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等寿宁公主到前院的时候,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都到了。

    两人的样子看上去颇有些狼狈。

    宜安县主发髻有点乱,承娴郡主额头有些红肿。

    等进府见了皇后,皇后问道,“这是怎么了?”

    “来的路上被镇北王世子妃的马车撞了,”承娴郡主气闷道。

    “不过她颠簸的更惨,”宜安县主道。

    皇后眉头拧着,她不着痕迹的看了崇国公一眼。

    整个京都,只有他们敢对镇北王世子妃下手,其他人没有这份胆量。

    花灯会上灯台被毁,虽然镇北王世子妃被人给救了,但皇上知道了,还是龙颜大怒。

    救人的男子戴着面具,众目睽睽之下搂抱着镇北王世子妃的腰。

    因为镇北王世子妃是皇上最疼爱的女儿,在宫里没人敢议论,唯恐损了她的清誉,触怒龙颜。

    本来还想借此做点文章,结果谢景宸回京了。

    那戴面具的男子就是他。

    计谋还没有开始实施便夭折了。

    皇上是让人彻查是谁要杀苏锦,现在又出现马车出事,皇上还不知道怎么动怒呢。

    如皇后猜测,皇上得知此事后,是勃然大怒。

    福公公赶紧劝皇上息怒,“皇上消消气……。”

    “消什么气?!”皇上怒道。

    “花灯会上要杀她,这才过了几天,又下黑手?!”

    “这是非要朕女儿的命不可!”

    当初镇北王抖出苏锦的身世,不正是想借公主的身份庇佑苏锦。

    虽然没有正式册封,但京都谁不知道镇北王世子妃是皇上的女儿?

    明知道的情况下,还痛下杀手,这是在挑衅!

    给不了苏锦庇佑,东乡侯就更有理由阻拦他认回公主了。

    想到这事,皇上就大动肝火。

    一再的派人彻查当年的事,可是查了这么久,一点消息都没有。

    福公公心中叹息,嘴上劝道,“云妃是东乡侯的表妹,这么多年,东乡侯肯定没少暗中派人查,他都没能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指着其他人,短时间内是肯定查不清的。”

    “不管镇北王世子妃有没有公主的身份,她都是公主,是皇上您最疼爱的女儿。”

    宫里头有太多的悬案了。

    事关后宫,查也来也诸多不易。

    有胆量除掉皇上最疼爱的宠妃,试图活埋小公主,这事怎么可能做的不隐秘?

    且他们都知道要活埋小公主的就是周嬷嬷。

    可周嬷嬷对皇后忠心耿耿,真把她抓起来严刑拷问,她也不会认罪的。

    没有证据,谁能把皇后怎么样?

    暗中除掉倒也可以,可皇后薨了也还是皇后,二皇子还是嫡皇子。

    只有找到证据,才能把皇后连根拔起,夺走她一切的尊荣,甚至……追封云妃为后。

    论杀人,谁也比不过东乡侯啊。

    崇国公府。

    皇后回府吊唁,不宜待太久。

    祭拜完,待了一刻钟,便摆驾回宫了。

    寿宁公主一言不吭,皇后望着她道,“出什么事了?”

    “母后,我没事,”寿宁公主脸上挤不出一丝笑容。

    她不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不需要隐藏自己的情绪。

    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明眼人一看便知。

    寿宁公主不说,皇后给周嬷嬷使了记眼色。

    周嬷嬷找寿宁公主的贴身宫女打听,但什么都没问出来。

    寿宁公主和崇国公世子在祠堂里的谈话,谁也不知道。

    周嬷嬷便去问崇国公世子。

    端慧长公主也来上香了,皇后走后,她多待了半个时辰才和宜安县主还有承娴郡主回公主府。

    她在京都有公主府,九陵长公主没有。

    九陵长公主从皇宫直接出嫁南梁和亲。

    端慧长公主出嫁后,还在京都待了些日子才去任上。

    虽然没有传召不得回京,但基本上每年都会回京探望太后,小住一两个月。

    公主府靠近皇宫,气派威严。

    端慧长公主回府后,坐下来喝茶。

    承娴郡主坐在小榻上,拿着铜镜看自己的额头,唯恐留疤。

    外面一穿着淡碧色裙裳的丫鬟走进来道,“公主,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登门,为马车撞到郡主和县主赔礼。”

    “来的还真是快!”承娴郡主语气不善道。

    依着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的脾气,是肯定不愿意见苏锦的。

    但有端慧长公主压着,她们不敢使小性子。

    苏锦若只是一个小小镇北王世子妃,无需搭理,可她是皇上的女儿,是名副其实的公主。

    就算看在皇上的面子上,也得见啊。

    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没有动,端慧长公主让身边的管事刘嬷嬷去迎接。

    虽然出来的只是一个嬷嬷,但苏锦也没生气。

    和谢景宸有说有笑,一路欣赏长公主府就进了内院。

    端慧长公主在正堂见他们。

    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不在。

    苏锦赔礼道,“今日马车突然出事,不小心撞上了郡主和县主的马车,实在对不住。”

    她看了杏儿一眼。

    杏儿不甘不愿的把锦盒送上。

    苏锦道,“这是我亲手调制的药膏,撞伤之处涂上,不出三日便痊愈了。”

    端慧长公主笑道,“镇北王世子妃严重了,街上人来人往,马车撞上是难免的事,还专程来赔罪,是皇上的女儿,和承娴、宜安就是姐妹,姐妹之间,哪里用得着这般生分?”

    “正因为是姐妹,所以才更需要赔礼,以免生出嫌隙来,”苏锦温和道。

    端慧长公主让丫鬟请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出来。

    很快丫鬟回来了,说承娴郡主和宜安郡主羞于出来见人。

    “这有什么不能出来的?”端慧长公主笑道。

    “让她们出来。”

    丫鬟再去请。

    这回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都出来了。

    一个额头上裹着纱布,一个手腕上裹着帕子。

    苏锦,“……。”

    苏锦嘴角抽抽。

    一点小伤,有必要裹的这么严重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从战场上回来的呢。

    苏锦默默的瞥了那锦盒一眼道,“没想到把郡主和县主伤的这么严重,我这赔罪礼太轻了。”

    “杏儿,拿三千两银票。”

    杏儿眼珠子瞪圆了。

    是她听错了吗?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