    不过很快,太后就气的心肝脾肺肾都在疼了。

    这场宴会,是她为了庆祝女儿回京准备的,本来是昨儿办宴会,奈何皇上棋高一招,只得作罢。

    太后想着既然昨天没能办成宴会,不如干脆过几日,没想到皇上吩咐要给长公主接风洗尘。

    现在看来这长公主值得不是她女儿端慧长公主,而是九陵长公主!

    她辛苦让人筹备宴会,竟是为了他人做嫁衣裳!

    这菜是九陵长公主喜欢的。

    歌舞也是九陵长公主喜欢的。

    不是那种似是而非的喜欢,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九陵长公主的喜好。

    王爷建议皇上今儿给端慧长公主接风洗尘,福公公下去吩咐的时候,王爷吩咐他道,“让人把端慧长公主的喜好换成九陵长公主的喜好。”

    当时,福公公也没多想。

    只觉得王爷这一招够狠,一点都不比东乡侯的主意差。

    太后给女儿接风洗尘,却不是依照她的喜好办的,而是九陵长公主。

    绝对能把太后活活气吐血。

    皇上的郁闷心情也能舒缓。

    然后——

    福公公就照办了。

    以前福公公还在太后和东乡侯之间摇摆,尽量两边都不得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坚定不移的站在东乡侯这边了。

    去御膳房吩咐的时候,把管事的叫到一旁,是连敲带打。

    福公公能得皇上信任这么多年,足见有多八面玲珑。

    他一个公公,犯不着为了讨好皇上就做得罪太后的事,毕竟太后想要弄死一个公公也不是太难。

    要想活的久,对皇上忠心耿耿固然重要,少管闲事更重要。

    御膳房管事的自动自觉的就把福公公的一再叮嘱当成是皇上的密旨……

    近来,御膳房管事的和福公公走的近,俨然已经一只脚从太后的船上踩到了福公公船上了。

    叮嘱完御膳房管事的,然后就去找负责歌舞的。

    福公公知道九陵长公主的喜好,其他人不知道。

    十五年,宫里的宫女太监都差不多换了七七八八了。

    再加上今儿才吩咐的,太后沉浸在女儿回京的喜悦中,再加上这事是交给心腹嫔妃办的,太后放心。

    这一放心,狠狠的给了自己两巴掌。

    心底呕气,还得强忍着笑脸,女儿回京,她这个太后身子骨也没有多少起色,还有留下的必要吗?

    这场宴会办的甚和皇上的心意。

    端慧长公主的脸隐隐泛绿光。

    她风风光光的回京,却沦为了九陵长公主的垫脚石。

    有人生气,自然就有人感动了。

    九陵长公主眸光闪烁,感动的一塌糊涂。

    苏锦坐在那里,安静的看热闹。

    这时候,一道公鸭嗓音传来,“镇北王世子到!”

    苏锦,“……。”

    来了就来了。

    要不要这么招摇?

    她要不要出去迎接下?

    只见大殿门口,谢景宸迈步走进来。

    阳光打在他身上,漾开一层淡淡的光晕。

    即便看惯了他那张人神共愤的脸,苏锦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肝儿被击了下。

    连苏锦都如此,何况是其他人了?

    不少人眸光都围着谢景宸打转,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爱慕的……

    不过一想到谢景宸是谁的人,一个个就把不该有的心思都压下来了。

    觊觎镇北王世子妃的人,这不是活腻了吗?

    谢景宸走上前给皇上请安。

    皇上知道谢景宸离京许久。

    其实他心底还有点埋怨王爷,让他女儿独守空房。

    这又不是打仗,一点小事,大可以交给别人去办。

    但经过宴会的事,皇上大概猜到王爷让谢景宸离京是去办什么事了。

    尤其福清郡主还唤了一声,“宸哥哥。”

    苏锦,“……。”

    她是眼见着福清郡主的眸光随着谢景宸打转。

    直到谢景宸坐到她身边,那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

    等谢景宸请安完坐下,苏锦歪着头看着他道,“相公,的福清妹妹喊呢,都不吱一声。”

    “吱。”

    “……。”

    左下侧,南安郡王喷茶了。

    喷了自家父王一后背。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