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福公公心疼皇上。

    东乡侯疼女儿那是出了名的,在青云山,逼皇上下湖给他女儿捞鞭子足见一般。

    珠玉在前,皇上再怎么疼爱镇北王世子妃都怕做的不够好啊。

    结果慈父还没做够,就被要求做严父了。

    皇上训斥别人,那是手到擒来。

    训斥镇北王世子妃,还没开始呢,福公公就从皇上的脸上看到了担忧——

    担心发挥的不好。

    毕竟镇北王世子妃没怎么受过训斥。

    她口中的狠狠训斥也不知道狠到什么程度。

    轻了吧。

    毕竟是做女儿的第一次求皇上这个爹,办不好没面子。

    重了吧。

    万一伤了女儿的心,就得不偿失了。

    从龙椅上站起来,皇上往前走了几步后,道,“确定这不是东乡侯的阴谋?”

    骂了女儿,东乡侯就更有理由不让他封公主了。

    福公公道,“杏儿那丫鬟实诚的很,说一便是一,皇上大可放心。”

    为了严谨一点,出了御书房后,福公公还问了杏儿一遍,“重重的处罚,重到什么程度?”

    杏儿摇头,“我不知道啊,姑娘没说。”

    想了想,杏儿望着福公公道,“别把我家姑娘打死就行了。”

    皇上,“……。”

    福公公,“……。”

    嗯。

    杏儿是个实诚的丫鬟。

    她眼里的重重的惩罚那肯定是性命攸关的。

    只要不打死,养一段时间就又活蹦乱跳了。

    只是她说的轻松,福公公听得是心肝儿胆颤啊。

    早知道他就不问了,问了心更慌。

    皇上迈步朝永宁宫走去。

    再说苏锦,从进宫起就一直被人盯着,杏儿跑去御书房的事,在太后见到苏锦的时候,李嬷嬷就禀告太后了。

    太后脸上的怒气更深了几分。

    她找苏锦的茬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但苏锦让丫鬟去找皇上搬救兵还是头一回。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她心虚了!

    她真的在给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赔罪的药膏里下毒了。

    太后这辈子就生了一儿一女。

    这一儿一女又膝下单薄,都只生了一个孩子,还都是女儿。

    平常当金疙瘩似的宝贝着,还怕疼不着。

    如今还不容易回京,被苏锦撞马车伤了脑袋,一点皮外伤也就罢了。

    她还想趁机下毒?!

    这是要她绝后吗?!

    原本太后还忐忑,怕和之前一样弄错了,到时候被苏锦反将一军,有气也忍三分。

    现在知道苏锦真的包藏祸心了,太后还会容忍她吗?

    太后脸上的怒火几乎要把苏锦燃烧成灰烬。

    苏锦走上前,原本从容不迫的她,再看到太后这样的神情后,有些心虚了。

    她越心虚,太后就越生气。

    大殿内站着的宫女太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苏锦走上前,福身给太后请安,道,“太,太后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心虚到不敢看太后的眼睛。

    这和以往简直判若两人啊。

    太后冷看着她,道,“镇北王世子妃好大的胆子!”

    “故意撞承娴和宜安在前,送加了毒的药膏在后,想做什么?!”

    苏锦额头上有冷汗涌出来。

    她望着太后道,“那药膏用了不会有事的。”

    “那是承认在里面下毒了?!”端慧长公主敏锐道。

    “我,我是一番好意……。”

    苏锦话音未落,就被啪的一声打断了。

    太后重重的拍桌子了,冷笑道,“好意?!”

    “什么时候给人下毒也是好意了?!”

    提到下毒,太后就火大啊。

    要不是她为了逼皇上承认东乡侯揍他了,做了损伤龙体这样大不敬的事,太后不会让太医在皇上的药里下毒,最后自己掉坑里了爬不起来。

    这都多少天了,太后愣是没能从这件事中喘过气来。

    现在苏锦给她孙女、外孙女下毒,太后岂能容忍?

    面对太后震怒,苏锦道,“不敢骗太后,那药膏真的不会伤害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太后若是不信,大可以让她们一试……。”

    苏锦话还没说完,太后手一抬,直接把小几上的药膏糊到地上。

    药盒滚落在地,里面淡粉色的药膏撒了一地。

    皇上走进来,正好看到太后摔东西这一幕。

    他没让宫人禀告,直接走进来的。

    皇上看了苏锦一眼,望向太后。

    太后道,“皇上来的正好,镇北王世子妃在给承娴和宜安的药膏里下毒了!”

    皇上再次望向苏锦道,“太后说的可是真的?”

    “药膏里是有毒,但对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无害,”苏锦道。

    “……。”

    哪有下毒还无害的?

    皇上头疼。

    这不是找罚吗?

    苏锦的话再一次把太后的怒气挑到一个新高度。

    未免皇上袒护苏锦,帮她开脱,端慧长公主道,“虽然太医说这药膏里的毒有伤身体,但镇北王世子妃医术高超,难免有误,再请几个太医来检查一番吧。”

    嗯。

    又中了苏锦的下怀。

    皇上也希望太医来能替苏锦开脱。

    很快,又过来两位太医。

    药膏已经摔在地上了,但不妨碍检查。

    三位太医检查后,一致觉得这毒虽然不猛烈,但毒毕竟是毒,会伤身体。

    太后冷看着苏锦道,“还有何话可说?!”

    “皇上骂他们是庸医,果然一点没骂错,”苏锦道。

    “……。”

    太医们躺着中枪了。

    太后气的脸色泛青道,“皇上,镇北王世子妃意图谋害承娴和宜安罪证确凿,无可抵赖!”

    听着太后唯恐苏锦抵赖的语气。

    福公公默默的在心底替太后默哀。

    人家镇北王世子妃压根就没想抵赖啊。

    皇上来也不是帮着求情的,而是要严惩她的。

    东乡侯府出来的都是人精,没事找罚,这明显有问题啊。

    直觉告诉福公公,这回镇北王世子妃挖的坑是前所未有的大。

    这会儿太后有多得理不饶人,回头打脸就有多疼,且等着瞧热闹吧。

    不过——

    太后没有给皇上罚苏锦的机会。

    她也没有严惩苏锦。

    皇上的心尖儿,罚了她,皇上必定和太后的嫌隙越来越大。

    端慧长公主能不能长久留京,还得皇上点头。

    左右她们也没有出事,让皇上罚镇北王世子妃,左不过训斥几句,禁足反省,不痛不痒。

    送上门的把柄,自然要利益最大化。

    在后宫斗了这么多年,太后可是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

    太后借此机会向皇上施压,封宜安县主为宜安郡主。

    皇上左右为难。

    他本来就舍不得罚女儿了,结果太后还不给他机会……

    苏锦,“……。”

    杏儿,“……。”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