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最后——

    东乡侯揣着两幅画出了御书房。

    至于为什么帮端慧长公主搬家,他并没有告诉皇上,留给皇上自己瞎琢磨去。

    要不是看在铁矿山的面子上,他压根就不会松口让皇上封苏锦为公主。

    再多说几句,有点忍不住想揍他了。

    看着东乡侯走远,皇上还一头雾水。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东乡侯早就觊觎端慧长公主的封地了。

    那封地上有什么东西让他这样觊觎的?

    皇上在走神。

    福公公则朝挂着画的墙壁走去。

    墙上本来挂着三幅画,被东乡侯取走了两幅,留下最中间的一幅没要。

    不是他好心给皇上留了一幅。

    实在是他嫌弃这幅画。

    刚刚……

    就刚刚……

    东乡侯公然打劫皇上的画不算,还顺带狠狠的踩了皇上一脚。

    “这幅假画,臣不说,皇上是不是打算就一直挂在这儿了?”

    “好歹也是御书房,就这么挂幅赝品在墙上,走过路过的大臣都能瞧见,谁都知道皇上好糊弄。”

    回头看了皇上一眼,东乡侯把画一卷,转身就走了。

    福公公伺候在皇上身边,也算是见惯了好东西。

    他是真没看出来这画是假的。

    若真是假画,那挂在墙上就太有损皇上的身份了。

    福公公把画取下来,那边皇上道,“传镇北王世子进宫见朕。”

    福公公,“……。”

    得。

    皇上在捡软柿子捏了。

    东乡侯敢不把皇上的追问当回事,镇北王世子可不敢。

    镇北王世子护送九陵长公主回京,是绕道从端慧长公主的封地走的。

    他回来没两天,东乡侯就派飞虎军去帮端慧长公主搬家。

    说没关系,也不会有人信。

    福公公派小公公去传话,那幅画本让小公公一并拿下去,皇上道,“把画拿过来。”

    这画是他最喜欢的几幅画之一了。

    皇上从未想过这幅画是假的。

    画挂的那么远,东乡侯只是远远的瞥几眼就能看出是假的?

    福公公把画展开,皇上看的格外的仔细。

    看了半天后,皇上脸黑了。

    这画好像真是假的。

    怕皇上一再丢面子,福公公忙道,“没听说东乡侯在古玩字画方面有造诣啊。”

    但凡有造诣的,都格外喜好这些东西。

    东乡侯就不同了。

    他打劫这些字画,十有八九都不进东乡侯府,直接进了当铺。

    要命的是东乡侯典的都是活当。

    典当完,拿钱走人不算,还把当票送来给皇上。

    皇上心痛一次不算,还要再心痛一次。

    能在御书房瞧见的,都是皇上的心头好。

    尤其是字画,皇上时不时的就要欣赏一番。

    知道字画就在当铺里,能不派人去赎回来吗?

    赎回来之后,没敢挂在御书房里,挂在寝殿,就这样也还是难免重蹈覆辙……

    福公公,“……。”

    不过东乡侯卖字画的钱都给飞虎军加餐了。

    飞虎军在青云山养出来的饭量,远非普通将士能比。

    一个飞虎军的饭量都赶的上一个将军了。

    飞虎军才八九千人,饭量顶的上普通军队两万人还有余。

    国库空虚,现下也还没有打仗,吃那么多,那些将军难免有意见。

    再者国库发军饷和粮草是按人头发的,不会因为饭量大而多给。

    将士们吃不饱,还怎么训练?

    飞虎军的训练强度对得起他们吃的粮食。

    东乡侯不会明面上为难皇上,让皇上难做人。

    到了要买粮草的时候,就来打劫皇上的字画。

    皇上虽郁闷,也不能拦着。

    飞虎军是东乡侯率领的不错,可军队还是朝廷的。

    朝廷不养他们,难道要东乡侯自己养吗?

    他养也得有那个钱啊。

    这不是逼着他去打劫别人吗?

    只是皇上的小金库空差不多了。

    福公公都不记得皇上上次赏赐后妃是什么时候了……

    皇上还在看那幅画,越看越觉得像是假的。

    可他和东乡侯相识多年,还真不知道东乡侯有一眼看穿真假赝品的本事。

    不过皇上不会问东乡侯的,要脸。

    东乡侯也不会告诉皇上的,他也要脸。

    东乡侯能告诉皇上,他不是看画辨的真伪,是看人脸辨的吗?

    东乡侯虽然不擅长鉴别真伪,可论察言观色,他可不弱与人。

    前些天,这幅画刚挂上,左相进御书房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那幅画。

    正巧东乡侯也在。

    左相进御书房的时候看了画两眼。

    出御书房的时候又看了几眼,面带惶恐。

    东乡侯就知道这画不仅是假的,而且真迹就在左相府。

    不然三幅画,没道理左相只看一幅,还露出那般神情来。

    皇上珍藏的画是假的,他珍藏的是真迹,这事要是被人捅给皇上知道,皇上能不丢面子?

    丢了面子能不生气?

    皇上也只有在东乡侯这里丢了脸没什么感觉,毕竟已经习惯了。

    旁人说起来,也能说成是皇上看在过世的云妃和东乡侯养了公主十几年的份上让着他……

    左相露出担忧的神情时,东乡侯朝他一笑。

    左相心肝都抖了半天。

    整个朝廷上,东乡侯只对两个人这么笑过。

    一个是皇上,另外一个是崇国公。

    一个时不时的被东乡侯打劫。

    一个时不时的被东乡侯坑的爬不起来。

    左相能不怕吗?

    他自认没和东乡侯明着作对过。

    东乡侯拍着左相的肩膀,笑道,“那幅画留着烫手,毁掉又太可惜了,不如我拿幅真迹和换了吧。”

    听着还挺善解人意的。

    左相很是不舍,可为了幅画冒险又太不值得了。

    东乡侯对朝臣还没这么客气过,逮住他一个把柄,没有趁火打劫,而是和他交换。

    怎么看都有拉拢之意。

    崇国公虽然还没有失势,但权势已大不如前,趁机和东乡侯交好,不是件坏事。

    何况现在,他也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左相便忍痛和东乡侯换了。

    他怕皇上,东乡侯可不怕。

    只是东乡侯送去的真迹,差点没把左相噎死。

    真迹是真迹没错,如假包换。

    可那真迹是东乡侯自己画的……

    左相对着那画气的是一宿没睡。

    他自认也是只老狐狸了,可碰到东乡侯,活脱脱被欺负成了一只羊,毫无招架之力。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