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刑场正对的远处,还停着一驾马车。

    车帘掀开一角。

    文远伯府大姑娘脸色刷白。

    浑身不自主的哆嗦颤抖。

    她眼睁睁的看着刽子手手起刀落,崇国公世子的人头滚下来。

    血溅三尺。

    那是她的夫君啊。

    虽然还没有八抬大轿迎娶她过门,崇国公府也看不上她一个小小伯府嫡女。

    尤其这个伯府还摇摇欲坠,过不多久便要被抄家流放。

    还有她被崇国公府大姑娘上官凤儿利用,被苏锦匡的败坏了上官凤儿的名声,被崇国公府嫌弃。

    可这些都改变不了她已经是崇国公世子的人的事实。

    她还未出嫁,崇国公世子便被杀了。

    她该怎么办?!

    文远伯府大姑娘惶恐不安,身子抖成筛子。

    丫鬟握紧她的手,让她镇定。

    她失身给崇国公世子的事没多少人知道,只要隐瞒的好,不妨碍她将来嫁人。

    即便崇国公世子现在死了,但她救命之恩还在。

    崇国公不会不帮文远伯府。

    只要文远伯府还在,大不了离开京都,离的远远的,还怕嫁不出去吗?

    镇北王府假老夫人在闺阁时与人私奔,最后不还瞒天过海成了高高在上的镇国公夫人,享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呢!

    崇国公世子身首异处,被接回府,刑场的人也都散了。

    崇国公府。

    崇国公夫人扑在棺椁上痛哭。

    崇国公也双目赤红,眸底泪花闪烁。

    只是他的眼泪没有掉下来。

    他的嫡长子已经没了。

    再伤心也无济于事,他要做的事是给他报仇,让他九泉之下也能瞑目。

    崇国公夫人恨啊。

    恨寿宁公主,也恨皇后。

    杀害公主,是死罪。

    可若是寿宁公主生前求皇上饶了她儿子,皇上或许会全了寿宁公主最后的心愿,只把崇国公世子流放。

    不论流放多远,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

    只可惜,寿宁公主一直待在南安王府,出嫁前才回宫,彼时宫门落锁了,谁也进不去。

    寿宁公主死了,皇后还在。

    只可惜崇国公和太后要送寿宁公主和亲的事伤了皇后的心。

    他们的儿子是爹娘的心头肉,她的女儿就不是了吗?!

    他们不喜寿宁公主,对她失望,皇后无话可说。

    可要把她女儿送去和亲,就太伤皇后的心了。

    兄嫂如此待她,却要她宽待侄儿,皇后做不到。

    何况皇后就算帮崇国公世子求情,皇上也不会答应。

    崇国公夫人悲痛欲绝。

    但要说最恨,那绝对是苏锦莫属。

    若不是她,寿宁公主不会流落百花楼,不会连累百花楼被查封,更不会被南安郡王救了。

    何况,真正救她的根本就不是南安郡王。

    他只是出现的最及时。

    在寿宁公主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一击俘获了她的芳心。

    要不是她算计承娴郡主,被太后传召进宫,没有她的马车,寿宁公主如何逃出宫去救南安郡王,最后把她儿子给坑死了?!

    她就是个灾星!

    她们两都是灾星!

    崇国公夫人是恨不得把苏锦大卸八块,五马分尸才好。

    端慧长公主心存愧疚。

    虽然这事不是因她而起,但她和太后说起和亲,无意被皇后听到,伤了皇后的心却是不可辩驳的事实。

    她劝慰崇国公夫人,让她保重身子。

    从崇国公府出来后,她就去了镇北王府。

    当然,她找的不是苏锦,是南漳郡主。

    她回京这么久,都还没有和南漳郡主好好聊过。

    她和南漳郡主从小一起长大,比亲姐妹还亲三分,对南漳郡主再了解不过了。

    镇北王府都被人给霸占了,她却不吭一声,这不是她的性子。

    南漳郡主心底发苦,“世子的亲事是我进宫逼来的,我能怎么办?”

    “王府里,世子护着她,王妃护着她,王爷、老王爷也护着,王府外,又有东乡侯和皇上。”

    “她就是横着走,杀人放火都没事。”

    端慧长公主也知道南漳郡主日子不好过。

    “就这样忍气吞声?”她觉得南漳郡主不是那种人。

    南漳郡主看了端慧长公主一眼道,“南梁对大齐虎视眈眈,我看过不多久老王爷、王爷他们就要上战场了,我不想在这时候闹出事来,免得他们到了边关还忧心府里。”

    嗯。

    话说的很好听,为大局忍让。

    其实弦外之音,谁都听的出来。

    一旦开战,东乡侯和王爷、老王爷是肯定要上战场的。

    谢景宸身为镇北王世子,肯定也要去。

    护着苏锦的人都走了,还怕没机会收拾她吗?

    左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她等的起。

    暂避锋芒是对的,只是苏锦医术高超,等闲手段对她没用。

    若是她一直待在府里,哪都不去,她们还真奈何不了她。

    待了会儿,南漳郡主送端慧长公主出府。

    路过花园的时候,苏锦在赏花,杏儿在扑蝶。

    主仆两是闲情逸致,心情好的令人发指。

    偌大一个王府,大概也只有她们主仆心情好了。

    二房、三房一蹶不振。

    崇国公世子是南漳郡主的侄儿,就这么被砍了头,心情怎么可能好的了?

    自打苏锦嫁给谢景宸后,南漳郡主的心情就没再好过。

    南漳郡主把冰冷的眸光收回,继续往前。

    不远处,谢景宸带着暗卫走过来。

    从台阶上下去,谢景宸扶额。

    暗卫道,“世子爷是不放心世子妃吗?”

    谢景宸叹息道,“事情怎么那么不凑巧,我刚答应两天后陪她去长桥散心,父王就让我离京办事。”

    “世子爷只管放心离京便是,除非是活腻了,不然还有谁不怕死敢招惹世子妃?”暗卫回道。

    “属下一人护着世子妃已是绰绰有余。”

    两人下台阶,往花园方向走去。

    只是他们刚刚说的话,南漳郡主暗咬牙。

    端慧长公主冷笑连连。

    花园里。

    杏儿死活逮不住那只蝴蝶,急的跳脚。

    苏锦也来兴致了,用网兜扑蝴蝶。

    只是总是慢一步。

    网兜扑过去,蝴蝶已经飞远了。

    蝴蝶从谢景宸跟前飞过去,他手一伸,就把蝴蝶抓住了。

    苏锦,“……。”

    杏儿,“……。”

    “这样子扑蝶就太没意思了,”苏锦嫉妒道。

    谢景宸手一松,蝴蝶就飞走了。

    气的苏锦拿两眼睛瞪他。

    谢景宸忍俊不禁,一脸宠溺,“这花园天天逛肯定腻了,过两日我陪去长桥散心。”

    “长桥?”苏锦挑眉。

    “是我们之前去过的那长桥吗?”

    “不许脱鞋脱袜子,”谢景宸道。

    “……。”

    “那多没意思啊?”苏锦道。

    “不去。”

    “……。”

    暗卫憋出内伤来。

    世子妃好像一直游离在所有人计划之外。

    不只是敌人,自家人也一样。

    谢景宸眸底有火苗跳跃,他咬牙道,“让脱鞋脱袜子,但这是最后一次。”

    苏锦眉头一扭。

    居然这么好说话?

    她瞅着谢景宸道,“我怎么嗅到一股子阴谋的味道?”

    谢景宸,“……。”

    “那我就更不能去了,”苏锦果断道。

    “……。”

    这女人。

    敌人都上勾了,她还没上勾。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