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若不是她给南安郡王做的那两双鞋,也不会惹出这么多事来。

    聂瑶扑在南安王妃怀中哭。

    南安王妃宽慰她道,“这不是的错。”

    南安郡王和崇国公世子结怨已久,就算没有那两双鞋,也还会出别的乱子。

    何况这桩亲事是他们长辈做主的,与她无关。

    只盼着这事就到此为此,不要再生事端了。

    南安王妃心中感激寿宁公主,含泪让下人尽快把喜宴筹办好。

    她没有进宫问皇后的意思。

    寿宁公主都这样了,连她都动容了,何况皇后这个亲生母亲?

    得知寿宁公主被一剑穿胸,命不久矣,皇后一口气没提上来晕了过去。

    皇上听后,都半天没能缓过来。

    他没想到他要严惩的偷车贼就是寿宁公主。

    他更没想到她会为了南安郡王挡剑。

    这怎么会是他女儿做的出来的事?

    更不可能是寿宁公主会做的事。

    皇上以为自己听错了。

    宫人也不敢再禀告。

    直到——

    南安王匆匆进宫,为儿子求娶寿宁公主。

    不是南安郡王说要办喜宴就能办的,毕竟是迎娶公主,得皇上点头才行。

    寿宁公主都做到这份上了,皇上能不全她最后一点心愿吗?

    “办吧,”皇上闭眸道。

    “让她风风光光的出嫁。”

    南安王告退。

    皇上坐在龙椅上,神情悲伤。

    毕竟寿宁公主是皇上宠爱多年的女儿。

    知道寿宁公主出事,皇上后悔最近几个月对她关心少了,一直罚她禁足。

    皇上心底实在不是滋味儿。

    想到崇国公世子,皇上的脸前所未有的阴沉。

    “杀害公主,罪不容赦!”

    “抓他入狱,择日处斩!”

    这回皇上是动真格的了。

    杀害公主都能不死,帝王威严何在?

    崇国公世子从悬崖边回府,暗卫李忠把悬崖边发生的事告诉崇国公知道。

    崇国公是气不打一处来啊。

    明知道寿宁公主对南安郡王一往情深,不论皇后怎么劝,太后怎么打压,铁了心要在南安郡王那颗歪脖子树上吊死。

    他还敢当着寿宁公主的面杀南安郡王。

    他是嫌命长了吗?!

    他可知道寿宁公主是皇后唯一的女儿!

    气头上,崇国公没忍住,一巴掌朝崇国公世子扇了过去。

    崇国公用了几分力,崇国公世子被打的吐血。

    暗卫李忠拦下他道,“靖国侯世子他们赶去,我们没法灭口……。”

    崇国公身子一晃,差点没摔倒。

    李忠是崇国公身边最得力的帮手,有他在,崇国公觉得肯定会万无一失。

    没想到!

    这件事还有人知道!

    杀害公主,这是死罪啊。

    即便皇后是他胞妹,崇国公世子杀的是皇后的亲生女儿,皇后能帮着求情吗?

    崇国公夫人得知儿子犯下大错,匆匆赶来。

    她没有数落崇国公世子,而是训斥寿宁公主。

    没脸没皮,人家南安郡王都要娶媳妇了,压根就没想过娶她,她却为了这么一个心底没她的男人赔上自己的命。

    若只是赔上自己的小命也就罢了,还把她儿子往死里头坑。

    崇国公夫人知道自家儿子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她让崇国公世子赶紧离京逃命。

    崇国公世子仓皇起身,崇国公没有阻拦。

    他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儿子没命。

    逃啊。

    大齐那么大,总有他藏身之地。

    等他除掉东乡侯,大权在握的时候再回来。

    崇国公世子只拿了银票,就赶紧骑马逃命了。

    刚出京都,就被谢景宸堵住了去路。

    谢景宸没有护送苏锦进南安王府,有楚舜护着,不会有事。

    崇国公世子犯下死罪,他肯定会逃。

    他和北宁侯世子、定国公府大少爷还有苏崇分别带人把京都四个城门堵着。

    崇国公世子带着七八个护卫骑马出来,被谢景宸逮个正着。

    崇国公世子人多,但谢景宸手里有信号弹。

    信号弹一发射,苏崇他们从另外三个城门赶来,活捉了崇国公世子。

    崇国公世子被送进了刑部死牢。

    刑部狱卒压力很大。

    崇国公世子是崇国公的儿子。

    他又是因杀害寿宁公主入狱的,崇国公肯定会想法设法救他。

    要是让崇国公世子从刑部大牢逃了。

    看守不利,刑部狱卒都会被处死。

    为了刑部几十个狱卒的安全,崇国公世子被关在了当初关押“北漠王”的那间牢房里。

    南阳侯府。

    聂瑶一脸疲惫的从马车内下来。

    丫鬟赶紧出来扶她进府。

    “姑娘,南安郡王真的要娶寿宁公主吗?”丫鬟急问道。

    “那怎么办?”

    聂瑶摇头。

    丫鬟心急如焚,“画舫上的事,奴婢去告诉老侯爷……。”

    聂瑶拦住丫鬟。

    那边,南阳侯快步走过来,问道,“画舫上什么事?”

    “祖父,没什么事儿,”聂瑶连忙道。

    南阳侯望着丫鬟。

    丫鬟也摇头,“奴婢只是担心,南安郡王娶了寿宁公主,还会不会娶姑娘。”

    要是没有画舫上的事,姑娘还能嫁给别人。

    现在却是不能了。

    南阳侯叹息一声,“寿宁公主为了救南安郡王舍命,南安郡王全她最后一点心愿是应当的。”

    “只是娶了公主,需守身一年。”

    “只能一年后再嫁了。”

    “多陪祖父一年也好。”

    虽然要推迟一年才能嫁,但南阳侯相信南安王和南安王妃。

    这桩亲事不会就此退了。

    其实,南阳侯内心是感激寿宁公主的。

    聂瑶从小就丧父丧母。

    背后没少被人说克双亲。

    若是因为她,南安郡王娶亲前出事,只怕又要再多一个克夫的恶名了。

    那她这辈子可能都嫁不出去了。

    寿宁公主对南安郡王情深义重。

    为了他,连命都搭进去了。

    不给寿宁公主一个名分,皇家颜面何存?

    何况南安郡王是重情重义的人。

    让他顶着寿宁公主一条命娶聂瑶,他做不到,皇后也不会答应。

    缓缓吧。

    时间能冲淡一切。

    聂瑶回了闺房,看到摆在桌子上的嫁衣。

    豆大的泪珠掉下来。

    她擦掉眼泪道,“把这身嫁衣送去南安王府给寿宁公主。”

    “姑娘……。”

    “送去吧,寿宁公主不止救了南安郡王一命,也救了我一命。”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