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个猜测让大理寺少卿脸色变了又变。

    但凡和权贵沾上的案子都格外的棘手。

    一边是镇北王世子妃,一边是端慧长公主。

    这案子查还是不查总要把一个往死里头得罪。

    大理寺少卿脑壳隐隐作疼。

    再说端慧长公主,急匆匆的进宫找太后。

    见端慧长公主脸色难看的进来,太后的心咯噔一下掉进了谷底。

    一听到镇北王世子妃被刺客伤了的事,太后就有不好的预感。

    皇上对镇北王世子妃的宠爱,宫里谁人不知?

    招惹皇上的心尖儿,这不是没事找死吗?!

    最近崇国公府总干蠢事,太后怕崇国公是因为痛失爱子,情绪失控,要镇北王世子妃的命泄愤。

    太后刚准备派人去问,端慧长公主就进来了。

    直觉告诉太后——

    这蠢事是她女儿干的。

    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就不要冲动行事啊。

    李嬷嬷伺候在太后身边几十年,是太后的心腹。

    端慧长公主快步进来,她便知没好事,抬手把伺候在殿内的宫女太监都打发出去了。

    等端慧长公主近前,太后便道,“镇北王世子妃遇刺的事是不是与有关?”

    “女儿怕是被人算计了,”端慧长公主心急如焚道。

    在镇北王府,碰巧知道镇北王世子妃要去逛长桥。

    镇北王世子还没时间陪着,只有一个暗卫陪同。

    这么绝好的下手机会,对于掌心疼了几天,差点溃烂的端慧长公主来说,岂能错失?

    尤其苏锦医术高超,杀她本就比除掉其她人难上百倍不止。

    连南漳郡主都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但要做的滴水不漏。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派了八名高手去,只杀掉一个暗卫和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是绰绰有余。

    可结果呢?!

    不止镇北王世子在,就连大理寺少卿和衙差都在了。

    八名高手死了七个,还有一个被活捉了。

    端慧长公主再傻,也知道她是掉进了别人给她挖的坑里头了。

    还有令牌……

    她很确定她派去的人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直指长公主府的东西。

    可偏偏就被大理寺少卿从刺客身上摸出了令牌。

    虽然还没有瞧见那令牌长什么样子,但长公主已经慌了。

    如果真的是冲着她来的,那令牌肯定和她有关。

    趁着事情还没有闹大,这时候不赶紧补救,再晚就迟了。

    太后是心力交瘁。

    让女儿回来是给她做帮手的,不是给她捅篓子的啊。

    比起端慧长公主,太后明显要沉稳的多。

    既然知道是个坑,那从刺客身上摸出来的令牌保不齐是故意放出来的风,引他们上钩好抓他们一个现行的。

    现在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这会儿时辰不早了,端慧长公主没有多待,便回了府。

    这一夜,是翻来覆去没能睡好。

    翌日早朝,皇上上朝后,直接就问大理寺卿,有没有从刺客口中问出背后的主谋。

    大理寺卿是满头大汗。

    还没见过哪个案子让皇上这么心急的。

    得亏大理寺少卿查出了那块令牌的消息,可以应付皇上。

    大理寺卿惶恐出列,道,“刺客守口如瓶,还未招认,但从刺客身上搜出来的令牌,曾有人在端慧长公主府护卫身上见过。”

    皇上脸色冰冷。

    满朝文武面面相觑。

    端慧长公主才在镇北王世子妃手里栽跟斗,赔进去两万两银票。

    承娴郡主还被夺了郡主之位。

    这才过去几天啊,又落镇北王世子妃手里了?

    镇北王世子妃邪门的很啊,但凡招惹的都没有好下场,怎么一个个就不长记性呢?

    以前算计镇北王世子妃,她毫发无损,一个个栽在坑底爬不出来。

    这回镇北王世子妃伤了胳膊,伤的是前所未有的重啊,不知道这回端慧长公主会怎么倒霉?

    老实说,还真有点好奇。

    一个个屏住呼吸,偷偷察言观色。

    皇上为了给女儿出气,要大理寺卿三日之内破案。

    大理寺卿,“……。”

    自打皇上说了这句话后,后面朝政议论什么,大理寺卿一句也没听进去。

    脑袋转的飞快,怎么才能三天之内把这案子了结了。

    目前只有一个刺客活口,还有一块令牌,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证据。

    仅凭这点证据就想要端慧长公主伏法,难度不小。

    ……

    镇北王府,沉香轩。

    苏锦坐在床榻上,把胳膊上的纱布取下,准备换药。

    纱布撕下来,疼的苏锦倒吸气。

    她拿眼睛瞪谢景宸。

    谢景宸已经不知道挨了苏锦多少记瞪眼了。

    还有其他人的,皇上、王妃、王爷、苏崇以及楚舜他们……

    他还没有去向岳父大人请罪,这一顿训斥肯定是免不了的。

    杏儿盯着伤口看道,“姑娘,伤口差不多结痂了。”

    对谢景宸他们这样的习武之人来说。

    苏锦受的根本都算不上是伤。

    可对苏锦来说,那是真疼啊。

    清洗伤口后,涂上药膏,然后裹上纱布。

    洗漱完,坐下吃早饭。

    苏锦端碗,谢景宸拦下她,“我来喂。”

    苏锦,“……。”

    只是伤口有点疼,用不着把她当成伤残人士看待吧?

    尤其昨晚她都自己端碗吃饭的,现在却要喂她?

    难道她一晚上伤非但没好还更严重了?

    谢景宸夹着蛋饺递到苏锦嘴边,外面丫鬟进来道,“世子妃,大姑娘来探望您了。”

    苏锦嘴一张,一口咬掉了一半的蛋饺。

    谢锦瑜走进来,正好瞧见这一幕,道,“大嫂伤的这么严重?”

    “也没那么严重,”苏锦囫囵不清道。

    “左胳膊都差点废了,还不严重?”谢景宸心疼道。

    “不要仗着自己会医术,就不当回事了。”

    “……。”

    谢景宸这话是说给谢锦瑜听的。

    谢锦瑜和苏锦不睦。

    她是来探虚实的。

    谢景宸猜到她来的目的,但他没想到王妃就在外面,正好进来。

    听了这话后,王妃心疼坏了,责怪谢景宸隐瞒苏锦的伤情,把谢景宸是狠狠的训了一顿,“伤的这么严重,还让锦儿下床,快上床养着。”

    谢景宸,“……。”

    挨骂无止尽了。

    然后——

    谢景宸从桌边喂饭挪到了床边喂饭。

    苏锦,“……。”

    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