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景宸捡到的只是块小矿石。

    放在锦盒里的矿石是他从铁矿山挑了块大小适中的。

    此事事关重大,王爷决定立刻进宫禀告皇上。

    可真等出书房,王爷又改主意了。

    今儿是九陵长公主从南梁回来的日子,皇上正在兴头上,他这时候进宫不止是泼皇上的冷水,还是把这块铁矿石压在皇上的心头上。

    齐王有谋逆之心,皇上岂能安枕龙榻?

    王爷便带着锦盒去了军营。

    自打真老夫人入土为安后,王爷便丁忧在家,没再去过军营。

    但老王爷还在。

    不止是老王爷,去的凑巧,东乡侯也在,正在和老王爷商议事情。

    见王爷来,老王爷看着他道,“出什么事了?”

    这么多天没进过军营,突然过来,肯定有事。

    大帐内都是信得过的人。

    守在营帐外的是东乡侯的心腹。

    王爷把锦盒递给老王爷,把谢景宸告知他的事说与老王爷和东乡侯听。

    老王爷面色凝重。

    东乡侯拿着铁矿石道,“瞧着铁矿石的成色,那座矿山应该不小。”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铁矿石,开挖多久了,”老王爷担忧道。

    齐王有异心,他们都知道。

    做皇子的有几个不肖想皇位的?

    尤其当今太后还是齐王的生母。

    只是这么多年齐王一直待在封地,没有传召,不会回京。

    他膝下无子,为了生儿子是煞费苦心,后院里通房无数……

    一个没有继承人的亲王,还争什么皇位?

    冒死争夺皇权,争到手了,没人继承,又何苦去冒这样的风险?

    这么多年,齐王安分守己,崇国公和太后也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二皇子身上,他们都以为齐王早熄了那份心思。

    原来是他们想岔了。

    谁也没想到端慧长公主的封地会有铁矿山。

    一个被皇上厌恶的公主,威胁远比不上齐王,皇上会派人盯着齐王,未必会盯着端慧长公主。

    这一次,谢景宸若不是为了躲避追杀铤而走险,也不会发现。

    老王爷忧心忡忡。

    南梁对大齐虎视眈眈,真打起来,勉强能扛住,可要这时候发生内乱,那就真危险了。

    与老王爷和王爷的凝重不同,东乡侯那是两眼放光啊。

    林叔瞧了轻咳道,“侯爷……。”

    这眸光他是再熟悉不过了。

    侯爷看到肥肉时就是这样的神情。

    要说林叔也是服气,同样看到铁矿石,镇北王府老王爷和王爷担心内乱,他家侯爷却是在琢磨怎么把铁矿石抢过来……

    “东乡侯,这事怎么看?”老王爷问道。

    东乡侯把铁矿石放回锦盒中道,“咱们大齐眼看着就要和南梁开战了,齐王真有心夺权,也会等开战之后才会发动内乱。”

    “这时候打草惊蛇,只会适得其反。”

    “敌明我暗,做什么也方便。”

    老王爷望着侯爷道,“侯爷有主意了?”

    “老王爷不必担心,”东乡侯笑道。

    “我看这事无需我们出马,锦儿就能帮皇上摆平了。”

    “……。”

    对女儿——

    东乡侯是盲目自信啊。

    老王爷和王爷和东乡侯相处不多,还没有那么了解东乡侯的想法。

    林叔跟了东乡侯快二十年,也只勉强猜到两分。

    王爷没有在军营久待,回了王府后,让丫鬟给苏锦传话,让她明天回东乡侯府一趟。

    苏锦有点懵。

    王爷不是去处理铁矿石的事了吗?

    怎么回来让她去东乡侯府?

    猜不透,苏锦也就不猜了,让她回府,那明儿回府便是。

    一夜好眠。

    翌日醒来,神清气爽。

    吃了早饭后,按例去给王妃请安,便在谢景宸的陪同下回侯府。

    就在苏锦出府的时候,皇后和寿宁公主也从宫里出发去崇国公府吊唁。

    崇国公老夫人罪大恶极,死不足惜,但毕竟是皇后的生母。

    生母过世,做女儿的置之不理,又如何母仪天下?

    皇上肯定不会阻拦皇后出宫吊唁。

    皇后的凤驾浩浩汤汤的出宫,阵仗不小。

    苏锦没有和皇后碰上,但这次回侯府也闹出不愉快来。

    苏锦和杏儿坐马车,谢景宸骑马护着左右。

    在闹街上,马车突然发狂,横冲直撞的往前跑去。

    一个热闹的街道因此人仰马翻。

    谢景宸拼命拉住发狂的马,最后还是和另外一驾奢华马车撞上了。

    苏锦在马车里颠簸的五脏六腑都疼,被撞的马车就更惨了。

    惨叫声不绝于耳。

    要命的是那惨叫声还很耳熟。

    马车里坐的正是刚回京的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

    从马车里钻出来,苏锦的发髻歪的,脑袋晕乎乎的。

    谢景宸忙问道,“没事吧?”

    暗卫,“……。”

    世子爷离京一段时间后,他越来越摸不透世子爷在想什么了。

    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马突然发狂是因为世子爷动的手脚么?

    可暗卫想不明白,世子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是为了制造英雄救美?

    可花灯会上不是才救过吗?

    苏锦揉脑袋,杏儿道,“姑娘脑袋撞了好几下。”

    那声音,她听着都害怕。

    毕竟苏锦摔了一跤就把自己摔“失忆”了。

    苏锦摔跤,杏儿有心里阴影。

    对面马车的车夫训道,“是怎么赶马车的?!”

    杏儿鼓着腮帮子,嘟嚷道,“这回不知道又是哪个讨厌鬼和姑娘过不去。”

    “还是侯爷说的对,斩草要除根。”

    “……。”

    暗卫用眼角余光斜了谢景宸一眼。

    谢景宸眼角抽搐。

    那么多害她们的没斩草除根,轮到他,就要下狠手了……

    他默默的望向对面的马车道,“抱歉,不知是谁府上的马车,改日必登门赔罪。”

    宜安县主掀开车帘,狠狠道,“我们走!”

    她们身着淡色裙裳,是赶去崇国公府吊唁的。

    把车帘放下,宜安县主揉着撞疼的脑袋,咬牙道,“寿宁公主说的没错,碰到她就没好事!”

    承娴郡主冷冷道,“我们这么多人,还给不了她一个教训?”

    宜安县主望着承娴郡主。

    两人意见一致。

    昨天宴会上的羞辱,气的太后上火,端慧长公主牙疼。

    她们怎么能不把场子掰回来?!

    等她们走后,苏锦才坐回马车里,杏儿瞪着暗卫道,“小心点赶马车,别让我家姑娘再撞失忆了!”

    暗卫,“……。”

    为什么黑锅都是他背?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