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世子绑架了南阳侯府嫡女,以她为诱饵,欲将南安郡王除之后快,寿宁公主舍身相救的事一阵风传遍京都。

    多少人为寿宁公主的深情所感动。

    只是崇国公府就惨了。

    崇国公老夫人于狱中毒发身亡,才刚入土为安。

    崇国公世子又出事了。

    杀害公主,这可不是小罪名了。

    和杀害寿宁公主比,绑架南阳侯府嫡女已经不值一提了。

    崇国公世子想逃,结果被逮住了,这会儿已经被扔进了刑部死牢。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揍南安郡王,把自己的腿给打断了,不知反省,腿刚好就找南安郡王寻仇,甚至拿一个无辜的姑娘来逼南安郡王就范。

    胸心狭隘,睚眦必报,作恶多端,这回是在劫难逃了。

    崇国公世子没能逃掉,崇国公夫人得知他被关进刑部死牢后,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

    崇国公的脸是前所未有的难看。

    如果说有什么地方是他憎恨的。

    绝对是刑部死牢。

    那个才要了他母亲命的地方,现在又关着他的儿子。

    可他能怎么办?

    纵然他权势滔天,杀害公主,也是死罪。

    寿宁公主若只是受点皮外伤,有太后护着,他儿子不会有事。

    可现在寿宁公主只剩下三天的命了。

    皇后几度昏厥。

    崇国公在书房里坐了一夜。

    皇后醒来,又晕了过去。

    她想见女儿,但寿宁公主人在南安王府。

    她重伤在身,不宜挪动。

    何况寿宁公主在宫里的时候,最心心念念的就是出宫见南安郡王。

    待在南安王府,她应该是高兴的吧?

    皇后眼泪模糊了双眼。

    她怎么生了那么傻的一个女儿?

    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值得吗?

    周嬷嬷劝她想开些,“皇上已经下旨给公主筹办喜宴了,公主生前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娘娘就帮她了了吧?”

    “我女儿不会死!”

    “寿宁她不会死!”

    皇后歇斯底里的叫着。

    知道皇后悲痛,周嬷嬷也没有劝她。

    劝一个母亲接受女儿即将香消玉殒的消息何其残忍?

    但事已至此,无法挽回了,只能尽量让寿宁公主走的安心些,不留遗憾在人世。

    皇后就坐在凤榻上,哭的双眼干涩生疼。

    周嬷嬷拿热毛巾给皇后敷眼睛。

    想到什么,皇后道,“给我更衣!”

    寿宁公主贵为公主,金尊玉贵,是皇后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几乎要什么有什么。

    没法嫁给南安郡主,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坎坷。

    这个坎坷,她用一条命迈过去了。

    皇后想不起来自己的女儿需要什么,因为寿宁公主并不缺什么。

    皇后想起了太后手里那件孔雀羽披风。

    寿宁公主几次找太后要,太后都没给她。

    后来寿宁公主吵着要嫁给南安郡王,失了太后的欢心。

    太后就更不可能给她了,寿宁公主也没再提过。

    这是皇后知道的寿宁公主唯一想要没得到的东西。

    穿好凤袍后,皇后顶着一张憔悴的脸去了永宁宫。

    宫女嬷嬷都守在殿外。

    皇后没有让人禀告,直接迈步进去。

    皇后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无意间听到端慧长公主和太后的对话。

    太后训斥寿宁公主愚不可及。

    坑了自己,还要害死自己的表哥。

    端慧长公主则更关心太后和她说的另外一件事。

    回京后,端慧长公主日日进宫给太后请安。

    她能感觉到太后和寿宁公主之间的生疏。

    端慧长公主问太后发生了什么事,太后便把寿宁公主忤逆她,要死要活要嫁给南安郡王的事说了。

    端慧长公主觉得寿宁公主实在糊涂。

    南安王府明显就是东乡侯一党的人。

    和他们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她不想着除掉他们,反倒想嫁给他,也难怪太后动怒,不喜于她了。

    太后对寿宁公主失望透顶,也给寿宁公主的将来做好了安排——

    和亲。

    现在寿宁公主要死了,自然完不成和亲的使命。

    端慧长公主担心会牺牲她的女儿宜安郡主。

    计划让寿宁公主和亲的事,皇后还是第一次听说。

    她是气的浑身颤抖不止。

    她要冲进去,被周嬷嬷拉住了。

    皇后一把甩开周嬷嬷,冲进去质问太后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和寿宁。

    太后正为寿宁公主的事生气呢。

    一个是忤逆自己的孙女儿,一个是自己疼爱的侄孙。

    孰轻孰重,自然不必说。

    更重要的是寿宁公主胳膊肘往外拐,这是太后决不允许的。

    皇后又在这时候朝太后发火,直接撞太后枪口上了。

    太后训斥皇后教女无方,“寿宁公主倾慕南安郡王的事即便一再隐瞒,也闹的人尽皆知了。”

    “但凡有几分血性的男儿谁愿意娶一个心里有别人的女子为妻?!”

    “出生在皇家,享受荣华富贵的公主,就该有为权势牺牲的觉悟!”

    “但凡她懂事些,哀家也不会动送她和亲的念头!”

    他们私下已经达成同盟,就等时机成熟,送寿宁公主和亲。

    现在寿宁公主要嫁人了。

    扔下一个烂摊子给他们,太后是气不打一处来。

    端慧长公主劝皇后息怒。

    皇后如何息怒?!

    和亲。

    这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可和亲的公主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要是和亲那么好,当年太后怎么不送端慧长公主去南梁和亲?!

    九陵长公主还是皇上的亲妹妹,和亲南梁,连个孩子都不让生。

    就因为忤逆了太后,失了太后的心,就要被送去和亲。

    皇后接受不了。

    她这辈子已经被太后摆布够了,她不想自己的女儿也步她的后尘。

    太后觉得皇后在无理取闹。

    一个把自己小命都给玩完了的公主如何被人摆布?!

    但凡她把寿宁公主管严一点,也不会坑完坑那个!

    太后声音带着凌厉和不容抗拒,“皇后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同哀家置气,不如趁此机会把凤印拿回来。”

    皇后心底一寒。

    脸上浮起一抹惨笑。

    凤印?

    她女儿都快要没命了!

    太后记得的却只有凤印。

    皇后从来没有觉得太后有那么可怕过。

    这个空荡荡的大殿,让她觉得窒息。

    皇后仓皇而逃。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