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安王府。

    苏锦开了药,叮嘱了几句,便告辞了。

    谢景宸抱着她进府的,再抱她出去。

    对外宣称是崴了脚,也没人怀疑。

    只是他们走没多会儿,南安郡王就醒了。

    南安王妃忙问道,“感觉如何了?”

    “母妃,我没事……。”

    南安王妃心稍安。

    但是没安片刻,南安郡王瞥见南安王,登时叫疼起来,“父王他下手未免也太狠了。”

    南安王妃转过脸狠狠的瞪南安王。

    南安王,“……。”

    真的。

    只觉得手心痒痒的想揍人。

    他瞪着南安郡王道,“昨儿花灯会,的脑袋是怎么磕伤的?”

    “……我也不知道,就那么稀里糊涂的磕着了,”南安郡王摸着脑袋道。

    摸一下,刺疼一声。

    南安王妃忙道,“磕着了就磕着了,养好伤最重要,以后要更小心些。”

    其实南安王妃和寿宁公主一般猜测。

    昨天崇国公世子腿好了,还在府里大办丧事的时候出去逛花灯,还和文远伯府姑娘闹出事来。

    崇国公世子断腿虽然是自找的,但他不会忍气吞声,一定会报复她儿子。

    花灯会上人多手杂,背后下黑手完全可能。

    想到崇国公世子,南安王妃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招惹上他,南安王府怕是难有安宁之日了。

    再加上也累了大半天,南安王让南安王妃回去歇着。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还有后来的定国公府大少爷三个人六只眼睛盯着南安郡王道,“的脑袋到底是怎么磕伤了?”

    南安郡王一脸郁闷。

    他是很想训斥他们办事不靠谱的。

    但这么丢人的事说出来。

    不用想,他们的笑声就能把他的屋顶给掀翻了。

    他能傻到把自己的窘事说出去供他们取乐吗?

    打死也要三缄其口啊。

    南安郡王不说话,楚舜一屁股坐在他旁边,勾着他肩膀问道,“到底是装晕,还是真晕了?”

    南安郡王,“……。”

    “我能装晕吗?!”南安郡王磨牙道。

    一用力,脑袋里一阵阵抽疼。

    吓的他赶紧放松,不能激愤。

    “不是装晕,那就是真晕了,”北宁侯世子道。

    “可我们昨天在一起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撞了脑袋?”

    两人瞅南安郡王的眼神变了。

    南安郡王心咯噔一下跳了。

    不会让他们猜出来了吧?

    刚有点担忧,结果胳膊被楚舜重重一拍,“不会是圆房太激动了,从床上摔下来了吧?”

    南安郡王,“……。”

    差点点。

    差点点就猜出来了。

    他是圆房太激动,以至于丫鬟靠近都没察觉,挨了一记从床上摔了下来。

    南安郡王臭着张脸不说话,定国公府大少爷一头雾水道,“圆房?”

    “我这是错过了什么大事吗?”

    北宁侯世子把昨天发生的事告诉定国公府大少爷知道。

    定国公府大少爷笑的一脸古怪。

    北宁侯世子看着他道,“这是什么笑?”

    定国公府大少爷小声嘀咕了一句。

    虽然很小声,但南安郡王仔细听,还是听见了。

    真的。

    差点没气的心脏骤停。

    定国公府大少爷以过来人身份怀疑是他用了高难度姿势,因为是新手没掌握好把后脑勺给磕了。

    一个胡乱猜,要命的是另外两个还信了。

    “滚滚滚!”

    “赶紧给我滚!”

    “有们这群损友,我都要少活三十年!”

    南安郡王气的脑袋晕乎乎的。

    他躺在床上,还不能平躺着。

    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说好的人生四大喜,洞房花烛夜是其一。

    轮到他差点没命。

    他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啊?

    不行。

    他得给列祖列宗多烧几捆香转转运。

    楚舜前脚出院子,后脚南安郡王就出去了。

    走的还挺快。

    丫鬟小厮都不知道说什么好,郡王爷和靖国侯世子他们的感情也太好了。

    都伤的吐血了还送他们出府。

    嗯。

    楚舜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

    隔了点距离摆手道,“不用送了。”

    话音刚落,南安郡王抬脚朝另外一边走去。

    可怜楚舜的手还在半空中。

    楚舜,“……。”

    北宁侯世子,“……。”

    定国公府大少爷,“……。”

    四下丫鬟小厮憋笑没差点活活憋死。

    再说苏锦坐上马车后,和谢景宸一起回王府。

    杏儿在王府大门前翘首以盼,是等的着急上火啊。

    远远的看到马车,赶紧跑过来,两眼是差点把暗卫给瞪成灰飞。

    暗卫,“……。”

    还有比他更无辜的吗?

    “姑娘,和姑爷去哪儿了?”杏儿问道。

    “南安郡王吐血了,去给他治病,”苏锦扶着杏儿的手从马车内下来。

    杏儿瞪暗卫,“治病为什么不说一声再走,连累赵大少爷都在门口等了会儿。”

    暗卫望向谢景宸。

    谢景宸面不改色道,“好好反省。”

    暗卫,“……。”

    爷。

    不能过河拆桥啊。

    杏儿扶苏锦进府。

    赵诩在书房和王爷、王妃说话。

    赵诩已经和王妃相认了。

    南梁赵相府出事后,赵诩回南梁救父,王爷打着谢景宸的幌子派了暗卫去接应。

    赵诩是聪明人。

    暗卫单独找赵相说话,他就觉察出不寻常来。

    镇北王世子派人护他是出于兄弟之情,找他爹能有什么事?

    而且还是背着他找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在他执意询问下,赵相坦白相告。

    赵诩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东临王府遗孤,赵相让他去大齐找的不是生母,而是姑母。

    南梁赵相辞官归隐,离京前让赵诩来大齐,碰巧九陵长公主逃离敬王府,便一路护送。

    王妃把那块属于东临王府的传家玉佩交给赵诩。

    赵诩的护卫才知道玉佩在苏锦手中。

    苏锦和王妃他们说话的时候,护卫望着杏儿道,“那天是把我绑在河边树上的?”

    “正是我啊,”杏儿笑的两眼弯成月牙状,做好事不想被人知道,没想到还是被人发现了。

    “……。”

    “虽然绑的很辛苦,但不用谢我的。”

    护卫,“……。”

    暗卫,“……。”

    暗卫扶额。

    这丫鬟是怎么长大的。

    这么明显的杀气她是怎么感觉成谢意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