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着南安郡王昏迷不醒,再听他晕倒的经过。

    苏锦实在不知道她是该同情南安郡王,还是同情南安王。

    其实不用把脉,苏锦也知道南安郡王为何晕倒。

    见苏锦收了手,南安王妃哽咽不语,南安王忍不住问道,“我也没用多大的力,怎么就吐血晕倒了?”

    苏锦如实道,“在进宫赴宴之前,郡王爷曾去王府找我把脉过。”

    “昨儿花灯会,他后脑勺磕了下,脑袋里有淤血,我给他开了药方,需要静养至少半个月。”

    “王爷应该是正巧拍到了他的痛处,才会吐血晕倒。”

    南安王洗刷了冤屈,心口一松。

    随即又提了起来,他望着南安王妃问,“逛花灯会怎么会磕到后脑勺?”

    南安王妃拿眼睛瞪他。

    她要知道自家儿子磕到了后脑勺,需要静养,能不阻拦他进宫赴宴,还被他打吗?!

    只是南安郡王多和楚舜他们一处玩,嫌带小厮累赘。

    再加上他这几个月在东乡侯府训练,虽然祸事没少闯,但他们对南安郡王放心多了。

    这会儿南安郡王还晕着,楚舜他们都不在,也不知道该问谁了。

    苏锦帮南安郡王施针,又开了方子。

    把方子交给丫鬟的时候,楚舜他们闻讯赶来。

    昨儿把酒给南安郡王灌下后,直到今儿进宫才见着。

    那是一见面就挨瞪眼啊。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觉得还是和南安郡王断交一天比较好。

    万一一言不合在宫里头打起来怎么办?

    打起来就算了,再万一不小心把昨晚的事说漏了嘴,总归对南阳侯府姑娘不好。

    左右不到十天就要出嫁了。

    等成亲之后,南安郡王还会记仇吗?

    就他那破记性,不出三天就给忘了。

    反正不能南安郡王怎么瞪眼,两人都不接招,该吃吃,该喝喝,散宴后,就结伴出宫了。

    虽然先走了没一会儿,但还真就在宫里完美的错过了南安郡王被打的吐血的一幕。

    有点小失望。

    但更多的还是好奇和纳闷啊。

    经过东乡侯府残酷的训练,他们抗挨打的能力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南安郡王就算再惹恼南安王,也不至于被一巴掌打的吐血。

    这其中明显有问题。

    不是南安郡王出事了,就是他在装晕。

    两人赶紧过来瞧瞧。

    结果南安王妃问他们南安郡王昨儿是怎么磕到后脑勺的,直接把两人问懵了。

    “磕到后脑勺了?”楚舜惊讶。

    “什么时候磕的?”北宁侯世子望着楚舜。

    两人看着我,我看着。

    然后齐齐望着南安王妃。

    一脸好奇。

    南安王妃,“……。”

    “只能等儿子醒了问他了,”南安王道。

    南安王说话声不大。

    没办法,虽然知道南安郡王吐血晕倒不全是他之过。

    但在南安王妃那里说不通,就算南安郡王磕到后脑勺了,至少看上去没事,他一巴掌,直接让他雪上加霜。

    南安王无话可说。

    他这会儿已经没法想象别人是怎么议论他了。

    不少人亲眼目睹了南安王教训儿子的经过。

    都说堂前教子,枕边教妻。

    南安王这一巴掌是让人见识到了南安王府的家规了。

    岂止是一般的严厉啊。

    然后——

    开始同情南安郡王了。

    别看南安郡王终日嬉皮笑脸,指不定在家怎么被亲爹虐待呢。

    当众就能一巴掌拍吐血晕倒了,在府里还不是想怎么打怎么打?

    这打别的地方也就罢了,这脑袋是最不能打的啊。

    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也能狠的下心。

    凤阳宫。

    寿宁公主在寝殿内来回踱步。

    宫女跑进来,她忙问道,“可向太医打听到什么消息?”

    “太医说南安郡王的脑袋里有淤血,”宫女喘气道。

    寿宁公主登时气白了脸,“南安王他怎么这么狠心啊!”

    “太医说淤血排不干净会很凶险,”宫女担忧道。

    “怎么个凶险法,之前没听太医说?”寿宁公主道。

    “太医怕说重了,南安王妃会吓晕,左右太医看过后,还会找医术更高的镇北王世子妃诊脉,太医就干脆没说了,只开了药方,”宫女道。

    “淤血不除,可能会导致双目失明。”

    寿宁公主脸上最后一点血色也消失了。

    宫女太监都心疼南安郡王啊。

    这会不会是大齐第一个被亲爹打瞎双眼的郡王爷啊?

    南安王看着也不吓人,没想到下手这么狠。

    宫女太监围上来劝寿宁公主对南安郡王死心。

    这样的人家,嫁进去能有好日子过吗?

    连亲儿子都不爱惜,还能把公主放在眼里吗?

    寿宁公主坐在床边的踩脚凳上。

    她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昨天是花灯会,崇国公世子被人下药和文远伯府大姑娘滚到了一起。

    谁给他下药的?

    直觉告诉她这事肯定和南安郡王有关。

    南安郡王吐血不一定就是被打的,可能是早就受伤了,也有可能是中毒了。

    嗯!

    十有八九是中毒了!

    崇国公府喜欢搜罗各种稀奇古怪的毒药的事她又不是不知道。

    她得去问问表哥才行。

    寿宁公主抬脚往外跑。

    宫女太监赶紧追出来。

    他们怕啊,怕寿宁公主直接闯出宫,去南安王府,那就真成笑话了。

    不过寿宁公主是去凤鸾宫,求皇后让她去崇国公给府外祖母上香。

    提到生母,皇后眸光湿润。

    但寿宁公主的请求,皇后没答应,“是真的去上香还是趁机去见南安郡王?”

    寿宁公主侧过身去,委屈道,“母后拿女儿当成什么人了?!”

    “我堂堂一个公主能去南安王府见他吗?!”

    “母后不让我去上香,那我不去就是了。”

    说罢,寿宁公主起身就要走。

    周嬷嬷赶紧把寿宁公主拦下。

    公主的脾气她知道,有些事说过就忘,但有些事是拗起来谁也拿她没辄。

    外祖母病逝,外孙女不上香送行这说不过去啊。

    公主可是天下女儿的表率。

    皇后想了想道,“明日,母后与一起去崇国公府。”

    寿宁公主回头看着皇后,“母后不是不信我。”

    虽然还带了埋怨,但语气松了不少。

    皇后让她坐下说话,寿宁公主转身走了。

    周嬷嬷见了道,“奴婢瞧公主这回是真去吊唁的。”

    “但愿她能熄了对南安郡王的念头,”皇后叹息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