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护卫被杏儿的话给弄懵了。

    用腰带把他捆在树上,把他身上的东西都摸走了,还要感谢她?

    她可知道他那些天找玉佩有多担心?!

    为了装大少爷更像一点,玉佩也随身携带着。

    他最怕的就是玉佩被刺客摸走。

    他是立誓抓到绑他之人给他好看的。

    这会儿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虽然玉佩被杏儿拿走了,可正因为那块玉佩才找到了大少爷的姑母。

    镇北王认出玉佩,才派人去南梁。

    若不是有那几个暗卫暗中相助,他们这会儿坟头上都长草了。

    见到赵诩,王妃是高兴坏了。

    自打知道兄长还有个血脉存在世上,王妃就想亲眼见见。

    南梁赵相出事,王妃一直提心吊胆,还不敢让人知道。

    如今见到赵诩,眉眼间有几分神似她的兄长,王妃才敢确定。

    赵诩也高兴自己多了个姑母,虽然不是他的亲娘。

    聊着聊着,不可避免聊到了那件王爷不敢让王妃知道的事——

    南梁朝廷的人挖了东临王府的祖坟。

    “姑母放心,东临王府先祖们的尸骨没有受人侮辱,”赵诩道。

    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王妃直接听懵了。

    她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爷望着赵诩道,“怎么回事?”

    赵诩道,“家父十几年前就暗中替东临王府迁了坟。”

    当然,不是南梁赵相早就预料到南梁朝廷凶狠之举。

    他也是被逼无奈。

    他的胞妹嫁与凌王之前与东临王世子有婚约,若非东临王府出事,她早就是东临王府世子妃了。

    东临王世子被杀,凌王妃时不时的就去祭拜。

    她毕竟是凌王妃了。

    哪怕顾着凌王的颜面,她也不该如此。

    万一被人知道,大肆炫耀,与她不利。

    为了避人耳目,也为了全胞妹的一番情义,或者是让赵诩能正大光明的祭拜东临王府的列祖列宗们。

    赵相擅自做主帮东临王府迁坟了。

    这是做的隐秘,没几个人知道。

    若非这次南梁朝廷派人挖了东临王府的祖坟,赵相也不会说出来。

    赵诩这才知道他这些年祭拜的是谁。

    虽然知道没出事,但王妃还是气的不轻。

    如果赵相没有替东临王府迁坟,那她的父亲、母亲、兄长和东临王府列祖列宗们在九泉之下都不得安宁!

    她气红了双眸,她望着王爷道,“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要瞒着我?”

    王爷道,“瞒着才好,省的白担心一场。”

    “南梁朝廷做这样叫人不耻的事,不会有好下场的。”

    人死如灯灭,死者为大。

    东临王府十五年前就已经被灭门了。

    衡阳郡主之所以能活着,还多亏了南梁皇上的私心。

    一个帝王,心胸如此狭隘,朝堂必定乌烟瘴气。

    一个王朝从内里腐朽,被人推翻是迟早的事。

    没法正大光明的给东临王府报仇,但并不妨碍他们暗中推波助澜。

    赵诩知道王妃怀了身孕,劝她别动怒。

    东临王府有他。

    东临王府的仇,他会报。

    王妃欣慰一笑。

    王妃要留赵诩住在王府,但赵诩更想住在东乡侯府。

    东乡侯府的训练强大度,他在东乡侯府住正好可以训练。

    王妃见他上进,倍感欣慰,他住在东乡侯府,她是放一万个心的。

    至于报仇,王妃更希望他好好的活着。

    当年东临王府手握兵权,都难逃被灭门之祸。

    赵相是文臣,还辞官回乡了。

    以赵诩一人之力推翻南梁朝廷谈何容易?

    那是九死一生啊。

    东临王府仅剩的独苗了,王妃不想他去做这么危险的事。

    王爷扶着她回去道,“他毕竟是南梁人,以他现在的身份,在南梁没有立足之地,不如拼搏一番。”

    王妃和赵诩心里都清楚。

    只有在私下他们才是姑母和外甥。

    在外人面前,他们就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

    隐瞒便是保护。

    王妃回屋歇息,王爷去了书房。

    他刚坐下,谢景宸就进来了。

    手里拿着一个锦盒走进来。

    苏锦紧随其后,之后是杏儿。

    主仆两对那锦盒很是好奇。

    谢景宸把锦盒放到王爷面前,王爷道,“这是什么?”

    “父王一看便知,”谢景宸道。

    王爷把锦盒打开。

    锦盒里是块石头。

    杏儿一脸狐疑,姑爷怎么送王爷一块石头啊?

    他就不怕王爷生气拿石头扔他。

    苏锦觉得那块石头肯定不简单,莫非里面有绝世美玉?

    王爷把石头拿起来,看了几眼后,眸底隐隐有欣喜之色。

    他打开抽屉,拿起一块磁石。

    磁石吸在石头上,王爷难掩激动之色,“这铁矿石是哪儿发现的?”

    “端慧长公主的封地,”谢景宸道。

    王爷脸上的激动之色瞬间凝固。

    欣喜也变成了凝重。

    他并未听说端慧长公主的封地有铁矿山。

    但凡有矿山的封地,朝廷是不会随意封赏给亲王和公主的。

    有铁矿就能炼铁,炼铁就能打造兵器。

    王爷之所以看到铁矿石这么欣喜,正是为此,他是一个将军,手下人强马壮,才能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将士们训练还不够,还要兵器好。

    王爷面色凝重,谢景宸道,“我无意间发现这块铁矿石,暗中去查探,发现铁矿山有不少人在挖掘。”

    “目前还不清楚端慧长公主挖掘铁矿山是卖钱还是打造兵器。”

    发现这块铁矿石也是凑巧。

    谢景宸他们赶到端慧长公主封地的时候,把他们安置在一间跨院内。

    他戴着面具上街查探。

    正巧一马车拉着大箱子过去。

    箱子有些破烂,颠簸之下,从马车上掉下来块石头。

    车夫赶紧把石头捡起来。

    其中一小块正好被一个小少年踢到了谢景宸的脚边。

    看着车夫推着马车匆匆离开,谢景宸觉得有点可疑,便弯腰把石头拾了起来。

    仔细辨认才知是铁矿石。

    此事事关重大,谢景宸连暗卫都没告知,更不敢打草惊蛇。

    确定有铁矿山,且被私自开挖后就把这事压下了。

    他离京的目的是护送九陵长公主回京。

    就算端慧长公主和齐王有异心,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

    万一叫端慧长公主发现了,不仅脱身计划有变,只怕还会想尽办法杀他们灭口。

    现在回京了,自然要禀告王爷知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