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景宸怕控制不住自己愉悦的心情,转身走了。

    走之前,眸光从画上撇过,眼底有不舍。

    见他出院门,杏儿凑到苏锦身边道,“姑爷好像很喜欢这幅画。”

    苏锦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她看的出来谢景宸喜欢这幅画。

    可她说找皇上要一幅,他居然同意了?

    不过好像不同意也不行,皇上赏赐的画,怎么能轻易损毁,这是对皇上的大不敬。

    他要告诉皇上画毁了,皇上肯定要训他。

    想到谢景宸有事没事就被皇上训斥,十有八九是被训怕了。

    画毁了是肯定的,不是晒干就能补救的。

    这画的真伪,苏锦是肯定辨别不出来的,杏儿就更别提了。

    杏儿心疼啊。

    皇上赏赐的画怎么也值几千两吧,指不定还价值连城呢。

    正肉疼着,碧朱跑过来道,“世子爷,皇上派福公公来宣旨了。”

    这时候宣旨,肯定是册封苏锦为公主的圣旨。

    虽然皇上在议政殿当着百官的面封苏锦为公主了。

    但是口头封还是不够的,还要圣旨。

    杏儿把画放下,跟着苏锦去前院接旨。

    走了几步之后,她又转身把画拿了。

    可以让福公公把画带回去,让皇上再赏赐姑爷一幅画,那样姑爷就能早点高兴了。

    前院,济济一堂。

    皇上派福公公来宣读圣旨,王府的主子有一个算一个都得到场。

    有高兴的,也有不高兴的。

    南漳郡主和谢锦瑜她们的脸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这份难看还不只是针对苏锦的。

    王妃小腹微隆,不止扎南漳郡主的眼,还扎她的心。

    还有苏锦——

    当初谢锦瑜想封县主,封郡主,最后都无疾而终。

    南漳郡主虽然只是王爷的侧妃,好歹还有个郡主的身份,没人敢小瞧她,王妃也不能要求一个郡主给她晨昏定省。

    结果苏锦摇身一变成了公主,还是皇上最宠爱的云妃所出。

    这一头,这是把南漳郡主压的死死的。

    往后对苏锦说话大声点,那都是对公主大不敬。

    老王爷、王爷知道皇上今儿会宣旨,半个时辰前就回府了。

    这会儿都跪在地上,等苏锦一到,福公公便宣读圣旨。

    那些夸赞的词,苏锦听的都面红耳赤。

    和当初东乡侯夸她把谢景宸气的吐血差不多,只是说的更委婉,辞藻更华丽。

    意思都一样。

    然后——

    苏锦就多了个名字。

    莫锦宁。

    锦宁公主。

    名字、封号和大家猜测的一样。

    宫里的公主封号里都有宁字,如寿宁公主、淑宁公主、怡宁公主……

    到苏锦这里自然也不会例外。

    皇家又姓莫。

    她的名字呼之欲出。

    福公公笑面如花,皇上得偿所愿心情好,他们这些伺候在皇上身边的心情也就跟着好。

    等苏锦接圣旨后,福公公给苏锦行礼,“老奴给公主请安。”

    “福公公快请起,”苏锦忙道。

    王爷请福公公坐下喝茶。

    福公公推辞道,“茶我就不喝了,皇上还等着我回去复命。”

    “往后少不了来府上喝茶的时候。”

    王爷亲自送福公公出府。

    李总管塞给福公公一份厚厚的茶钱。

    福公公倒也没推辞不收。

    但凡宣旨是喜事,都会有赏钱来,也给他沾沾喜气。

    只是这会儿杏儿拿着画追出来,道,“福公公,皇上赏赐给姑爷的画,姑娘不小心给弄脏了。”

    她把画打开给福公公看。

    画比之前看到的毁的更严重了。

    一幅赝品画,毁了也不值得心疼,只是福公公觉得太凑巧了些,他道,“真是公主毁的画?”

    王爷眉头微蹙。

    福公公这么问,似乎是话里有话?

    杏儿没听出来,道,“是姑娘毁的啊。”

    为了说清楚这件事,杏儿把画毁掉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

    福公公嘴角抽抽。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镇北王世子不是打算借花献佛,把皇上赏赐给他的画给公主,就是想借公主的手毁了这幅画,反将皇上一局。

    只是计划失败后,又成功了。

    当着王爷和一众下人的面,福公公可不敢说皇上赏赐给谢景宸的是幅假画。

    杏儿把画塞给他,福公公不接也不行。

    就这样——

    那幅刚送出去还没半个时辰的画,转了一圈又回到了皇上手中。

    看着皇上气闷的脸,福公公觉得镇北王世子这颗软柿子也没那么好捏。

    “皇上,公主还等着您再赏镇北王世子一幅画,”福公公小声道。

    “怎么赏?”皇上斜了福公公一眼。

    “宫里除了这幅赝品画,还有别的赝品吗?”皇上问道。

    “……。”

    连皇上珍藏的画都有赝品了,遑论其他了。

    只是这话不能说啊。

    “出宫买幅赝品画给他送去,”皇上笑道。

    “……。”

    “朕倒要瞧瞧,他毁一次,还敢不敢毁第二次,”皇上道。

    “……。”

    福公公能怎么办?

    只能听皇上的话出宫买赝品画了。

    福公公没有换衣裳,直接进了京都最大的字画铺子。

    铺子掌柜的殷勤招待。

    一听福公公要赝品画,铺子掌柜的都懵了。

    还没见过这么正大光明的要买赝品画的。

    他们铺子可是号称只卖真迹的,这不是来砸场子吗?

    但福公公那身衣裳,一看就是宫里的大公公,铺子掌柜的不敢造次。

    “要挑一幅足以以假乱真的赝品画给我,”福公公道。

    “……。”

    铺子掌柜的请福公公坐下喝杯茶,他稍后便来。

    正巧东家就在楼上铺子。

    铺子掌柜的上楼问东家,东家的意思是打出来。

    铺子掌柜道,“不像是一般的公公。”

    东家推开窗户看了眼楼下。

    见是福公公,当时就没吓的双腿发软。

    “东家?”铺子掌柜的扶着他道。

    “拿幅真迹给他。”

    “可他要的是赝品画。”

    “给他真的!”

    铺子掌柜的去取了幅真迹给福公公。

    福公公看过后道,“瞧着真不错,看不出是假的。”

    掌柜的肉疼。

    当然看不出来了,因为这就是真的。

    “多少钱?”福公公道。

    “一百两,”掌柜的道。

    福公公看了他一眼,“这个掌柜的真不厚道,一幅假画也卖一百两?”

    掌柜的心头一慌,随即镇定道,“做买卖,得给顾客一点还价的余地,让顾客乐在其中。”

    “公公不喜还价,那我就说个实在价,十两银子。”

    福公公付了十两银子,拿着画走了。

    画直接送到后院竹屋,苏锦对画没什么研究,直接给了谢景宸。

    谢景宸看的仔细。

    苏锦忍不住问道,“这画怎么样?”

    “娘子在皇上那儿的面子就是这画的价值,”谢景宸道。

    嗯。

    他说的是真心话。

    这画就是老王爷也能静下心来看一夜,足见有多珍贵了。

    福公公听的有点心虚。

    这画不至于一眼就看出来是假的吧?

    他把话传给皇上听,皇上很生气。

    这小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利用他女儿不算,还敢讥讽他这个老丈人?!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