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着杏儿走远。

    还有更远的谢景宸抱着苏锦。

    苏锦脑袋依偎在谢景宸怀里,只能看到腿和微微晃动的脚。

    绣着金丝银线的鞋怎么看都像是在炫耀和挑衅。

    福清郡主气的眼眶通红。

    在南梁,她还从未受过这样的气,她为什么要来大齐?!

    走远了些,苏锦望着谢景宸道,“可以放我下来了。”

    “许久没抱了,多抱会儿,”谢景宸道。

    “……。”

    昨晚才抱过好么!

    谢景宸不放人,苏锦挣扎没用,直接被抱进了凉亭。

    皇上见了道,“这是崴脚了吗?”

    苏锦,“……。”

    得。

    她还得装崴脚了。

    谢景宸把苏锦放下来,苏锦配合的呲了口气。

    “快坐,”皇上道。

    苏锦没有先坐,而是先给皇上和九陵长公主请安。

    皇上笑道,“叫皇姑母。”

    福公公,“……。”

    连父皇都还没有叫,哪能叫皇姑母啊?

    苏锦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九陵长公主有点懵。

    谢景宸没有和九陵长公主提过苏锦,九陵长公主这几天一直晕在箱子里,直到歇脚的别院方才停下。

    怕走漏九陵长公主的消息,只留了护卫看守,丫鬟小厮都打发了。

    只住一晚上,福清郡主带的一个丫鬟够使唤了。

    是以九陵长公主还不知道苏锦的身世。

    皇上给九陵长公主介绍道,“这是云妃给朕生的女儿,这十六年一直养在东乡侯身边……。”

    怕九陵长公主不知道东乡侯是谁,皇上又解释道,“东乡侯就是云妃的表兄,当年的冀北侯府二少爷。”

    九陵长公主面露尴尬之色。

    没想到她看上的竟然是皇上的女婿,是驸马。

    九陵长公主道,“多亏了驸马爷相救,我和福清才能安然回京。”

    谢景宸谦逊道,“这几日委屈公主和福清郡主了。”

    为了不冒险,谢景宸才让九陵长公主和福清郡主躲在箱子里。

    这一躲就是三整天。

    虽然人晕着不知道,但毕竟是长公主和郡主,身份尊贵。

    事急从权,九陵长公主岂会不知。

    大丈夫行事且能屈能伸,何况是女子?

    谢景宸护送九陵长公主回京有功,皇上赏赐他。

    苏锦为昨儿皇上的赏赐向皇上谢恩

    要是平常时候,皇上很高兴见到苏锦,但今儿九陵长公主回来,他许久没见皇妹了,有太多的话想说想问。

    再者九陵长公主看上了谢景宸,在宴会上,福清郡主那一身“宸哥哥”,皇上也听见了。

    他投给谢景宸一记威胁的眼神。

    谢景宸,“……。”

    真的。

    完全懵了。

    刚刚还奖赏他,转过脸就威胁他……

    “锦儿崴脚了,送她回去歇着吧,等脚好了,再进宫见朕,”皇上道。

    苏锦也不想留下来。

    虽然九陵长公主笑容温和,不带敌意,但福清郡主觊觎她相公啊。

    再者皇上和九陵长公主说话,她在一旁听着也没意思,还是先闪为妙。

    苏锦要站起来,结果还没起身,就被谢景宸抱起,直接抱出了凉亭。

    远处福清郡主走过来。

    刚刚才被暴击了下,伤口还疼着呢,现在又补了一刀。

    福清郡主气的眸底都有泪花了。

    她红着眼眶朝凉亭走去。

    进凉亭之前,还擦了两下眼睛,九陵长公主忙起了身,问道,“这是怎么了?”

    福清郡主没有说话,但她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她不说,有丫鬟代劳,“刚刚郡主只喊了镇北王世子一声‘宸哥哥’,镇北王世子妃的丫鬟就训斥郡主,叫郡主别乱叫哥哥,要叫只能叫姐夫,还说皇宫是她家姑娘的地盘,惹她家姑娘不高兴,就让郡主被抬回南梁!”

    丫鬟一口气说完,都有些喘气。

    但一想到镇北王世子妃要受罚了,再喘气也高兴。

    没见过在皇宫里这么嚣张的世家少奶奶。

    就算镇北王受皇上重用,手握兵权,也轮不到她一个世子妃嚣张。

    等王妃心疼了,看大齐皇上不帮郡主出头。

    结果——

    皇上没说话,九陵长公主道,“确实该叫一声姐夫。”

    丫鬟,“……。”

    福清郡主,“……。”

    看着福清郡主和丫鬟懵了的样子。

    福公公心想,一个从南梁来的郡主也敢和镇北王世子妃叫嚣?

    皇后和太后宠爱的寿宁公主碰上镇北王世子妃都被抬几回了,何况是她们了。

    这是打算向皇上告状呢,但事实上她们是在替镇北王世子妃的小丫鬟讨赏。

    多忠心的小丫鬟啊。

    福清郡主望着九陵长公主,九陵长公主继续道,“镇北王世子妃是皇舅舅的亲生女儿,遗落在外十六年,才刚找回来,还没来得及册封为公主,她是表姐,她的夫婿自然就是的表姐夫了。”

    九陵长公主说的很细致,她知道女儿对谢景宸动心了。

    九陵长公主原也看中了谢景宸做女婿,便没有阻拦,这会儿倒有些后悔了。

    女儿家的心遗落了,想收回来可不容易。

    福清郡主和丫鬟的脸青红紫轮换了变。

    告状告到马蹄子上了。

    还有比这更尴尬的吗?

    接连丢面子,福清郡主脸上实在挂不住了,她想回南梁。

    皇上把茶盏放下道,“朕这女儿从小就养在东乡侯膝下,性子不像云妃,三分随了朕,七分随了东乡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她那贴身伺候的丫鬟,也不是世家大族和宫里头这些丫鬟那般循规蹈矩,胆大又忠心耿耿,就是公主欺负她主子,她都敢上前拼命。”

    嗯。

    连公主都敢打了,一个郡主该掂量下了。

    皇上也是无奈的很。

    一个是皇妹,他想弥补。

    一个是女儿,他想弥补都找不到机会。

    要是她们两斗上,那皇上是真头疼了。

    要是向着皇妹,委屈了苏锦,那想认回女儿就更遥遥无期了。

    无可奈何,只能把话说明了。

    福清郡主招惹谁都行,唯独他这个女儿不行。

    皇上一脸宠溺,福清郡主更委屈了。

    福公公站在皇上身后走神。

    他在想镇北王世子妃到底哪三分像皇上了。

    最后得出结论——

    这三分是皇上硬掰过来撑面子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