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给杏儿使眼色,杏儿只能翻跨包了。

    数了三千两银票给苏锦。

    苏锦示意她放到锦盒上,然后道,“这些是给郡主买燕窝、冬虫夏草补身子的。”

    态度谦逊的,谢景宸都侧目了。

    端慧长公主也很诧异,但苏锦面带微笑,找不出一丝错处。

    假意推辞了一番,便把三千两银子收下了。

    苏锦淡淡一笑,起身告辞。

    她和谢景宸前脚出门,后脚承娴郡主便道,“她态度怎么这么好?”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宜安县主哼道。

    出了院子,杏儿东张西望了好几圈,然后才望着苏锦道,“姑娘,那药膏……。”

    “嘘,有事回去再说,”苏锦小声道。

    主仆两渐行渐远。

    暗处一个穿着鹅黄色裙裳的丫鬟走出来,匆匆进院子。

    把她听到的话禀告端慧长公主知道。

    端慧长公主看着手中泛着淡淡清香的药膏道,“去请个太医来。”

    很快,太医就拎着药箱子赶来了。

    走的有些急,气喘吁吁,唯恐慢了一步,贻误了病情。

    瞧见承娴郡主裹着纱布坐在那里,太医吓了一跳。

    结果丫鬟把药膏拿给他看——

    太医,“……。”

    结果药膏,太医还看了丫鬟一眼。

    一路催他,他还以为谁病重了,难道只是让他看药膏?

    不敢抱怨,太医把锦盒打开,嗅了嗅。

    药膏是祛伤疤的良药,只是里面似乎多了些什么。

    见太医闻了又闻,承娴郡主问道,“药膏有没有问题?”

    “郡主别急,”太医道。

    他拿出银针往药膏里一扎。

    等银针取出来,针尖处泛黑。

    丫鬟婆子倒吸了一口气。

    这时候有毒啊。

    端慧长公主脸隐隐发青,她拍着桌子道,“好一个镇北王世子妃!”

    宜安县主气道,“得亏咱们多长了一个心眼,不然岂不是被她给害了!”

    “药膏里下的是什么毒?”承娴郡主问道。

    太医一脸为难。

    镇北王世子妃的医术远在他之上。

    她下的毒,他怎么检查的出来。

    太医有些惶恐啊,镇北王世子妃怎么会给承娴郡主她们送药膏呢?

    送药膏就算了,还在里面下毒,这太奇怪了。

    太医心底有个猜测。

    他怀疑是端慧长公主在药膏里下毒栽赃给苏锦的……

    镇北王世子妃多聪慧啊,她不可能做这么愚蠢的事。

    端慧长公主越想越生气。

    回来两天,她们已经知道苏锦进宫后做的那些事,几次气伤太后。

    现在在药膏里下毒,试图害她女儿,这口气端慧长公主可忍不了。

    时辰还早,她便带着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进宫向太后告状。

    太后听后,蹙眉道,“这药膏里的毒当真是镇北王世子妃下的?”

    端慧长公主望着太后道,“母后怎么这么问,不是她下的,我不会进宫向您告状啊。”

    太后是有心理阴影了。

    她不止被谢锦瑜坑过,还被上官凤儿坑过。

    告状只说对自己有利的,让她把镇北王世子妃叫进宫训斥,最后打脸。

    她虽然贵为太后,也经不起一再丢面子,尤其现在皇上待她大不如前,崇国公又丁忧在家。

    一再询问,确定端慧长公主没有欺瞒,太后才叫人把苏锦传进宫。

    彼时,苏锦刚回王府,刚进沉香轩,刚刚把茶盏端起来。

    苏锦,“……。”

    这上钩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她还以为怎么也等到明天……

    默默把茶盏端起,苏锦出了屋子。

    谢景宸走过来,苏锦道,“不用陪我进宫。”

    进宫挨训,她不想被谢景宸瞧见。

    “我不放心,”谢景宸道。

    “放心吧,我不会对别人怎么样的,”苏锦郁闷道。

    “……。”

    他是不放心她。

    谢景宸心累。

    反正,苏锦就是不要他陪着。

    谢景宸能怎么办,只能由着她了。

    对于进宫,杏儿是最热衷的,因为几乎没有哪次苏锦进宫是空着手回来的。

    尤其太后传召,那都是满载而归。

    在杏儿眼里,皇宫是她家姑娘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上能出什么事啊?

    坐上马车后,杏儿兴奋的双眸泛光,“姑娘,太后殿里摆着的红玉盘子漂亮,看上别的,把那盘子也一起要了吧。”

    “上回我就差点没忍住自己去拿了。”

    苏锦,“……。”

    暗卫,“……。”

    真的。

    不得不服。

    别人被太后传召,多少都会忐忑不安。

    轮到世子妃这里,世子妃还没说什么,丫鬟竟然这么激动兴奋,公然觊觎太后的东西。

    苏锦嘴角抽抽。

    这丫鬟能不能稍微尊敬点太后啊?

    都不用她出马,她就能把太后气的瘫痪在床了。

    见杏儿眼底的光芒都快要溢出来了,苏锦轻拍她脑门道,“别想了,我这回是进宫领罚的。”

    “不可能的,姑娘不会挨罚的,”杏儿笑的见牙不见眼。

    想骗她?

    她可没那么容易上当。

    姑娘长这么大,还没有挨过什么罚呢,除了被南漳郡主罚跪佛堂。

    杏儿一脸的盲目自信,苏锦都不好打击她。

    但她真的是进宫领罚的。

    进宫后,苏锦去永宁宫,把杏儿使唤去御书房找福公公。

    苏锦的话,杏儿听的懵懵的。

    她是一步三回头的走远。

    离远了,杏儿一阵风跑回来问,“姑娘,真不是和我开玩笑的吗?”

    苏锦,“……。”

    “快去。”

    “办砸了,明儿晚饭也不给吃,”苏锦道。

    这回杏儿认真了。

    一口气跑到御书房,正巧和走出来的福公公撞上,直接把他撞墙上了。

    杏儿,“……。”

    福公公,“……。”

    守门侍卫憋的腮帮子疼。

    福公公那身板可不轻,这丫鬟能撞的动他,力气真不小。

    福公公疼的直叫,还不能骂,“这丫鬟,跑这么急做什么?”

    “福公公,太后传召我家姑娘进宫,我家姑娘让我来找您请皇上去帮忙,”杏儿喘气道。

    能把杏儿急成这样,福公公吓着了。

    这是出了什么大事,镇北王世子妃都摆不平,要惊动皇上。

    福公公转身要进御书房,被杏儿抓住袖子,在他耳边嘀咕了好几句。

    福公公懵了,“不是开玩笑的?”

    “我问了,姑娘说不是,”杏儿道。

    “……。”

    福公公默默进殿,把镇北王世子妃奇葩要求禀告皇上。

    皇上眉头紧锁,一脸为难道,“这不是难为朕吗?”

    “朕是慈父。”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