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九陵长公主让福清郡主坐下,问道,“镇北王世子妃崴脚与有关?”

    福清郡主气的眼泪直往外涌。

    这回,她是真委屈了。

    丫鬟替她抱打不平,“镇北王世子妃根本就没有崴脚,是镇北王世子硬要抱着她走的!”

    皇上,“……。”

    福公公,“……。”

    没有崴脚还装的那么像。

    九陵长公主忙道,“没有就好。”

    “们表姐妹初次见面,母妃希望们能好好相处。”

    九陵长公主是真这么希望的。

    南梁不是好地方。

    虽然福清郡主是敬王的女儿,但南梁内里腐朽不堪,已现败像。

    要不了多久就该乱了。

    一旦皇室更替,这些皇族贵女,没有多少有好下场。

    大齐不同。

    大齐是她的母国,当今皇上是她嫡亲的兄长。

    即便她人在南梁,有皇上在,也必定会护着福清周全。

    九陵长公主之所以看上谢景宸,一来是他够优秀。

    以前是身中剧毒,再加上镇北王府内院掌握在南漳郡主手中,没人愿意把女儿嫁给他。

    如今南漳郡主是侧妃,崇国公被东乡侯一再的追着打。

    生母寻回,是王爷的心尖儿。

    要不是谢景宸早被苏锦抢了,无人敢和苏锦争,想嫁给谢景宸的大家闺秀绝对能从镇北王府排带城门口。

    再者镇北王府手握兵权,即便王爷不想卷进立储中去,也难独善其身。

    有兵权护身,也能护福清郡主周全。

    但谢景宸是驸马,九陵长公主那点念头早就收了,即便不是驸马,娶了嫡妻,她女儿也不能给人做继室填房啊。

    若是休妻另娶——

    今日能休了嫡妻,难保他日南梁敬王府倒了,他不会薄待福清郡主。

    只是九陵长公主的希望,福清郡主不会听。

    母妃疼她,要带她来大齐,她来了。

    但她不是来受委屈的。

    她放着好好的南梁郡主不做,千里迢迢舟车劳顿,几次从鬼门关逃过来,不是给人欺负的!

    再说谢景宸,从凉亭里抱过苏锦,直接把苏锦抱到了马车处。

    一路上苏锦不知道挣扎了多少回。

    但是谢景宸都不放她下来。

    “欺君没事,我欺君是要挨训的,”他说。

    “……。”

    委屈的语气。

    苏锦能怎么办?

    喜欢抱就抱着呗。

    反正秀恩爱,他们也是老手了。

    只是谢景宸离京许久,久到苏锦都忘记了他的恶趣味了。

    进了马车,又让暗卫重演了一回过家门而不入的戏码。

    守门小厮再一次懵了。

    而且这一回,懵的还不止是小厮,还有赵大少爷赵诩。

    赵大少爷骑马在镇北王府前停下,眼睁睁的看着暗卫赶着马车飞快的往前跑。

    没办法,怕他上前说话啊。

    说话也就罢了,怕的是撩车帘啊。

    虽然赵大少爷瞧着不像是那种人,但谁知道和南安郡王他们待久了,有没有受他们影响?

    跑快点比较安全。

    杏儿坐的马车停下,赵大少爷望着她,“这是怎么了,难道进王府要走后门?”

    “我也不知道啊,”杏儿道。

    “这是第二次回了王府还绕圈的了。”

    “……。”

    杏儿不想跑了,坐马车又不舒服,她道,“绕一圈就回来了。”

    嗯。

    这一圈绕的有点大。

    杏儿觉得一刻钟差不多就够了,可等了一刻钟又一刻钟,人都没回来了。

    杏儿,“……。”

    “这是绕哪儿去了?”杏儿望穿秋水道。

    守门小厮摇头。

    连世子妃的丫鬟都不知道,他们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本来赵诩是打算等谢景宸再进王府拜见王妃的,但等了一会儿,王妃就迫不及待的出来了。

    再说苏锦,恨不得活活咬死谢景宸才好。

    本来昨晚就折腾的她够累了,大白天的也不放过她。

    在沉香轩也就罢了,这是在马车里,在大街上。

    要命的事,半道上准备回王府的时候,被南安王挡住了去路。

    南安王请苏锦去给南安郡王治病。

    谢景宸撩起车帘问道,“郡王爷怎么了?”

    “头疼吐血了,”南安王回道。

    谢景宸皱眉,“王爷先行一步,我们随后就到。”

    南安王骑马离开后。

    谢景宸把车帘放下,苏锦抓住他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

    暗卫赶马车朝南安王府去。

    谢景宸抱苏锦下马车,直接抱进南安王府。

    抱的南安王都心肝儿胆颤,尤其一问知道苏锦崴脚了。

    公主崴脚了,还来给他儿子看病,他怕皇上知道了会不高兴啊。

    只是他膝下就那么一个儿子,太医看过了,还是不放心。

    谢景宸抱着苏锦去南安郡王住的院子。

    南安郡王晕在床上。

    南安王妃一个劲的哭。

    丫鬟跟着嘤嘤抽泣。

    那阵仗,看的南安王额头直突突。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儿子怎么了。

    看到南安王,南安王妃狠狠的瞪了他几眼。

    南安王心虚的撇过脸去。

    继南安郡王倒霉之后,南安王倒霉了。

    之前在宴会上,南安郡王喷了自家父王一口茶。

    之后也相安无事。

    可倒霉的没擦干净,南安王的锦袍上黏了片茶叶,被南安王妃看见了。

    南安王妃把茶叶取下来。

    南安王想到自家儿子丢脸的事。

    没忍住。

    手一抬。

    朝着南安郡王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本来也是打惯的。

    一个习惯了打,一个习惯了挨打。

    只是这回南安郡王后脑勺有伤,南安王又气头上用了两分力气,南安郡王往前一踉跄,一口血喷了出来,四仰八叉的晕了过去。

    当时他们才刚出宴会大殿,文武百官和夫人都在。

    眼睁睁的看着南安王一巴掌把自己的儿子打吐血了……

    凶残的看的那些大家闺秀都吓缩了脖子。

    南安王妃没当场和南安王拼命。

    当时就找了太医看,原本是找苏锦的,只是苏锦被皇上传去御花园,南安王可不敢劫皇上的人,毕竟宫里头太医多,一点小病小痛就使唤公主,成何体统?

    请了太医,开了药。

    南安王妃不放心,让丫鬟煎了药不够,还逼着南安王弥补过失,去把苏锦请来给南安郡王诊脉。

    大齐医术,苏锦最高。

    只有苏锦说无碍,南安王妃才放心。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