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等王妃和谢锦瑜都走了,苏锦掀开被子下床。

    她望着谢景宸道,“是怎么知道谢锦瑜来的?”

    别告诉她那只是巧合,她不信。

    “屋外有鸟叫声,”谢景宸道。

    苏锦也听到了鸟叫声,但是没在意。

    现在看来是暗卫在提醒谢景宸。

    苏锦没说什么,结果杏儿扶着苏锦,一脸敬佩道,“姑爷真是太厉害了,还听得懂鸟说话。”

    苏锦,“……。”

    谢景宸,“……。”

    还有屋外藏在树上的那只大鸟,“……。”

    真是被这丫鬟给打败了。

    人家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居然也毫发无损的长这么大了。

    这大概和青云山的人都比较实在有关。

    有一说一。

    好在这丫鬟除了信任他们外,其他人的话并不信。

    不然迟早被人给卖了。

    苏锦遇刺受伤,不用去给王妃请安。

    为了让受伤看起来严重,她连沉香轩都没有出。

    去后院也是杏儿扶着她去的。

    身子摇摇欲坠的,看的丫鬟婆子都担心。

    皇上给大理寺三天时间查案。

    时间过去一半,大理寺也没能让刺客认罪,大理寺卿都急的上火了。

    沉香轩,后院。

    苏锦在给花浇水。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两翻墙进来。

    以前他们都是四个人同进同出,形影不离。

    定国公府大少爷成亲了,要陪右相千金回门,没空搭理他们。

    南安郡王成亲了,醉的一塌糊涂,没法搭理他们。

    就剩下他们两了。

    谢景宸坐在竹林前喝茶,清风徐徐,惬意无比。

    北宁侯世子走过来,在他对面坐下,抗议道,“景宸兄,不能利用完我,就撂挑子不管了。”

    谢景宸让他想办法把大理寺少卿引到长桥去。

    只一句话,北宁侯世子也没有问做什么,拍着胸脯向谢景宸保证,一定把他表哥引过去。

    北宁侯世子怎么也没想到,谢景宸让他表哥去是捡烫手山芋的。

    这会儿,大理寺卿查不出案子,把压力扔给了大理寺少卿。

    大理寺少卿就逮住他不放了。

    北宁侯世子没辄,毕竟是端慧长公主,不是谁都能惹的起的,尤其他没有官职在身,他管这事,那就是多管闲事。

    没有办法的北宁侯世子,只能来找谢景宸了。

    烫手山芋转了一圈,还是回到了谢景宸手中。

    谢景宸看了北宁侯世子一眼道,“大理寺少卿把这案子查清楚,此后就平步青云了。”

    “案子查清楚才能平步青云,查不清,皇上估计把大理寺一干人等流放的心都有,”北宁侯世子叹息道。

    这些人惹谁不好偏要惹大嫂。

    大嫂运气好,谁惹谁倒霉。

    景宸兄才智无双。

    计谋都还没开始实施,就已经被识破了。

    就这样,还想坑人?

    除了坑自己外,能坑谁啊?

    崇国公一党也是坚持不懈,要是他,早一蹶不振了。

    北宁侯世子找谢景宸求助,谢景宸没有去大理寺,而是给北宁侯世子支了几招。

    北宁侯世子有点不放心,“能行吗?”

    楚舜望着谢景宸道,“景宸兄,老实说,这回的坑是不是挖的?”

    谢景宸没有说话。

    楚舜就当他是默认了。

    北宁侯世子放心了。

    和楚舜出了镇北王府,已经是正午了,两人决定先去醉仙楼吃顿饱饭,然后再去大理寺。

    大理寺少卿气冲冲的来找北宁侯世子。

    整个大理寺都急的上火了,他还有心情吃饭?

    正好,送上来给北宁侯世子结账。

    北宁侯世子道,“表哥只管放心就是,这回是躺着捡功劳。”

    大理寺少卿是格外的想揍他。

    吃饱喝足后,北宁侯世子把谢景宸告诉他的招禀告大理寺少卿知道。

    大理寺少卿虽然怀疑,但也只能照办了。

    他亲自去端慧长公主府询问令牌的事。

    和之前两次一样,管家说不认得令牌,端慧长公主要么进宫见太后了,要么歇下了,根本不见人。

    下午时间本就短,就这么浪费了。

    第二天一早,大理寺直接给端慧长公主府传了话去,让她亲自到大理寺接受问话。

    大理寺职责所在,即便贵为公主,也应遵纪守法。

    端慧长公主还真没把一个大理寺放在眼里,但大理寺说了,如果执意不见,只能进宫禀明皇上了。

    端慧长公主有些恼了,但又不能置之不理。

    便让身边的心腹嬷嬷去大理寺回话。

    正好,要的就是嬷嬷回话。

    借大理寺几颗虎胆,也不敢对端慧长公主用刑啊。

    人家要是矢口否认,这案子没法往下查。

    可要是嬷嬷就不同了,打她,毫无压力。

    大理寺少卿直接把嬷嬷扣下,审问不成,直接打板子。

    三十大板打下去,要了嬷嬷半条命。

    嬷嬷起初死活不招认,但谢景宸知道还有哪些人知道行刺一事。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谢景宸派人盯着端慧长公主,知道她派了多少刺客,不然怎么会把时间拿捏的那么精准,让大理寺少卿及时出现,活捉了一刺客?

