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次,南安郡王险些被崇国公世子杀了,虽然最后有惊无险。

    但这些天,南安王妃几次从噩梦中惊醒,吓出来满身冷汗。

    她只给南安王府添了一子,已经愧对南安王府列祖列宗了。

    要是唯一的儿子还出了事,连个后都没有留下,她将来有何颜面去见荀家列祖列宗?

    三年时间,太久了。

    她儿子又是个擅长惹事的,要是再多碰上几个崇国公世子那样的……

    南安王妃不敢想象。

    她儿子需要成家立室收心。

    不好明着拒绝皇后,南安王妃委婉道,“三年时间,风儿能等,南阳侯府也等不了啊。”

    “我不能让南阳侯的孙女儿等到十八才嫁人。”

    皇后脸色冰冷。

    她不想女儿嫁给南安郡王,可南安王府不是也不想娶她女儿吗?!

    匆匆忙的定下了南阳侯府姑娘,好绝了她女儿的念想。

    是她女儿太傻。

    南安郡王救了她,入了眼,便再也拔不出来了。

    若非南安王府拒娶,她女儿也不会死!

    她没有要南安郡王一辈子不娶已经够仁慈了!

    若不是南安郡王那条命是她女儿用自己的命换的,皇后都恨不得让南安郡王下去陪寿宁公主。

    “三年而已,有什么等不得了,南阳侯的孙女儿已经是南安郡王的人了,难道她还会嫁给别人吗?!”皇后冷道。

    南安王妃眉头微蹙。

    什么叫南阳侯的孙女儿已经是她儿子的人了?

    他们只是定亲了,尚未成亲,就还不算是他儿子的人。

    皇后的要求,南安王妃没有答应,却也没有直接否认。

    毕竟皇后才痛失爱女,南安王妃不想刺激她。

    这事一年之后再说也不迟。

    但这个疑问,一直盘桓在南安王妃的心头。

    回王府后,南安王妃去找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喝的烂醉如泥。

    好好的儿子被折腾成这样,南安王妃是又恼又气。

    南安王妃问他皇后那话是什么意思,南安郡王酒气熏天道,“花灯节那天,我和瑶儿就,就已经圆房了……。”

    话还没说完,南安郡王往地上一倒。

    小厮被南安郡王的话给弄懵了。

    郡王爷和聂姑娘已经圆房了?

    南安王妃是一个头两个大。

    她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办好,她去找南安王商议。

    南安王也懵了。

    “皇后要风儿替寿宁公主守身三年,”南安王妃道。

    “瑶儿又已经是风儿的人了……。”

    “这事该怎么办好?”

    南安王抬手揉太阳穴。

    没见过这么复杂的感情,他望着南安王妃道,“咱们当初执意给风儿定亲是不是做错了?”

    南安王妃望着南安王道,“错什么?”

    “除了瑶儿,见过风儿喜欢逗哪个姑娘生气?”

    “绕道也要去招惹人家的就这么一个。”

    “我不帮他早点定亲,等他将来反应过来,人家姑娘早嫁人了。”

    儿子是她生的,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了。

    不是心里喜欢,他不会和一个姑娘过不去,硬是把人家姑娘撩拨的火冒三丈。

    这回是她主动给他们定亲,风儿才没有去招惹瑶儿。

    要是以往,南阳侯不知道向她告多少回状了。

    真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南安王妃瞪着南安王,“驴父驴子!”

    南安王,“……。”

    出了书房,郑妈妈扶着南安王妃道,“这事该怎么办?”

    南安王妃叹息一声,“等过些日子,我和老侯爷说说吧。”

    寿宁公主出嫁了,也下葬了。

    接下来就是处置崇国公世子了。

    因为崇国公世子杀了寿宁公主,虽然是无意的,但寿宁公主毕竟死在他的剑下。

    几乎没有大臣敢替崇国公世子求情。

    崇国公丁忧在家,几次进宫找太后,求皇后。

    皇后称病不见。

    她也的确病了。

    太后要保崇国公世子一命,保命的理由是崇国公世子和南安郡王比试是签了生死状的。

    寿宁公主身为公主,偷镇北王世子妃的马车出宫,还替南安郡王挡剑。

    崇国公世子无意杀她,是她自己撞上去的。

    至于杀南安郡王,既然签了生死状,就该料到自己有什么样的下场!

    太后蛮不讲理,袒护崇国公世子到底。

    皇上气的说不出来话。

    他没有和太后理论,甩袖离开。

    回了御书房,就下了一道圣旨。

    三日后,于西街菜市口当众处死崇国公世子。

    圣旨一下,这事再无转圜余地。

    崇国公彻底怒了。

    让自己的儿子给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蠢公主陪葬,他不甘心。

    他要救自己的儿子。

    这回,崇国公要来硬的。

    他要探监,刑部尚书不在,刑部右侍郎陪同左右。

    崇国公要以死囚偷梁换柱。

    有高超的易容术,完全能够做到瞒天过海。

    刑部右侍郎不答应。

    崇国公掐着他的脖子逼他配合。

    刑部右侍郎吓的满头大汗,他望着崇国公道,“国公爷,您要杀我易如反掌,可您即便救走了世子爷,除了把自己陷入万劫不复,改变不了他的命运。”

    “这话是什么意思?!”崇国公冷道。

    “以防崇国公府劫狱,世子爷被送入大牢之前就服下毒药了。”

    “即便不斩首示众,没有解药,到了时间,也会没命。”

    既然改变不了必死无疑的结果,又何必冒着得罪皇上的风险劫狱呢?

    崇国公睚眦欲裂。

    他掐着刑部右侍郎的脖子的手越来越紧。

    可就在刑部右侍郎差点断气的时候放了他。

    刑部右侍郎扶着牢房的栏杆站稳身子。

    刚刚从阎王殿门前路过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崇国公世子求崇国公救他。

    他不想死。

    崇国公能怎么办,他能把刀架在镇北王世子妃的脖子上,逼她交出解药吗?

    “爹不会让白死的,”崇国公声音森冷道。

    “他们很快就会下去陪。”

    说完这一句,崇国公转身离开。

    身后是崇国公世子悲切的呼唤。

    刑部右侍郎心虚的不敢看崇国公的眼睛。

    他刚刚说的话是匡崇国公的……

    怕给苏锦惹祸上身,刑部右侍郎赶紧把这事告知王爷知道。

    三日后。

    崇国公世子被囚车拉到菜市口。

    一刀毙命。

    崇国公去了刑场。

    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杀,他浑身的戾气让人退避三舍。

    监斩官都惶恐。

    他从崇国公的脸上看到了血雨腥风。

    他只是奉命监斩,但愿崇国公不要迁怒他才好。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