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默默的瞅了杏儿一眼。

    这丫鬟才是金口玉言啊。

    说她不会挨罚,她就是找罚,都找了皇上走后门了,还能躲过去。

    她还能说什么呢?

    心好累。

    苏锦一脸郁闷。

    皇上是一个头两个大。

    太后要封宜安县主为宜安郡主,他若是不答应,必定要依照宫规或者国法严惩苏锦。

    下毒谋害郡主和县主,这罪名怎么也够她挨三十大板了。

    这里是永宁宫,若是打板子,定是太后的人下手。

    而罚苏锦,是他这个皇上开口下令。

    三十大板,擅长打板子的人能活活要她一条命的。

    就算打轻一点儿,皇上也舍不得女儿吃这个苦头啊。

    皇上做不了严父。

    他答应太后了。

    宜安县主跪谢皇上隆恩。

    皇上看着苏锦道,“还不谢太后开恩。”

    苏锦一脸不甘不愿的上前道,“我真的是一番好心……。”

    太后正高兴呢,听了苏锦这话,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样的好心,我们受不起,”端慧长公主淡漠道。

    “……。”

    还能说什么呢?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但愿她们明天还记得今天说的话。

    苏锦福身谢太后开恩,然后同皇上告退。

    苏锦带着杏儿退下。

    出了永宁宫,往前走了没一会儿,小公公就过来道,“世子妃,皇上让您去御书房等他。”

    苏锦便去了御书房。

    在御书房里等了好一会儿,皇上才来。

    虽然皇上答应了封宜安县主为郡主,但太后怕夜长梦多,立即命人拟好圣旨,让皇上盖玉玺。

    皇上前脚回御书房,后脚圣旨就送到了。

    皇上看了苏锦几眼,才把玉玺盖上。

    他以为有转机的。

    皇上也不喜被太后威胁,任何人都一样。

    李嬷嬷拿着圣旨,福身道谢,然后回去向太后复命。

    等她走后,皇上才望着苏锦道,“就没什么话和父皇说的?”

    苏锦想了想道,“明儿我还皇上一个郡主之位。”

    皇上,“……。”

    福公公,“……。”

    皇上一脸黑线。

    福公公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

    郡主之位又不是东西能借能还。

    聪慧如镇北王世子妃,怎么说出这么任性的话来啊?

    有问题。

    一定有问题。

    但这个问题是什么,皇上和福公公谁也没问。

    问出来多没意思,留着明天看热闹。

    在御书房待了会儿,苏锦就带着杏儿告退了。

    主仆两垂头丧气的往停马车处走去。

    那样子和之前的眉飞色舞简直判若两人。

    消息传到永宁宫,太后更是高兴。

    等端慧长公主带着承娴郡主她们回府,宣旨的公公就赶到了。

    这一道圣旨传开,满朝文武都震惊了。

    毕竟前几日皇上才打了太后和端慧长公主的脸。

    转过脸就封端慧长公主的女儿为郡主,这太不合常理了啊。

    皇上多宠爱镇北王世子妃,到现在都还没有封为公主呢。

    有大臣猜测皇上此举是不是在拉拢太后,毕竟云妃早逝,当初传的沸沸扬扬的是云妃一尸两命,腹中怀的是个皇子。

    镇北王世子妃是皇上血脉一事证据不足,太后压着不许皇上封公主。

    皇上和太后各退一步,才有了册封宜安县主为郡主的事……

    猜测的合情合理,大家都要信以为真了。

    但很快苏锦给承娴郡主和宜安县主下毒的事就传开了。

    事情传到苏锦耳朵里的时候,杏儿骂道,“哪有这样不守信用的?!”

    “太后不是还说事情传开了,有损姑娘的名声吗?!”

    苏锦端茶轻啜道,“太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哪还会管我的名声好不好?”

    谢景宸坐在一旁看书。

    他看了苏锦一眼,信手翻过一页道,“太后这是嫌给她挖的坑太小了蹲着不舒服,自己个挖大一点?”

    苏锦,“……。”

    杏儿,“……。”

    “相公把太后形容的这么善良,我都不好意思坑她了,”苏锦微笑道。

    “……。”

    不管坑不坑,坑都在那里了。

    端慧长公主的女儿封为郡主,是件大喜事。

    崇国公一党闻讯后,匆匆派人送上贺礼。

    即便不是崇国公一党,端慧长公主府大喜,送一份贺礼也是人之常情。

    这边端慧长公主高高兴兴的招呼着来道贺的宾客,那边表少爷手心痒的厉害。

    一大清早就痒起,怎么挠都挠不舒心,心里就像是长了草一般。

    他忍着没说,毕竟是习武之人能忍。

    可承娴郡主和宜安郡主就忍不了了。

    手心一痒,丫鬟就赶紧禀告了端慧长公主知道,匆匆请太医来。

    嗯。

    手心痒的人不要太多。

    不止表少爷、承娴郡主、宜安郡主,还有端慧长公主和亲信丫鬟和嬷嬷。

    少说也有十数人手心发痒。

    而且不止是痒,而是手心长水泡。

    一旦水泡抓破,掌心就会溃烂。

    越挠越痒,越痒越挠。

    太医束手无策。

    然后——

    推荐端慧长公主找镇北王世子妃医治。

    端慧长公主,“……!!!”

    她能找苏锦治病吗?

    昨天才和苏锦撕破脸,太后以罚苏锦为由逼着皇上封她女儿为郡主。

    她还让人大肆宣扬镇北王世子妃给她女儿和承娴郡主下毒的事。

    她能在这时候登门找苏锦治病吗?

    她丢不起这人。

    “我这到底是什么病?!”端慧长公主挠着手心问道。

    “不是病,是中毒了,”太医回道。

    承娴郡主眉头一沉,“我们怎么会中毒?!”

    什么样的毒能让他们都中招?!

    太医检查了大半天,才找到了那盏夜明珠花灯。

    承娴郡主对这盏花灯是喜欢极了,放在床头,太医找了半天才注意到。

    花灯上被人涂了毒药,但凡碰到都会中毒。

    只要找到是谁在花灯上下毒的,拿到解药就无碍了。

    太医说的轻松,可解药能拿到吗?

    当日那一对男女戴着面具啊!

    连容貌都不知道,怎么找人?

    找不到下毒之人,太医又默默的把这烫手山芋甩给苏锦了……

    想到苏锦骂他们是庸医,太医无话可说。

    端慧长公主又气又恼,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她,又进宫了。

    太后,“……。”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