    只是让苏锦受了点皮外伤,就差点没被活活瞪死了。

    要是准备不周,让苏锦怎么着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在嬷嬷顽强抵抗的时候,抖出一个叫翠柳的丫鬟。

    大理寺少卿告诉嬷嬷,那丫鬟已经招认了。

    如果她还不肯招的话,那就继续打,打到她肯招认为止。

    嬷嬷没想过大理寺少卿是匡她的,信以为真,心知事情瞒不住了,不想继续受罪的她,也就招了。

    签字画押后,大理寺少卿派人去把那叫翠柳的丫鬟抓了来。

    两人供词一般无二。

    有刺客和令牌在前,再有了端慧长公主身边的心腹嬷嬷和丫鬟的供词,端慧长公主招不招认已经不重要了。

    人证物证俱在,不会因为她一口咬定是栽赃和冤枉,这案子就不了结的。

    大理寺卿把供词呈给皇上,皇上是雷霆震怒。

    太后亲自到御书房训斥大理寺卿,认定他是和人联手栽赃她女儿。

    这个人虽然没明说,很显然是指谢景宸和苏锦。

    算计他女儿,还要往他女儿身上泼脏水?

    太后越护着端慧长公主,皇上怒火就越大,当着太后的面就让人拟旨贬端慧长公主。

    太后气的摇摇欲坠。

    皇上看着她道,“太后还是保重身子为好,端慧长公主派人刺杀公主在前,再气晕太后,更是罪加一等。”

    太后脸都气成了茄子色。

    为了女儿,她扛着回到永宁宫才晕倒。

    就这样——

    端慧长公主被贬了。

    皇上气头上是打算直接把端慧长公主贬为庶民的,奈何圣旨未下,一堆大臣进宫帮端慧长公主求情。

    连端慧长公主都进宫跪在御书房前认错。

    最后皇上将她贬为了郡主。

    因为不止大臣们保端慧长公主,连东乡侯也觉得直接贬为庶民严重了。

    第二天早朝,东乡侯望着皇上,质问道,“皇上是不是该封镇北王世子妃为公主了?”

    皇上,“……???”

    福公公,“……???”

    福公公有点懵了。

    东乡侯是吃错药了吗?

    他不是说,不查清楚云妃一案,皇上休想封镇北王世子妃为公主的吗?

    现在又催皇上封公主,而且那话听得好像皇上不愿意似的。

    皇上很生气。

    但他忍着没骂东乡侯。

    “是该封公主了,”皇上道。

    东乡侯趁机道,“既然封了公主,就该有封地。”

    “端慧长公主被贬为郡主,正好腾出来一块封地,皇上就把那块封地给锦儿吧。”

    “……。”

    皇上眉头拧的紧紧的。

    端慧长公主的封地虽然不错,但还不是最好的。

    东乡侯居然挑了那块地……

    直觉告诉皇上有问题。

    在疼女儿上,皇上是绝对信任东乡侯的。

    所以,皇上虽然疑惑,还是一口答应了。

    崇国公不在朝堂上,连个帮忙求情的都没有……

    虽然崇国公在朝堂上党羽众多,但知道封地有铁矿的还真没有。

    端慧长公主连公主身份都保不住了,这时候帮她保封地,这不是存心惹皇上不快吗?

    只要公主身份恢复了,自然少不了她的封地。

    就这样,端慧长公主的封地皇上给了苏锦。

    等崇国公和太后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御书房内。

    下朝后,皇上就把东乡侯叫到御书房回话。

    皇上坐在龙椅上,望着东乡侯,抑制不住的好心情道,“怎么突然就想开了?”

    “皇上这是不希望臣想开吗?”东乡侯问道。

    “……。”

    一句话,就让皇上的好心情烟消云散了。

    皇上瞪着东乡侯,不呛人几句心里不痛快是不是?!

    福公公忙道,“侯爷误会了,皇上只是愧疚,至今未查出云妃一案,侯爷却突然体谅皇上认女归宗的迫切心情。”

    东乡侯一脸嫌弃。

    福公公觉得这台阶递的不够好,很显然,东乡侯没想过体谅皇上。

    定是有别的原因。

    “我已经派飞虎军去帮端慧长公主搬家了,”东乡侯道。

    “……。”

    已经?

    皇上眉头打了个死结。

    早朝上才把端慧长公主的封地给锦儿,他就吩咐飞虎军去盯着端慧长公主府搬家?

    他是怎么吩咐人的?

    皇上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什么时候派去的?”皇上问道。

    “七天前。”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