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寿宁公主是为了护住南安郡王,挨了崇国公世子一剑。

    这一幕——

    不止把南安郡王给震住了,还有骑马而来的暗卫和楚舜他们。

    杀害公主是死罪。

    崇国公世子吓的脸色惨白。

    崇国公的暗卫李忠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事已至此,只能把所有知情人都除掉,才能保崇国公世子一命。

    他背后偷袭,要杀南安郡王。

    幸亏暗卫和楚舜他们及时赶到,从李忠的剑下救下南安郡王。

    多了暗卫、楚舜、北宁侯世子还有定国公府大少爷……想一口气把他们都除掉,那是痴心妄想。

    何况真把他们都杀了,即便是崇国公,也难一口气承载靖国侯府、北宁侯府还有定国公府的联手报复。

    只能先退下,再想办法挽救了。

    寿宁公主倒在南安郡王的怀里,南安郡王双目赤红。

    他不喜欢寿宁公主,一直避开她。

    但他从未想过寿宁公主会为他挡剑。

    他不想寿宁公主死。

    他想到了苏锦,让暗卫赶紧找苏锦救命。

    那么严重的伤,暗卫都没把握寿宁公主能扛到苏锦去救她。

    谢景宸抱着苏锦,直奔悬崖而去。

    马跑的极快,苏锦五脏六腑都颠的疼。

    到了悬崖处,谢景宸勒紧缰绳。

    苏锦便看到南安郡王抱着寿宁公主跪在地上,聂瑶跪在一旁,哭的是泪眼模糊,双眸红肿。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他们站在一旁。

    谢景宸抱着苏锦下马,苏锦头有些晕眩。

    她快步过去。

    彼时一阵风吹来,一张纸从苏锦脚边飞过,停在谢景宸的跟前。

    纸上入目三个大字——

    生死状。

    谢景宸弯腰把那张纸捡了起来。

    这是崇国公世子拿聂瑶的性命逼南安郡王签下的生死状。

    有这张纸在,即便崇国公世子把南安郡王活活打死了,南安王府也不能找崇国公世子报仇。

    至少不能明着用国法处置崇国公世子。

    崇国公世子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南安郡王断他一条腿,把他扔出画舫,险些被淹死。

    新仇旧恨,不除掉南安郡王,他难消心头之恨。

    只是南安郡王的武功在他之上,再加上南安郡王多和楚舜他们一起,难有单独下手的机会。

    崇国公世子知道南安郡王被南安王一巴掌拍吐血的事,他找了太医询问南安郡王的病情,知道南安郡王病的很重,至少需要休养半个月才能恢复。

    眼看着就要迎娶南阳侯府嫡女过门了,春风得意,而他,却要被逼着娶文远伯府大姑娘。

    虽然人家救了他,但给他做嫡妻还不够资格。

    详细询问了太医南安郡王的病情,崇国公世子决定现在就下手。

    他怕错过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南安郡王没有什么软肋。

    崇国公世子再胆大包天,他也不敢抓了南安王妃或者南安王。

    比起南安王府,南阳侯府的守卫要松懈多了。

    尤其南阳侯府准备嫁孙女儿,进出的人多,极容易蒙混进去。

    为了抓聂瑶,崇国公世子抓了给聂瑶做嫁衣的绣娘一家,拿绣娘一家老小的命逼绣娘帮她把聂瑶从南阳侯府抓出来。

    抓了聂瑶后,再给南安郡王送了封信去。

    聂瑶一条命,南安郡王做不到熟视无睹,何况聂瑶已经是他的人了。

    就这样,南安郡王依照信上说的,单独一人到了悬崖边。

    聂瑶被吊在悬崖边的树上,嘴里塞着布条,说不了话。

    南安郡王要崇国公世子放人。

    但很显然这是一句空话。

    费尽心思才把人抓住,怎么可能会因为南安郡王一句话就把人给放了?

    这么折腾还有什么意义?

    崇国公世子要南安郡王亲笔写下生死状。

    他们痛痛快快的打一架。

    只要南安郡王赢了,他就放了聂瑶。

    和他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南安郡王知道这是一个坑,但他不能不跳。

    他不签生死状,崇国公世子要他自断一条腿。

    断了一条腿,他还能活命?

    这生死状,他写不写都一样。

    南安郡王写了。

    一式两份。

    刚签完生死状,寿宁公主就赶到了。

    她阻拦崇国公世子,崇国公世子看着她道,“我的好表妹,南安郡王为了南阳侯府姑娘都不惜签下生死状了,他不会娶的。”

    “一个心里压根就没有的男人,何苦追着他不放?”

    “表哥这么做也是为了出气。”

    “既然得不到,不如毁了干净。”

    为了聂瑶,南安郡王签生死状,寿宁公主也生气。

    她觉得自己巴巴赶来救他一点意义都没有。

    她就站在一旁看着。

    看崇国公世子揍南安郡王。

    只是渐渐的,寿宁公主就担心了。

    在她认知里,南安郡王虽然不着调,但武功在崇国公世子之上。

    只要崇国公世子不来阴的,正大光明的比试,南安郡王不会有事。

    可她没想到南安郡王有伤在身,至今未愈。

    她更没想到崇国公世子这回是铁了心要南安郡王的命。

    在崇国公世子要杀南安郡王的时候,寿宁公主没有多想,冲过去护在了南安郡王跟前……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她只是单纯的想他活着。

    就是现在,她也不后悔。

    苏锦帮寿宁公主把脉。

    血流了一地。

    寿宁公主望着南安郡王。

    她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看过他,甚至靠着他。

    苏锦尽全力医治寿宁公主。

    但可惜,这里是古代,纵然苏锦再有心,也只能保寿宁公主多活三天。

    三天……

    苏锦没说。

    寿宁公主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随着鲜血流失在一点点的降低。

    她有点冷。

    她望着南安郡王,气若游丝,“,能不能……。”

    南安郡王抱紧寿宁公主,哽咽道,“我娶,我们这就办喜宴。”

    寿宁公主展颜一笑。

    随即,晕了过去。

    等她再醒过来,已经在南安王府了。

    南安郡王直接把她带回了南安王府。

    看着寿宁公主浑身是血,脸色苍白的被南安郡王抱回来,南安王妃吓了一跳。

    再听楚舜说事情经过,南安王妃心中动容。

    她从未想过寿宁公主会为了她儿子挡剑,救她儿子一命。

    心中悲痛,她望向聂瑶。

    寿宁公主命在旦夕,又是因为她儿子没命的,于情于理都该满足她最后的心愿。

    只是过几天就是迎娶聂瑶过门的日子了……

    聂瑶红着眼眶道,“郡王爷应该娶她。”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