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皇后迫不及待的逃离永宁宫那冰冷的只有权势地位没有亲情的地方。

    不。

    不是没有亲情。

    只是太后的亲情都给了端慧长公主和齐王,没有给她女儿罢了。

    皇后很后悔。

    这么多年,她太听皇后的话了。

    如果她不顾一切的支持寿宁公主,就像当初太后支持南漳郡主一般。

    就算得不到南安郡王的爱,至少她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也好过没命强。

    可惜——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回了凤鸾宫,皇后悲痛欲绝,只恨不得随女儿一起去了。

    周嬷嬷劝皇后保重身子。

    皇后自嘲道,“是,我是该保重身子。”

    “我这辈子就只剩下一个冰冷的后位了!”

    周嬷嬷忙道,“娘娘,您还有二皇子啊……。”

    皇后冷笑一声。

    周嬷嬷没再说话。

    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谁能想到太后和崇国公会那么狠心。

    只因为寿宁公主忤逆她,不听话,就要拿她和亲。

    已经心狠手辣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能和崇国公狼狈为奸的人,能是什么好人?

    寿宁公主虽然救南安郡王没了命,至少她如愿以偿了,总好过活着被送去和亲,骨肉分离,生不如死好。

    寿宁公主牺牲那么大,将来齐王谋事,成功了自然是好,若是失败了,连着皇后都将万劫不复。

    南安郡王是皇后的女婿,哪怕看在寿宁公主的面子上,也会帮皇后求情。

    寿宁公主用自己的命给皇后换了半张护身符,虽然这不是皇后想要的。

    皇后悲痛,什么都没心情过问。

    周嬷嬷忙里忙外的盯着筹备寿宁公主出嫁事宜。

    两个掌管凤印的后妃也不敢这时候弄幺蛾子,尽心尽力的忙。

    时间仓促,宫里忙的是脚不沾地。

    出嫁前一天傍晚,南安郡王把寿宁公主送回了宫。

    才两天没见,寿宁公主已经消瘦一圈了。

    皇后握着她的手,骂她太傻。

    骂着骂着,皇后哭道,“真正傻的是母后……。”

    进宫这么多年,她一直依附太后。

    太后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

    太后要送寿宁公主和亲,她能阻拦吗?

    太后做决定,压根都没有问过她的意思。

    她这个皇后不过就是个傀儡罢了。

    护不住女儿,她枉为人母。

    皇后自责不已。

    皇后陪了寿宁公主一夜。

    连淑宁公主这个和寿宁公主从小斗到大的都被寿宁公主的果敢感动,来探望她,说了不少的话。

    第二天,皇后亲自给寿宁公主梳妆。

    因为寿宁公主病重,承受不起沉甸甸的凤冠,她的凤冠是宫里连夜东拼西凑赶制出来的。

    看着去大气,实则都是镂空的没有多少重量。

    皇后亲自把女儿扶进花轿,由南安郡王接出宫。

    南安王府。

    高朋满座,热闹不凡。

    只是这份热闹太压抑,要笑,又要悲伤。

    和寻常人家拜天地没什么区别。

    只是这次,大家还没有来得及喝喜酒,就听宫人报丧了。

    寿宁公主死了。

    死在了南安郡王的怀中。

    宫人匆匆进宫报丧,皇后悲痛欲绝。

    但这回,有心里准备了,没有晕过去。

    “公主说什么了?”周嬷嬷问道。

    宫女支支吾吾。

    “快说,”周嬷嬷催道。

    宫女哽咽道,“公主说如果有来生,她不想做公主了,她想做个土匪。”

    皇后哭的心碎。

    她这女儿太傻了。

    她羡慕镇北王世子妃。

    可镇北王世子妃不是真的土匪,她是公主。

    南安王府。

    新房内,哀嚎一片。

    楚舜他们站在窗外,叹息连连。

    “为什么倒霉的都是南安郡王?”定国公府大少爷同情道。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斜了定国公府大少爷一眼。

    “除了,我们哪个不倒霉?”

    想到自己娶妻,楚舜就一个头两个大。

    他和秦菡儿是假定亲。

    管家去迎亲,一去这么久,半点消息都没有。

    楚舜都不知道管家无功而返,他怎么和爹娘交代。

    还有北宁侯世子,想到自己把周七姑娘当成男子给捶了胸,他就恨不得剁掉自己的手才好。

    好在周七姑娘回家了,要是留在京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北宁侯世子脑壳涨疼。

    不过他们倒霉归倒霉,还是比不得南安郡王的惨。

    原本过几日是他迎娶南阳侯府嫡女的日子,现在为了让寿宁公主不留遗憾的离开人世,把她给娶了。

    他和南阳侯府姑娘的婚期就得往后挪一年了。

    好在崇国公世子入狱了,等待他的是死亡。

    崇国公世子不死,南安郡王迟早有性命之忧。

    看着哀嚎一片的新房。

    楚舜他们内心起了些波澜。

    他们虽然纨绔不着调,但至少不会做太出格的事。

    可面对崇国公世子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们点到为止,崇国公世子却是一再的要置人于死地。

    当日在画舫上,下狠心把崇国公世子灭了,不至于有现在这么多事。

    他们的退让换回来的是变本加厉的算计和杀戮。

    大红绸缎被拆下来,换上白绸。

    喜庆的气氛被凄哀所取代。

    原本定下的南安郡王迎娶聂瑶的日子,正好是寿宁公主下葬之日。

    南安王妃拿着礼单进宫找皇后。

    寿宁公主出嫁,十里红妆,风风光光。

    除了那些给寿宁公主陪葬的,还剩下不少。

    寿宁公主都没有和南安郡王圆房,这些陪嫁自然要还回去。

    对那些东西,皇后不在乎。

    她只对南安王妃有一个要求。

    她要南安郡王为她的女儿寿宁公主守身三年。

    这个要求,让南安王妃蹙眉了。

    她很感激寿宁公主挺身而出,替南安郡王挡下一剑。

    可这一剑是寿宁公主的表兄崇国公世子给的。

    南安王妃和南安王膝下只有南安郡王一个儿子。

    心心念念的就是南安郡王早日娶亲,他们能抱上孙儿。

    寿宁公主倾慕她儿子,不惜替她挡剑,这份恩情,无以为报,唯有将她娶了,全她最后的心愿。

    替寿宁公主守身一年,南安王妃无话可说。

    嫡妻过世,丈夫守身一年再续娶,这是对嫡妻的看重。

    但真正守身一年的少之又少,多少人借孩子无嫡母照看为由三个月便娶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