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府。

    皇后乘坐凤驾到了崇国公府。

    但凤驾没有直接在崇国公府大门前停下。

    距离崇国公府大门还有点距离的地方,凤驾停下。

    周嬷嬷把皇后扶下来,徒步走到崇国公府前。

    看着挂着白绸白灯笼的崇国公府,皇后心如刀绞。

    崇国公和崇国公夫人迎出来。

    皇后扶起他们,红着眼眶进府。

    今日是崇国公府老夫人过世的第三天,来吊唁的人还不少。

    皇后跪下,崇国公忙道,“不可……。”

    “我跪自己的生母有何不可?”皇后哽咽道。

    崇国公没有说话。

    来吊唁的文武百官也没人敢说什么。

    作为儿女,跪亡母天经地义,但皇后不是一般的儿女,她是大齐皇后。

    君臣有别。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更不会有人为此说皇后什么。

    孝顺总没有错。

    皇后磕头上香,望着那口棺材,久不能语。

    她从未想过身体康健的崇国公老夫人会这么早就离世。

    这世上最疼爱她的就是母亲。

    父亲……

    他眼里心里只有大哥。

    以前是大哥,现在是大哥的儿子!

    皇后泣不成声。

    寿宁公主跪在一旁,心底也不好受。

    外祖母也很疼她的。

    自打镇北王世子妃进宫,他们就没有了好日子。

    举步维艰。

    跪了半刻钟,周嬷嬷将皇后扶起,寿宁公主跟着起身。

    虽然才跪了一会儿,但寿宁公主娇生惯养,有些扛不住了。

    她望着皇后道,“母后,我去看看表哥。”

    皇后沉浸在悲伤中,没有应答。

    周嬷嬷多看了寿宁公主一眼。

    公主怎么突然要去见世子爷?

    想到崇国公世子和文远伯府大姑娘的事,周嬷嬷也是觉得糟心。

    皇后没回答,寿宁公主就当她默许了。

    出了正堂,她问小厮道,“我表哥在哪儿?”

    “在祠堂……。”

    “是在佛堂罚跪。”

    一般罚跪,是男子跪祠堂,女子跪佛堂。

    但崇国公府的祠堂在东乡侯府。

    这情形也是尴尬的很。

    寿宁公主不知道崇国公府的祠堂在哪儿,让小厮领路。

    崇国公世子在崇国公老夫人病逝当天晚上不留在府里守灵,跑出去逛花灯,还闹出那么大的事来。

    这等不孝之举,崇国公岂能不罚他?

    不但要罚。

    而且要重重的处罚。

    不然别人该说他上梁不正下梁歪了。

    佛堂内,崇国公世子端正的跪在那里。

    当然了,他是听到声音才跪端正的。

    见来人是寿宁公主,他松口气道,“怎么是表妹,吓我一跳。”

    “表哥变胆小了,这府里哪有怕的人?”寿宁公主一言戳破。

    的确。

    这府里没有崇国公世子怕的人。

    只是觉得既然罚跪,在下人面前多少还是要装装样子的。

    寿宁公主摆手,让宫女太监都退出去。

    崇国公世子眉头微皱。

    等人都退下了,寿宁公主才道,“表哥可知昨儿南安郡王吐血晕倒的事?”

    “怎么不知道?”崇国公世子道。

    “像南安郡王那样的逆子,南安王就该一巴掌拍死。”

    说完,崇国公世子看着寿宁公主道,“表妹不会还对南安郡王有念想吧?”

    “哪有?!”寿宁公主道。

    “我只是觉得他吐血晕倒不正常,正巧表哥花灯会上也出事了,所以来问问表哥。”

    崇国公世子也觉得吐血晕倒不正常了点儿。

    但只要晕倒了他就高兴。

    最好直接被打死。

    寿宁公主听了道,“不是表哥下手的?”

    “我倒是想,”崇国公世子冷道。

    想到花灯节,他丢的脸,崇国公世子就气的心口隐隐做疼。

    要不是文远伯府大姑娘就在附近,将他救起,他那条命就真交待在那儿了。

    此仇不报,他决不罢休!

    看着崇国公世子眸底的狠厉,寿宁公主背脊发寒。

    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哥,有多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她比谁都清楚。

    他和南安郡王之间必定是死我活。

    她不想南安郡王出事。

    她也不想表哥有什么万一。

    “就不能化干戈为玉帛吗?”

    这句话在寿宁公主喉咙里转了好几圈也没有蹦出来。

    因为她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

    这不只是崇国公世子和南安郡王的矛盾,还有崇国公府和东乡侯府。

    那才是症结所在。

    她一个公主,还能管得了朝堂争斗吗?

    何况这世上最希望东乡侯和崇国公斗起来的人正是她的父皇。

    寿宁公主默不作声。

    崇国公世子知道她对南安郡王没有死心。

    他是真想不明白了。

    南安郡王哪里好了,值得她要死要活的嫁给他?

    “我看表妹还是趁早对南安郡王死心吧,他和南阳侯府嫡女已经圆房了,”崇国公世子道。

    “这怎么可能?!”寿宁公主脱口道。

    “他们还没成亲呢!”

    为了让寿宁公主死心,崇国公世子把花灯会上的事都说了。

    他下的毒,无药可救。

    要不是他运气好,遇到了文远伯府大姑娘,没被淹死,也爆体而亡了。

    虽然救南阳侯府嫡女的人不少。

    可她是南安郡王的未婚妻,靖国侯世子他们都有未婚妻。

    南安郡王不给她解毒,难道指望别的男人给他未婚妻解毒吗?

    哪个男人蠢到自己给自己找绿帽子戴的?

    显而易见的事,不用猜。

    寿宁公主脸色惨白,眼眶通红。

    虽然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他,他们……

    他们怎么能这样?!

    她咬着唇瓣,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宫女太监在外面守着,也听不见祠堂里的谈话。

    他们一等再等,才等到寿宁公主出来。

    一个活蹦乱跳的公主走进去,走出来的却是个焉了吧唧的公主,眼眶红肿,像是哭过的样子。

    “公主?”宫女唤道。

    没人应她。

    寿宁公主魂不舍守的往前走。

    出远门的时候,一个小厮走过来。

    寿宁公主没注意他。

    但丫鬟注意到了。

    那是崇国公世子最信任的小厮。

    崇国公世子做什么,他不说全知道,至少知道一二。

    公主对南安郡王死不了心,下次崇国公世子要对南安郡王做什么,可以让小厮给公主通个口风。

    这般想,宫女朝小厮走过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